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味咸鱼 作品

第319章 暧昧

    听到云北宸贴近的声音,凤挽歌赶紧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看着云北宸走神了,忍不住脸颊发烫,还好脸上戴着面具,不然她的脸红就挡不住了。

    一把推开云北宸,撇开头对云北宸:“说话就说话,不要靠那么近。”

    云北宸这下才注意到凤挽歌神色不对,勾了勾唇角,故意靠近凤挽歌,压低声音暧昧的开口:“这张脸你还算喜欢吗?”

    凤挽歌:“……”

    云北宸现在用的面容有些差别,不过凤挽歌知道云北宸隐藏起来的那张脸究竟怎样的祸国殃民。

    “说话就说话,不要跟我玩那些暧昧的动作。”凤挽歌故作镇定道,“那些送出梦境丹的人,通过补充来控制那些人,每天晚上会把那些人聚集到一个神秘的地宫里面,用他们的心头血来喂养一种蛊虫,不知道那种蛊虫叫什么?也不知道有什么作用,不过从他们丫鬟口中的对话中得知,有皇宫里的人和那些人合作。”

    凤挽歌把手里的令牌拿给云北宸。

    不过一天一夜的时间,凤挽歌就知道了这么多信息,甚至还拿到了误解,听到这些云北宸没有高兴,反而一脸紧张的盯着凤挽歌,上下打量凤挽歌确定凤挽歌没有受伤才放下心来。

    “我只是让你去给皇室的人提个醒而已,没有让你自己擅自行动,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很危险?”云北宸一疑惑就抓住凤挽歌的手臂。

    对上他关心的眼神,凤挽歌有些不自在的撇开头,“我的性格你还不知道吗?我是绝对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的,既然我敢去,那我就有万全的方法脱身。听他们说对方很快就会采取行动,而且我在离开的时候惊动了他,所以需要尽快调查出令牌背后的人。”

    云北宸紧紧的盯着凤挽歌,不说话也不拒绝,只是这样的眼神让人心里发毛。

    僵持了片刻,凤挽歌还是败下阵来,“好了好了,下次我一定不会去冒险了,你赶紧的吧。”

    凤挽歌妥协了,云北宸这才满意:“这件事情后续我来处理,你不要管了。”

    “让我插手的人是你,现在不让我管的又是你,云北宸你这么变幻无常你父皇知道吗?”凤挽歌对他翻了一个白眼,这家伙把自己当成他手下的那些人了吗?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云北宸单手负在身后,看凤挽歌一副要管到底的样子,心中无比的后悔当时为什么要让凤挽歌来调查这件事情。

    “这件事情牵扯的太过广泛,我不希望你继续插手,是不希望你陷入危险之中?”

    对云北宸的话凤挽歌不以为意,在她看来活着就是一种危险,只要一日活着就会面临危险一岁,“我既然已经出手,就没有收手的道理,给对方已经发现我了,现在收手已无济于事快一点把他们找出来,他们完蛋了,对我不就没有威胁了。”

    说着凤挽歌就准备起身离开。

    云北宸看凤挽歌真的要继续调查下去,有些生气,“平时怎么不见你这么听话,这件事情背后的水太深,你不要插手,更不要暴露你的实力。”

    光辉圣教的人在来的路上一定不能让他们察觉到凤挽歌的天赋。

    云北宸的态度十分的奇怪,凤挽歌有些狐疑的看着他:“云北宸,你到底在怕什么?这么多事生生死死我自己过来了,没道理跟你在一起,我就要贪生怕死?你的事情要是不愿意跟我说,我也不会追问,但你不能阻止我要做的事情。”

    姬无绝现在不在北夏,为了偿还他的人情,她只能帮他守着北夏。

    云北宸要是知道他千方百计把姬无绝弄走了,结果换成了凤挽歌来给姬无绝办事,他打死都不会把姬无绝弄走的。

    “……”云北宸伸手想要拉住离开了凤挽歌,可是他察觉到已经有人在往这边靠近了,他暂时还不想凤挽歌暴露在那些人的眼前。

    “十四!”

    一直在暗处的十四出现在云北宸面前,“主子。”

    “去跟着她,但凡伤害她的人一个都不准放过,必要的时候可以解开禁锢。”

    十四低头领命,心中闪过一丝兴奋的情绪,他也不知道他为何会有这般情绪,只是想到要去那个女人身边了,他就控制不住开心。

    凤挽歌离开太傅府一段距离,就发现暗处一直有人跟着自己,“朱雀,看看是谁在跟着我。”

    朱雀的声音听起来懒洋洋的,“就是当初那个跟着你一起找死的暗卫呗。”

    凤挽歌想了一下,想起是十四,明白过来,这是云北宸让人过来保护自己了,没想到这么久不见,十四的修为也提升了不少。

    回到别院,宁玄机一直坐在门口等着凤挽歌看到凤挽歌回来了,远远的就冲上来抱住凤挽歌:“姐姐,你回来了,玄机已经做好吃的了,你累了一天肯定饿了,我们去吃饭吧。”

    说着,拿着凤挽歌的手就往院子里面拖。

    果然桌上已经摆好了丰盛的晚膳,这些色香味俱全的菜色,凤挽歌目瞪口呆,看了宁玄机又看了看饭菜,她不敢相信这只是一个十三岁的小孩做出来。

    她这是捡到了一个宝贝吧?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还能打。

    宁玄机看凤挽歌一直盯着他不说话有些忐忑,“姐姐,我做错什么事情了吗?”

    看这小家伙又开始胡思乱想了,凤挽歌赶紧打断他:“你做的很好姐姐,只是很意外你还能做这么多好吃的,以后姐姐可是有口福了。”

    话落,她想起了还在暗处,跟着保护自己的十四,“十四,玄机做了这么多好吃的,一起出来吃吧,短时间内是不会有人来对我动手的。”

    宁玄机小脸皱了起来,怎么老是有人来跟他抢姐姐呢?

    “姐姐,十四是谁?他为什么要跟着姐姐你啊。”宁玄机红色的双眼中闪过一丝杀意,只不过凤挽歌没有注意到而已。

    十四看凤挽歌还是发现自己了,有些遗憾的同时又有些开心,不是他主动出现的,是凤挽歌发现了他,这样就算主子知道了也不会怪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