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萨乘 作品

第170章 唯我独尊

    随着响马盗大首领杨天啸率领最精锐的人马到场,梁山的防线岌岌可危。

    这时候宋天晴这个梁山大小姐安插在山里的内线也终于浮出了水面。

    五当家,生死刀关云。

    这位和关公同姓的大汉,从来没有对梁山变节过,也可以说对宋家从来没有任何二意。

    老当家死,那继承梁山大当家这张位置的就必须是姓宋的人,不管她是女儿身还是男儿身。

    “拿出大小姐备下的武器。”

    在战线岌岌可危之时,宋天晴的后手也终于拿了出来。

    老杨头看着一杆杆崭新的火器从隐藏点拿出来的时候,眼睛一眯。

    “这种最新款式火力巨大的火器,在大麓朝会使用的人可不多啊。”

    再等到响马盗马蹄过处炸起一个个闷雷,还有几门红衣大炮给推出来的时候,老杨头彻底知晓宋天晴所依仗的底气。

    “怪不得瞧不出这帮人的根脚,是洋浦军校出来的新派军。”

    枪声一起,火焰喷发。

    据守山道的洋浦军校新派军虽然人数不占优势,可有威力巨大的火器支撑,一下子让进山的山道成了死亡之地。

    每有枪声一响,火蛇喷吐,就有一个响马盗应声倒下。

    瞧见有聚在一起人多的地方,红衣大炮一架,轰隆巨响,炸起满天的断肢残臂。

    就算响马盗如今已经聚集了差不多五百号人也经不起这些精良火器的折腾。

    唰唰倒下一片,上梁山的路顿时成了雷池禁地。

    尖锐的哨声响起,这批最精锐的响马盗立马停止了进攻的步伐,慌忙撤出火器的射程范围之外,借助周边的障碍物来躲避攻击。

    一时之间,一方不敢进攻,一方也只能固守。

    已经下山的卢伯麟一瞧眼前的局势就知道不妙。

    “响马盗如此肆无忌惮的倾巢而出,肯定是有官家的照应,一直听说杨天啸和济宁府知府关系匪浅,在东平湖一带早有落子,有官家的庇护之下,他们完全可以死守下山的路把我们活活困死。”

    梁山水泊本就多水路,火器威力虽然猛,但在这样的一个地段完全发挥不了最大的作用。

    而只要响马盗没有后顾之忧,拿来芦苇叠起来一手火烟攻势,呛也能把梁山的人给呛死。

    并且响马盗已经有人掉转马头去收割成片的芦苇。

    要是没有外人打破包围圈,梁山顿时就成了死地。

    背后有官家照拂着,这群响马盗完全可以拖个几天几夜,梁山如今已陷入混乱之中,时间拖得越久,对他们越有利。

    很有可能都不用响马盗动手,梁山的几千号人自己就崩溃了,就宋天晴那百来号人,很有可能在哗变之时一口给吞了下去。

    内部瓦解从来都是最难处理的情况,火器再猛守得住外边还能顾得上背后人的捅刀子?

    卢伯麟沉声道:“我们必须要派人冲开他们的防线,困在这里只有死路一条。”

    原本梁山是有诸多囤货,可再经过连番变故之后物资早就短缺,再加上动手脚的是内务总管李天雕,鬼知道会不会在水源和食物上动手脚。

    并且如今的梁山上没有人会听从号令各自惊慌失措,而那些还没被揪出来的奸细很有可能已经在暗中使手脚。

    他们这些人,想一直守下去已经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战事结束得越快越好,拖下去梁山中人首先会有一场内部的大厮杀。

    逃天无门,遁地无路。

    本就绷紧了神经的梁山之人很有可能在持续的高压之下彻底崩溃。

    老杨头紧皱着眉头,他不知道得知情报的世子殿下到底有什么安排,但绝对不能让自己这伙人陷入绝地。

    并且殿下的部署还是要彻底清洗梁山的势力,也就说宋天晴借助洋浦军校的新派军妄想重新拿回梁山的掌控权,也已经属于敌人。

    范家这一手使得很不地道。

    南宋阀,北辽王,十三太保分江山。

    竟然想在中原两个庞然大物之间取利。

    但也不能怪范思睿故意瞒了这一手,毕竟百年世家范氏他是有这个底气在两者之间做一个选择。

    如果咱们的北辽世子就栽在这样的局面里,死了便就死了,范家大不了投靠南都宋阀那边便是,难不成你五十万戊边军还真能跨过山海关打到齐鲁一道灭了范家不成?

