寒仕 作品

第三百二十四章 我有罪……

    噗~

    血染巡防营修士。

    伴随着惨烈的叫声,越来越多的修士被洛尘刺死。

    对于这些修士,洛尘不可能再有慈悲之心。

    挥剑,便是刺死。

    无一例外,不出百息,整个巡防营修士全部阵亡。

    这也宣示着城主府的势力,彻底瓦解。

    洛尘没有去关注逍遥子的战斗,因为他相信,万杀门的门主会阻止他。

    这就像是一种感觉,一种本能的感觉。

    任何人,在利益面前,都会如此。

    倘若万杀门门主不懂权衡利弊,他也就会直接向洛尘下手。

    而不是帮助洛尘抵挡逍遥子。

    抵挡逍遥子,实际上也并非全部为了洛尘。

    他希望,自己也能够争取活的机会。

    这时,洛尘看了看。

    在不远处,金灿灿的五角金印将烛龙封在其中。

    而暴君之首,显然也不好受。

    他的口中喷出一口鲜血。

    显然,困住烛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此刻,洛尘的眼眸中闪过一丝精光。

    体内,他的气血在不断运转。

    这个时候,暴君之首与烛龙大战。

    应该说,是他实力最弱的时候。

    洛尘想要掌控身体,就要不断的 运转气血,只有气血运转,才有机会重新占据肉身。

    毕竟,对方可是和自己长的一模一样。

    “轰!”

    没有任何的犹豫,洛尘持剑,刺向暴君之首。

    暴君之首止不住颓势。

    一方面,烛龙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恐怖。

    单靠封印术,已经无法完全封印烛龙。

    更为恐怖的是,他需要将自身的力量不断注入到封印术上,以此镇压烛龙。

    可如此一来,他对付洛尘的短板便已经体现出来。

    聪明如洛尘,自然会抓住机会。

    所以,一次次可怕的攻击,接踵而来。

    赤霄剑疯狂斩落,一次次地刺上,使得暴君之首仓促应对。

    这样下去,早晚会死在这里。

    暴君之首神色苍白,只见以他为中心,狂暴的能量不断席卷。

    力量还是不够!

    暴君之首眉头一皱,立刻唤回吞天师和山宗师。

    两位宗师急忙挡在暴君之首的身前。

    而神泉宫主和天策府主也是如约而至。

    保护主人,吞宗师淡淡开口。

    两人立刻展开阵势,准备阻挡洛尘的攻击。

    洛尘眉头一皱,若是有着两人的加入,他想要靠近暴君之首,几乎不可能。

    拖下去,并不是一件好事。

    因为,烛龙的封印会越来越牢固。

    倘若真的将烛龙封印了,那么暴君之首便会腾出时间,收拾他们。

    这一点,洛尘心中十分明白。

    所以,他比暴君之首更加急切,因为他需要在短时间内击败暴君之首。

    但眼下,这种事情,似乎格外难。

    如今的洛尘,底牌已经打了七七八八。

    所以,他只能靠着自己。

    吞宗师和山宗师立刻将气息锁定在洛尘的身上。

    只要洛尘敢出手,他们便会同时出手,击杀洛尘。

    同一时刻,天策府主和神泉宫主 纷纷出手。

    他们的目标正是两大宗师。

    洛尘冷芒扫过,刹那间,暴君之首感受到了洛尘身上的杀机。

    洛尘没有任何的犹豫,朝着暴君之首挥出一剑。

    剑芒扫过,赤霄剑便已经将暴君之首劈成两半。

    残影?

    洛尘的脸上非但没有露出笑容,反而格外凝重。

    小子,等我彻底镇压了那只妖龙,然后在慢慢的玩死你。

    暴君之首的声音中,充满了冷漠。

    等你,你觉得我会等你,洛尘的嘴角处浮现一抹笑容。

    风劲!

    轻喝一声,洛尘的速度变得轻快无比。

    不出手则已,出手必定是雷霆一击。

    酝酿已久的一剑,刺向了虚空。

    虚空破裂。

    暴君之首脸上苍白,哇的一下,他的口中吐出一口鲜血。

    你……怎么会知道我隐匿在虚空内。

    暴君之首的眼眸中带着一丝骇然。

    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你还有机会。

    但你若是还这样唯唯诺诺,那就无药可救了。

    只听得洛尘淡淡开口。

    暴君之首的瞳孔骤然收缩。

    的确,就像洛尘说的一样,他还有机会。

    只是这样的战斗,几次三番下来,他根本就没有占到任何的便宜。

    反而屡屡让洛尘占据了上风,而自己则是陷入了被动之中。

    这种情况,让暴君之首极为恼怒。

    憋屈啊!

    他步步算计,到最后,反而被洛尘算计。

    而这小子,不过二十多岁。

    这完全是个毛小子,但他的手段极为老辣。

    “嗡。”

    又是一剑,这一剑浩浩荡荡,直取暴君之首。

    下一刻,暴君之首的双掌不断酝酿。

    在其掌心之中,一股诡异能量不断汇聚。

    滋滋~

    洛尘的目光,有些疑惑的落在暴君之首的掌心之中。

    其双目之中,闪过一丝怪异之色。

    他能够感觉到,这样的力量有多恐怖。

    如果暴君之首将力量释放出来。

    洛尘非死即伤。

    所以,一瞬间的盘算后,洛尘便已经有了决断。

    就在暴君之首即将完全蓄势的时候。

    落成的嘴角处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

    给我坐下!

    原本,蓄势的暴君之首,突然感觉身体不受控制。

    他的双手双脚难以抗拒。

    噗通一下,便已经坐下。

    而那蓄势的能量,也一泻千里。

    你……对我施加了什么妖法,暴君之首咆哮地看向洛尘。

    洛尘淡淡一笑,你以为夺走了我的身体,便是你的吗?

    抽自己两个耳光子,洛尘冷冷地开口。

    此刻,暴君之首用着双手,不断地抽着自己。

    他的手有些发颤,也许是不愿违背了自己的意志。

    可是,最终还是抽了几个响亮的耳光子。

    让暴君之首抽自己两个耳光子,洛尘绝对是第一人。

    这一幕,看呆了所有人。

    “这……”

    主人是傻了吗?

    连逍遥子也是一愣一愣,看着暴君之首的举动。

    我有罪,我有错。

    然后,惊人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暴君之首在嚎啕大哭,一边哭,一边抽着自己的嘴巴,又一边说着自己有罪。

    这哪里还是暴君之首,分明就是一个卑微的弱者。

    憋屈!

    万分憋屈,此时的暴君之首,十分无奈。

    他可是对洛尘恨透了。

    但的确如同洛尘说的一样,他虽然占据了洛尘的肉身,但气血还是没有彻底炼化。

    这就导致,洛尘一旦逆转气血,他便无法控制肉身。

    你是自己滚出来,还是老子将你打出来。

    洛尘目光灼灼地看着不远处的暴君之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