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萨乘 作品

第169章 山巅戏言

    梁山和响马盗的攻防战逐渐进入白热化阶段。

    厮杀之声响彻荒野。

    一具具尸体倒下,怒吼的声音,兵刃交击的声音,就算在山巅都能清晰可闻。

    随着一声响箭冲天而起,围攻不下的响马盗彻底把獠牙露了出来。

    再从芦苇荡里钻出一百多号人手,马儿上挂着铃铛,一经奔走铃声四起。

    这才是恶名广扬令直隶齐鲁两道的百姓痛深恶绝的响马盗真正的精锐。

    打过无数次交道的卢伯麟眉头一皱。

    “是杨天啸!这帮马贼倾巢而出了。”

    姜商自然听过杨天啸的恶名,这位响马盗首领乃是大麓王朝通缉榜上高居第一的存在,是朝廷最想剿灭的匪首。

    并且听说在他手下的这群马匪,已经有了一定的规模,很有可能会演变成威胁到朝廷的存在。

    “你们几个下山搭把手去吧!”

    姜商轻轻点了一句,而后盘腿坐下。

    八百里烟波浩渺,如此庞大的山河气运一时之间还真让自己有些吃撑了感觉,现在急需调息这些朝阳精魄和山河气运化为自己所用。

    像独孤伽罗,卢伯麟,叶青这等好手现在已经没有跟着世子殿下身边护着的意义。

    梁山已乱,山上的人就像是无头苍蝇一般四处乱窜,但也只是想着保住自己的小命,谁还有那个闲情逸致来山巅找这帮看起来就不好惹的人麻烦。

    只留下一个除将桃夭,静静地坐在世子殿下的身后,看着眼前神奇的一幕。

    都说山川水泽日月星辰都有天生天养的精粹,却只能在玄宗那帮修天道的人眼里才会看见。

    如今得见这一幕,一条条五彩斑斓的气息围绕在世子殿下的身边然后被一点一点的吸食进体内。

    就算桃夭已经见过多次世子殿下的神奇之处,依然微微张开了惊讶的嘴巴。

    世间可真有神仙存在嘛?

    好像有了一丝怀疑。

    “桃夭姑娘,我该喊你一声姐姐呢还是妹妹?”

    姜商突然打破了沉默,出声问道。

    毕竟这一次的气运太多太浓郁,想要全部吃下去还真得慢慢地去消化。

    “奴婢比殿下虚长几岁。”

    桃夭简单简明的回答。

    “来,坐过来陪我说说话!以后别自称奴婢了,在我这里,可没有主仆之分。”

    可桃夭却是纹丝不动。

    “坐过来,这句话是命令!”

    “是,爷!”

    这时候的桃夭姑娘愈发像是腼腆的邻家姑娘,抱着双膝就挨着世子殿下的身后坐下,整个人缩成一团显得分外的娇小。

    “桃夭姐姐入了天品吧?”

    “恩。”

    “我很想知道,姐姐是如何修炼的?”

    “心中有刀,境界自然!”

    “噗嗤,姐姐是真不会聊天啊,一向说话这么简洁明了的嘛?”

    坐在姜商身后的桃夭神色没有一点变动,只是垂下了头颅。

    “殿下要是想找人聊天该把那话多的留下来才是。”

    “哈,话多的!就怕留下她啊,耳根子不清净哦。”

    桃夭稀罕第咧嘴一笑,转而就摆起了面孔,那种青春烂漫的神色极少出现在这位除将身上过。

    姜商也不急着继续吞噬,整个人瘫坐在地,换了个异常舒服的姿势,转头看向同样把脸抹得乱七八糟的桃夭。

    “把脸上的装扮都去了,让我瞧瞧姐姐的模样,唔,这是命令!”

    桃夭仅仅只是迟疑了一下,就伸手把脸上的污渍都给抹了去,露出一张青春洋溢的脸庞。

    谈不上如何惊心动魄,却很有让人亲近的感觉,眨巴着一双水灵灵的眼睛,直勾勾的瞧着世子殿下,稀罕地爬上了一抹红晕,让整个人看起来十分讨喜。

    要不是故意板着一张严肃的脸,很像是邻家妹妹。

    姜商微微一笑。

    “我啊是王府里年纪最小的,小时候很想有个妹妹可以欺负,可惜啊,只有一个百般宠溺的姐姐,如果桃夭以后能不板着一张脸,可就像是我的好妹妹咯。”

    “奴……,属下不敢。”

    “唉,你说那个话多的,长得如何?”

    桃夭明显得楞了一下,却是一脸正经道:“祸国殃民!”

    能让这么一个心无旁骛的小女子丝毫不犹豫地说出外貌祸国殃民的话来,足以说明独孤伽罗的姿色确实惊天动地了。

    姜商哑然一笑。

    “按你这么说,往后啊,我是不是该让那话多的在身边伺候着才行。”

    桃夭点了点头,语气有些酸溜溜道:“话多的两坨肉比腊月还吓人,殿下让她伺候肯定……”

    姜商给逗乐了。

    “你这是在羡慕话多的两坨肉?”

    桃夭这时候连耳根子都给红透了,把头垂得更低,用蚊子般的声音低估道:“谁稀罕!”

    只是那扭捏的表情完全出卖了她。

    天下女子又有哪个不希望自己山峦叠起波涛汹涌的,再大再重貌似都不觉得累人,是种甜蜜的负担。

    像逗弄桃夭这般性情略显孤僻的女子和逗弄独孤伽罗又是完全两种意味,各中滋味实在是难以与人言表。

    桃夭抬头望了一眼世子殿下,轻声道:“殿下真要想话多的伺候,美死了她,就是……”

    “就是什么?”

    “就是年纪有点大!”

    “哈哈……”

    姜商笑得前扑后仰,着实给桃夭给逗乐了。

    “跟在我身边多少年了?”

    “十五年。”

    “那爷往年干得那些丑事不都落在了你们几人的眼里?”

    “殿下的一切,我们七人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当真只有七人?”

    “还有王爷和王妃。”

    “什么都会跟他们说嘛?”

    “只要王爷和王妃问,就说,不问,就不说。”

    姜商点了点头。

    十五年!

    想来自己还是个襁褓里的小屁孩,身边就已经跟着将门八将的人了吧。

    要说最熟悉自己的人,天下间怕是这几人最是熟悉,恐怕看着他世子殿下光着屁股的时候也不少。

    说一句亲人都不过分。

    他生,俱生!

    他死,俱死!

    “我很感谢有你们几人一直跟在身边啊,找个机会大家坐下来喝酒聊天嘛!”

    姜商长身而起,只觉得背后突然汇集来千万道彩霞,在背后凝聚。

    这一刻宛如御风欲要归去的天上仙人。

    “爷下去找那话多的聊聊,小姐姐,你呆着这儿哈!”

    在桃夭的惊惶眼神之中,世子殿下突然一个倒栽葱,起身往山下一跃。

    “就让爷,当一回真正的神仙!”

    整个人急速往山脚坠下。

    桃夭根本没有任何考虑,什么都没想,朝着世子殿下的身影就跟着跳了下去。

    梁山不高,也有百丈。

    两人就跟是胡闹一般,没来由得就跳山崖。

    一道灰影急速而至,也没有丝毫的停留。

    “玩命呢?要死咯!”

    同样跟着跃下山崖,一根天蚕丝紧紧地勾住一块岩石。

    世子殿下怎么就想不开要跳山?

    闹哪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