    只是此时又该如何破这个局?

    既能护得住殿下的平安,还要把梁山残余势力以及响马盗给彻底除掉?

    这时候的独孤伽罗已经扯去了那件极为不合身的男装,露出里面紧身的衣服,劲爆的曲线看得人在这般的生死危难时刻也不得不吞下一口口水。

    “杨老鬼,你该不是怕了这几杆鸟枪吧?年纪越大,胆子越小,随老娘出去杀几个来回怎样?“

    老杨头懒得搭理独孤伽罗的挑衅,沉声道:“殿下要怎么做?“

    “还用得着想?杀个精光便是。”

    就在独孤伽罗准备出击凭着高超的修为先把响马盗布置下来的防线给扯开一道口子的时候,天上一声尖锐的鹰鸣响起。

    几人抬头一看,俱都看傻了眼。

    几颗小黑点正飞快落下。

    老杨头不敢置信的问道:“那……,那个,不会是殿下吧?”

    韩小兑仰着头,张大的嘴巴足以塞下一个拳头。

    “好像是!!!是殿下啊。”

    “胡闹!”

    眼前的一幕,让人匪夷所思。

    莫非这年头,爬山有生命危险?

    还是说在山巅处的世子殿下突然失心疯了要跳崖玩一玩?

    底下之人百思不得其解。

    身在半空的姜商浑然没有在意。

    因为就在刚才吞噬山川水泊气运的时候突然福至心灵,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没做任何考虑就一头跳下了山崖。

    劲风激荡之时,双手一抹,却是立马在身边拢聚起一股道风,呼啸之间拧成一团。

    又是随手一摘,天边翻滚的云海也被牵引而来。

    一瞬间在身子低下凝成一团金光闪耀的云海,就像是孙悟空的筋斗云一般。

    挥之而来,挥之即去。

    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天。

    左手摘云朵,右手舞清风。

    突发奇想的世子殿下就想试一试,这偌大的山河气运,到底能不能让自己做出有违常理的神仙操作。

    简单一试,相当满意。

    急速下坠的身形被云层一托,在那一个瞬间不坠而升,大有飘飘然仙去的意味儿。

    只是好景不长,帅不过三秒,身形又开始往下坠下。

    终归还不是真正的仙人手笔啊。

    然而此时的姜商果然是如有神灵附体一般,整个人在半空掉转了一个头。

    变成头朝下,脚朝上,双手结了一个佛家的手印。

    声声梵唱响起,身边开出朵朵紫金莲花。

    他有一式掌法,不得不发。

    气运涌动之下,生出天外现佛尊的迹象。

    就在世子殿下大为满意自己的造型和即将登场亮瞎世人的风姿之时。

    眼前闪过一道黑影,嗖一声飞驰而过。

    看得姜商楞了一下。

    如果没有看错,刚才那是?

    桃夭?

    哎哟喂,这傻姑娘啊,不是让她呆在上面别跟下来嘛?

    你又没有爷这般天赋异禀,百丈山崖往下跳,找死不成?

    然而姜商可以看到桃夭的身姿在半空还想着挣扎,明显就是有去救世子殿下的念头。

    那张认真的脸,都不忍心怪她傻。

    又是一道黑影从眼前闪过,以更快的速度朝着下方的桃夭落去。

    “殿下!”

    在半空,谁又能如姜商这般,道风拖身姿,云海浮两侧。

    “那谁,别管我,救桃夭!”

    伸腿一瞪,道风立马在脚下盘旋,云海一炸,整个人宛如炮弹一般往下飞驰而去。

    瞬间就超过一起跳下山崖的脱将蚩信和一脸懵逼的除将桃夭。

    “别死了,看爷给你们表演一个!”

    只见从天而降的世子殿下全身金光闪耀,背后隐约出现一尊八丈高的佛陀金身。

    跌坐结印,一手指天一手指地。

    佛家箴言,天上地下,八荒六合,唯我独尊!

    姜商伸出一章,吸纳着所有未曾被吞噬的山川气运于手掌之间。

    在地面之上投下一个偌大的掌印。

    “借山河水运,镇压世间一切妖邪!”

    “如来神掌!”

    “万佛朝宗!”

    天地之间,卍印盈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