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块铜板 作品

第791章 大会前夕

    夏日午后,艳阳送暖,遮阴的大树下,虚无衡、孟憨、韩仓一饮而下。

    放下酒怀,虚无衡心情舒爽的扫了一眼孟憨和韩仓,忽然发现孟憨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他仔细的打量着孟憨,发现孟憨两只眼窝深陷,出现了黑眼圈,身体仿佛也没有以前壮实了,整个人显得有些虚弱,空乏无力的样子,甚至端杯的手还有点发抖。

    虚无衡微微一怔,放下酒杯道:“阿憨啊,你怎么搞的,怎么看着像大病了一场似的?”

    韩仓也把目光投了过来,开着玩笑道:“我也发现了,阿憨啊,我听说仙草谷全都是莺莺燕燕的女子,你可要注意身体啊。”

    韩仓的话,把虚无衡给逗乐了,这是明里暗里指摘孟憨不好好修炼,净围着女人打转了。

    孟憨是个老实人,通常开不起这样的玩笑,闻声之下,他故意冷了下脸道:“你别胡说八道。”

    韩仓点到即止道:“是不是胡说八道,你心里清楚,咱都知道,这门内的男女弟子一有好看是可以成婚成家的,你要是有心仪的,也别客气,谈好了,就办喜事。”

    不远处,坐在院门口乘凉的孟母一听这话来了精神,远远的赞同道:“韩仓说的没错,憨儿啊,你是不是看上谁家姑娘了?”

    “哎呀,娘,说哪去了,没有的事……你别胡说。”孟憨憨厚的笑着,拿手点了一下韩仓。

    虚无衡不知道孟憨最近发生了什么,但还是语重心长的劝道:“阿憨,有喜欢的姑娘就别掖着藏着,好好谈就是了,不过你也要注意身体啊,修炼也不能荒废,我怎么感觉你气机虚浮,修为大不如前了呢?”

    “我也发现了……”韩仓正色附合道。

    孟憨眼神有些躲闪,闷了口酒,但心情还不错道:“你们别瞎猜了,我就是最近修炼的过于卖力,没有休息好罢了,我在仙草谷那得到一门古术,很强大,以后你们就知道了。”

    一提到古术,虚无衡和韩仓来了精神,同时问道:“什么古术,说说看。”

    “呵呵,说了你们也不知道,等我修炼好了,再告诉你们,喝酒。”

    见孟憨不愿多提,虚无衡和韩仓也没办法继续追问下去,虚无衡一指孟憨道:“看没看见,我们的阿憨去了仙草谷没多久,都长心眼了,连咱们两个都防着。”

    韩仓哈哈一笑:“那就喝懵他。”

    孟憨道:“你们两个别瞎想好吗?我防着你们什么了……”说着,孟憨非常自然的转换话题道:“无衡,你此去西玄圣地大会,有把握拿到名次没有?”

    虚无衡闻声道:“这事儿也没办法说,听说西玄三派今年又出了不少杰出的人物,我也不知道,自己会遇到什么?”

    韩仓点头:“我也听说了,近一年多来,西玄三派出了不少新秀,像九河塔的封于洲、不二山的徐东柱、还有雷山府的萧擎都是当今最炙手可热的人物,有人说,去年在星海林出世的那一株千盛灵果树上的灵果和灵树髓液就是他们抢夺走的,虽然他们三个矢口否认,但可能性很大。”

    听到韩仓口中说出了千盛灵树的消息,虚无衡表情不太自然,道:“说的有鼻子有眼的,真的假的啊?”

    韩仓小道消息非常多:“八九不离十吧,这三个人一年前还都是天宗五、六品的修为,虽然是西玄天骄,但名声远没有你们山主楼栖月响亮,实力也差了不少,但就在这一年多的时间,他们每个人都晋升了一至两品,成为了天宗七品、八品强者,并且已经得到了门派高层的重视,授以强大的古术,正憋着一股劲儿,要在今年的西玄圣地大会拿名次呢。”

    封于洲、徐东柱、萧擎……这三个耳熟能详的名字让虚无衡想到了星海林一战,老对手了,没想到借着千盛灵果和灵树髓液,三人已经乘势而起了,想必此次西玄圣地大会,一定会很精彩。

    虚无衡想着,又问道:“除了他们,还有更厉害的人物吗?”

