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湖深 作品

610 你说得对

    隋玉早就留意到这个东西,如果她一直视而不见,反倒让他怀疑了。

    所以,她选择主动挑明。

    霍衍看了眼,点头:“它跟你,姜不渝都有关系,而解小姐的阵法,我已经亲眼见过。”

    隋玉将盒子放在一旁的流理台上,说道:“我可以问,姜不渝回来了吗?”

    两人的目光对视着,隋玉又道:“她在哪里?”

    霍衍记得他安排去的保镖说过,盯梢姜不渝的还有另一帮人。

    与姜不渝交好的人不多,她得罪的人更不可能只是盯梢她但什么都不做。至于唐天泽,姜不渝暗地里与他来往,唐天泽更没必要派人去盯着她。

    所以,只剩下浦隋玉这个与姜不渝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的人……

    男人道:“她现在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不过情况不太好,可能要一辈子都那样了。”

    “哪样?”

    霍衍的眼眸直直的盯着隋玉:“痴傻。”

    隋玉像是刚得知这个消息似的,略微惊愕的张了张嘴,随后淡定下来。她装作不经意的道:“你看过解语做的法阵,就没想过找她帮忙,给她做点儿什么?”

    “解语也是姜不渝的朋友。”

    霍衍淡声道:“解小姐与你才是朋友。”

    隋玉抿了下嘴唇,她与霍衍交往时间长了,习惯了从他精简的话语中解读他的意思。

    他在暗示她说,解语与她是一伙儿的,若找解语帮忙,解语可能会把姜不渝整得更疯。

    她笑了笑:“你钱多,认识的人也多,只要你稍微打听一下,想为你办事的能人异士很多。”

    “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还是不要刻意碰触为好。”霍衍说的很平静,似乎对于那种事情不感兴趣,隋玉甚至听出来反感的意思。

    洗碗机发出水流冲洗的声音,隋玉瞧着那里头的水流激荡,听男人忽然叫了她一声。

    “浦隋玉。”

    “嗯?”隋玉抬头看他,男人又叫了她一声。

    “干嘛?”

    “过来。”男人朝她伸手。

    不大的空间,隋玉一抬手就能碰到他的。他握住她的手,将她拉到自己面前。

    隋玉窝在他怀里,仰头看他,他也不说话,就这么静静的看她。

    从她的眼睛、眉毛,到鼻子嘴巴,像是在认人似的。

    隋玉被他看得紧张,抬手遮住他的眼睛:“又不是没见过我,看得这么认真仔细,我脸上的斑点都要被你看见了。”

    霍衍握住她的手,放下来,他扯了抹笑:“哪有什么毫无瑕疵的皮肤。看见斑点不算什么,如果能看到人的灵魂,那就好了。”

    隋玉的身体微微一僵,霍衍垂眸看她。

    他们的身体是贴着的,他可以感觉到她的紧绷。

    隋玉挤出抹笑,回道:“你刚才还说不想碰触那些匪夷所思的事情,这会儿又改了?”

    霍衍揉了揉她的头发,似乎放弃了这个话题,低头亲了下她的唇,将她的脑袋按在胸口:“你说得对,要言行和一。”

    然而,在隋玉看不到的地方,男人的眸光暗沉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