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淞 作品

第181章 致命的狂奔3

    夫妇俩从旅馆前面的一侧,走进了长走廊入口,往山下走去。前台经理让一个年轻女服务员给他们带路。这条长走廊坡度很陡,从山下到山上50米的落差里,曲曲折折形状象闪电似的伏在山坡上。这条木走廊坡度相当陡急,差不多都是10余度。从上面看,楼梯好象从天上进到地穴里去了,全长是180米。

    拐弯的地方距离太长,由于处处都是锯齿状,阶梯呈螺旋形。但是,坡度的程度并没有变,仍旧是急倾斜的。转到最后50米,陡得简直象是滑了下去。走廊的内梁,阶梯全是古旧了的木质,一点也没有新的修建,一走进去就像进了无人居住的古庙走廊。

    “请注意脚下,慢慢走。“

    站在前头的年轻女服务员让客人夫妇注意,并继续说,“这是一条坡度很陡的长走廊。“

    刘雄让米华从后面扶着他的腰,顺着阶梯一步一步住下走。他边走边问:“这条走廊有多远?”

    “约有180米长。“年轻女服务员回答了他的问话后,又补充说:“往下走的时候很轻松,可是往上爬的时候却很累呀!”

    “是呀。你回去的时候不要从这里爬,叫辆车来把你送上去吧。“米华为丈夫的心脏衰弱而担心,这样规劝他。

    “嗯,是应该坐车。“

    刘雄点头说着,接受了妻子的关怀。的确,就是普通的年轻人要从这样陡的长走廊爬上去,也会累得喘不过气来。病弱的老年人,就更得多次休息,慢慢走很长时间才能爬上来。尤其是刘雄,心脏本来就不好,要爬上去,就更困难了。

    刘雄夫妇俩顺这条陡坡走廊渐渐走下来了,山下饭店的走廊和这条长走廊连在一起,他们一走下来,就到了这个中式饭店的里侧门口。这时,山上旅馆的年轻女服务员把客人介绍给了“蓬莱阁“的女服务员。

    他们吃饭的房间前面就是湖边。在这里观湖,比在山上“红叶旅馆“里俯瞰的时候,水平线明显地高了上来。日落看起来也慢了,风平浪静的湖面被来自西方的霞光映得火红。

    刘雄夫妇正坐在房间里喝茶的时候,年轻的女服务员进来了。

    “很对不起,还要再准备一会儿,请你们等30分钟好吗?“女服务员鞠躬施礼说。

    “刚才山上旅馆不是已经联系了吗?“

    刘雄不高兴地说。

    “等30分钟不是很好吗?在这个时间里,咱们到湖边散散步吧。“米华从中调停并安慰丈夫说。

    4

    “刘雄夫妇离开山上旅馆的时候,单涛亲眼看到他们是从3搂乘电梯下去的。

    从4楼到3楼,不知什么原因,电梯不通。也许是由于4楼住着贵客,怕有噪音影响他们。

    单涛估计两位客人出去后,不会马上回来,这正是他“收集“纪念品的好机会。

    他向通往4楼的楼梯走去。在这以前,他为了谨慎,在房间里等了20分钟。旅馆的走廊上,多半时间是没有人的,既没有客人走动,也不见服务员们的身影。好象人迹罕至的沙漠地带一样,现在正是时机。他把走廊的前后左右,转着圈看了一遍,然后轻手轻脚登上了通往4楼的楼梯。走廊和楼梯都铺着地毯,走起来一点声音都没有。

    走上楼梯的尽顶,就看到了贵宾客房的门。只有这里的门是白的,门边上雕刻着花纹。

    这是欧洲流行的所渭洛可可式的装饰。单涛虽然不了解这些知识,但他从这华丽的门,就唤起了内心的赞叹,到底不愧是贵客们住的房间,连门都装饰得这么阔气。

    可是,在他还没有走到门前的时候,就听到屋里有响动声,吓了一跳。心想:屋里好像有人,急转身回到楼梯,开始往下跑。

    到底谁在屋里?那男女两个客人出去了,现在也没回来,这一点他看得很清楚。他估计可能是客人还带来另外的人尚在屋里。但是又一想,他刚才问那女服务员时,女服务员说得清清楚楚,只有一对男女客人。如果客人还带来了随从,女服务员不会不说。也可能是客人出去以后,旅馆里的工作人员进去拾掇房间吧,例如女服务员等人进去整理床铺等等,这都是可能的。如果是这样的话,很快就整理完了,人也会很快出去吧。单涛回到3楼这样猜想。他警惕地站在自己房间前的走廊上,注视着通往4楼的楼梯口那个地方。过了不到5分钟,突然看到一个男人从楼梯右边向左顺着走廊穿过去了。这个男人穿过去的地方正是那两个客人当时穿过去的地方。

    但是,这个男人的脚步很快,在通过去的一瞬间不能看清他的身姿,只看到他的上身,穿了一件好像工作人员穿的白领上衣。由此判断,他肯定是旅馆的服务员。至于他的年龄和面相特征却都没有看清。

    单涛猜想,这个男人是到贵宾客房来整理房间的工作人员。假如真是这样,那今晚,在那两个客人回来之前,不会再有其他人进去了。他高兴起来,可以利用这个机会,进去尽情地“收集纪念品“了。他再一次从3楼登上了4楼,这一次完全放下心了。他从自己的“收集纪念品“的经历中,是很熟悉开锁经验的。他悄悄地从衣袋里掏出了一根不长的铁丝,心情紧张地站在这个既古老又豪华的门前。这种紧张心情,不只是畏惧于这贵客房间的威严,也是开锁进门收集纪念品之前的紧迫感。这种紧迫的感觉,每到这样的关键时刻都自然而生。

    他仔细看了看门锁的钥匙孔,也是古老式的。心想,这样的锁一定很难开。

    因为这把锁不但古老,而且已完全生了锈,看起来非常牢固。他胆颤心惊地把钥匙插进锁孔,试了试,果然很坚固,转不动,心想这一定要费很大的劲。后来,他试探着把门轻轻推了推。

    这一下,出乎意料,两扇门虽然紧闭着,可是向里一推,就敞开了。原来门并没有锁。

    他想,客人外出的时候,不会故意不锁门,恐怕是刚才进来收拾房间的那个工作人员走的时候,忘记锁门了。这真是少有的幸运机会。他甚至从内心里感谢起这位粗心的工作人员了。有了这样的天运,收集纪念品一定会大有收获。

    他悄声蹑脚溜进室内,又静悄悄地把门照原来那样关上了。他从客厅到下一个房间,看到到处都是美不胜收的华丽景象,使他赞叹不已。他想,这真是一个“收集纪念品“的宝库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