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萨乘 作品

第337章 山海镜

    北辽大小姐姜韫的登场太过凶残,直接用佩剑秋水寒抵在了张恩赐的额头,看那架势谁都不会怀疑这位向来在大麓敢说敢做的奇女子会出剑。

    要知道张恩赐是有朝廷册封的紫衣贵人在身,是中原三大法师之一,比之青城的羽衣卿相这般名头来得正规得多,姜韫当真要一剑宰了张恩赐,可算是北辽正式和朝廷撕破脸了。

    “放肆!竟敢对张高功如此无礼!”廖骧歇斯底里地怒吼。

    张恩赐这一手可谓是他和吕讳最后的救命稻草,不找回朝廷的面子,几乎可以断定他们两人回归复命的时候头顶上的乌纱帽必定会给一撸到底,这会儿还不得死咬不放。

    “怪力乱神之言最是荼毒天下苍生,张高功在此妖言惑众不觉得和朝廷大力推行新派改革背道而驰嘛?”

    姜韫却是丝毫不退让半步,言下之意倒也点了一下朝廷的双标做法。

    在民间推行信奉西洋的科学,而自己却又把封信之谈奉为圭臬,如此做法同样逃不开针对北辽的意思。

    “贫道所言公道自在人心,姜小姐一句怪力乱神,可不代表天下人心里头就认同北辽世子的做法,事实就摆在眼前,如何取信于天下人,总该有点表示,难不成北辽就想如此含糊揭过?这江山社稷大事又岂能如此儿戏!”

    “姜韫,姜商休得放肆,一切听张高功的吩咐行事给朝廷一个交代,不然本官有权在这里给你们北辽姜氏安一个意图谋反的罪名,束手就擒!“

    廖骧也是打定了主意要把此事给坐实了再说,京师北都的高层圈子疯传北辽兴新龙的说法,这新龙是谁自然就是指突然崛起的北辽世子姜商,也因此武玺帝对于姜商是有诸多的猜忌。

    北辽确实势大,朝廷这么多年都奈何不了分毫,但北辽王姜苏终归是年岁已高又是常年征战留下太多的隐患,谁又说得准会在哪一天突然退了下来,留给年幼的武玺帝最大的敌人无非就是继承北辽王的世子,如果能在这里废了姜商,让一个废人去继承北辽王就算世袭罔替又如何,这个藩王迟早是要被朝廷收回去。

    并且如今的北辽早就有了开始分化的迹象,有支持宝二爷继位的,也有支持姜三爷继位的,要真能搞废了姜商,从来都是铁桶一块滴水不漏的北辽就会从内部开始瓦解,这才是朝廷最乐意看到的局面。

    所以今日绝对不能让姜商完好无损地走出去,而张恩赐恰恰给廖骧制造了最有说服力的出手良机,原本被北辽糊弄过去的天下武林人士也不可能在这会儿全都站在北辽的一边,当真要为难整个武林,就算是廖骧也不敢。

    果然现场立马就被分成了两拨阵营,有认为姜商必须给出一个合理的交代才行,有认为气运一说完全是无稽之谈。

    而更多的人则认为如今该是组织整个武林去支援边疆战事才对,在这里掰扯这些玄异之事并非万全之策。

    简简单单几句话就让暂时因为国难当头而聚拢的天下武林立马分裂成了几个阵营,这就是朝廷乐意看到的局面,当真让整个江湖都心向了北辽,廖骧和吕讳两人可就真的万死不辞了。

    当然姜商也是出于拉拢天下人心的初衷才迟迟未能动手,云川楼动用了这么多人力物力来把朝廷给拖到如此地步,却被人三言两语就搬回了局面,最后依然是要靠蛮力杀出豫章的话,那可就让云川楼的所有部署打了水漂,只不过如今的局面又陷入了一个死结里。

    “阿姐!”姜商十分好奇姜韫如何突然出现在这里,但有姜韫给他拿主意,就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般。

    “你怎么来了。”

    “都要打战了阿姐还求什么学,天下纷乱北辽自然要扛在第一线,阿姐一生所学不就是为了替天下苍生谋太平,此时不来何时来。”

    “好一句为天下苍生谋太平,不知是为北辽图谋还是为朝廷图谋呢?”张恩赐一声冷笑,面对秋水寒的寒烈剑意丝毫不惧。

    “张高功真就不怕如此作为寒了边疆战士的心嘛?”姜韫问道。

    “贫道还是那句话,窃国运者不除,天下必将大乱,北辽担得起这个责任嘛!”

    “那就是没得谈咯。”

    “靖武司听命,封锁滕王阁,洒家奉劝一句,如今的豫章可有一万府兵驻守。”廖骧冷冷道。

    “靖武司,豫章府兵当真觉得能拦得下北辽?今日要离城,看谁敢拦!”

    姜韫一声娇喝,剑气再涨,光华四溅。

    剑尖不停地颤抖。

    “区区一柄剑,当真以为能伤得了贫道?”

    面对姜韫佩剑秋水剑不断涌来的杀意,张恩赐冷冷撇了一眼。

    手中拂尘一挥,全身笼罩在灿烂的紫金霞光当中,宛如陆地神仙。

    “张高功不妨试一试。”

    滕王阁里顿时一片肃杀,双方俱都寸步不让。

    而此时滕王阁外府兵入城的脚步声响起。

    郭水井领着一百亲兵也已赶至滕王阁底下布阵,真要打起来,死也要护着北辽的世子杀出一条血路出来。

    “阿弟,咱回家,看看谁敢动手。”

    姜韫拉起姜商的手,就要强行离开。

    “锵!“

    兵刃已出鞘,双方各自亮了兵刃,豫章府满城寒光。

    却在这时突然响起一阵仙乐飘飘,但见一枚古铜镜子不知何时幽幽地飘上了滕王阁上空。

    镜光闪耀,宛如是从九天之上投射而下,散发出绚烂夺目的光彩。

    一袭霓裳缥缈而至,这一刻给所有人的感官就像是看到九天玄女降临凡世,似有各种仙花奇卉随着眼前女子不断绽放。

    “好浓郁的山河气运,可不就是锦绣江山,可惜啊,你还未得其法不如便宜了本宫如何?”

    但见青铜古镜发出几道光束照射在姜商身上,已有各种海市蜃楼的奇景纷纷浮现。

    如同在众人面前铺开了一卷江山社稷图,出现了波澜起伏的山川大河,再有佛陀金身,天尊法相,捧卷儒士,虬结武夫,百人千面的梨园气象,纷纭而现。

    再有刀剑交辉,寒光错织。

    而后众象之上再有一条六爪金龙压着,栩栩如生。

    姜商直觉身躯一晃,感觉体内孕养在各大府门窍穴里的气运都被某一种玄之又玄的力量给牵引而出,整个人感觉空荡荡,无处着力。

    “是南海龙宫的山海镜!”

    “南宫镜花!”

    少将雷霆是第一个喊破白衣女子的底细。

    远在大麓南端的南海龙宫,玄宗三宗之一,宫主南宫镜花。

    在整个中原,能知晓她根脚的,寥寥无几。

    “可以美美地饱餐一顿哩,给你这小娃娃占据了岂不可惜。”

    仙姿飘飘的南宫镜花仅仅只是拨动了那一面山海镜。

    从姜商身上浮现而出的各种气运景象就开始疯狂地涌向山海镜。

    劫运手段匪夷所思。

    姜商更是整个人猛烈一晃。

    卧槽!

    这玩意还能这么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