    “那自然有啊。”韩仓放下酒杯,如数家珍道:“封于洲、徐东柱、萧擎之所以备受瞩目,那是因为他们的年纪尚轻,要论实力,他们还排不上号的,真正厉害的是像你们山主那样的天元境强者,比如九河塔的童天贯、不二山傲无双、雷山府的岳黄泉,这才是真正能够夺冠的人物。”

    虚无衡见韩仓说的头头是道,立马也放下酒杯问道:“韩师兄,这个西玄圣地大会究竟是怎么一个比法?”

    韩仓摇了摇头道:“这很难讲,每一年的比赛规则都不同,但大体的比法都是打擂?”

    “打擂?”孟憨也来了兴致,问道:“难道是擂台比武?这有什么新鲜的?”

    韩仓摆手道:“不,西玄圣地大会的比武,跟正常的比武打擂略有不同,比如去年,西玄圣地安排了一百个隐形的擂台,参与比武的四派弟子会提前十四天入场,寻找隐形擂台的位置,每一个擂台都没有明确的标记,但你必须找出,每一个擂台的位置,同时猜出哪个擂台是夺冠的擂台……比如你们山主楼栖月,就找到了一号擂台,找到之后,就必须在一号擂台守擂到大会结果,这样才能夺冠,这里面有个隐形选择的难题,那就是你要是想在一号擂台守擂,就必须抗住所有人的挑战,一旦失败,那就意味着没有了名次,同时也失去了寻找二号擂台的时间,争取次一级顺位的机会……以此类推,我这么说,你们能听懂吧?”

    孟憨错愕的眨巴了下眼睛道:“那就是说,如果我想拿一、二、三前三名,就必须先找到一、二、三号擂台,如果在一号擂台守擂,或者攻擂最终失败,再想去二号和三号擂台也行,不过这样一来,之前在一号擂台付出的时间和精力就白白浪费了,而且还有可能没有能力再向次一级顺位的名次挑战?”

    “对。”韩仓重重的拍了下桌子:“人人都想拿一号擂,但一号擂台竞争十分激烈,你在一号擂打擂的时候,肯定会受伤,或者消耗体力,等你觉得一号擂台拿不下来的时候,再想去二号擂,可能体力也跟不上了,同样的道理,在其它擂台上也是一样。所以,西玄圣地大会考验的不仅仅是每个人的战力,他考验的是一个修玄者具备的包括头脑、对局势的分析以及种种其它的本领,非常之繁琐。”

    韩仓说着,道:“我现在跟你们说这么多其实用处也不大,因为每年的大会比法都会改变,只有进入西玄圣地才会知道,但万变不离其宗,最后还是需要打擂来完成,那里的擂台,也许是一个灵阵,也许是一个幽谷,也许是一处湖泊,地理环境、位置皆不相同,甚至天地灵气的属性也不尽相同,总而言之一句话,你想取得什么样的名次,就得见仁见智。”

    虚无衡眉头紧锁,这句见仁见智,才是整个西玄圣地大会的灵魂啊。

    孟憨在旁边插言道:“不对啊,我听说,进入西玄圣地的修玄者还可以到处采集玄材,这打擂和采集玄材怎么混为一谈?”

    韩仓道:“当然可以当作一件事啊,你要知道,西玄圣地再大,最终设定的擂台就只有一百个,代表大会的百强,而每年允许参加大会的是有五百个名额的,那除了那些守住擂台的百强之外,其它人也要有个名次啊,而这个名次,就要看你采集多少玄材了,圣地大会里面的玄材会有特殊的印记,最后抛开百强之外,是要清点每个人采集的玄材数量的,谁采集的玄材越多,谁的名次就越靠前……”

    孟憨听完咂舌道:“那……那不就等于让大家互相残杀吗?”

    韩仓听完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手指指着桌面,斩钉截铁道:“什么叫互相残杀啊?所谓的圣地大会就是互相剿灭其它门派精英的盛会,四大派想要抑制其它三派的发展,同时争夺有利的资源,而我们这些门派中的精英弟子,则需要一个搏出名让上面看到的机会,这都是互相利用的关系,大家都心知肚明啊,所以我说,能参加西玄圣地大会,对于每一个人都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但同样,对任何人来说都危机四伏,是生是死,就看自己的本事了。活着出来的就是西州天骄,死了的尘归尘土归土。”

    虚无衡听完,神情没有什么变化,因为这种事,在修玄界实在是屡见不鲜了,有些门派,共同掌控着某些资源,但又无法做到合理分配,如此就意味着要互相残杀,确立王者地位,但若大兴干戈,每一个门派又不想承担那样的奉献,于是便有五花八门的盛会,这种盛会,一方面是在考量弟子的实力,确定其中可发展的人才,另一方面也是用相对公平的方式去抑制其它门派的发展。

    总之,各有各的私心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