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味咸鱼 作品

第318章 冥牙

    凤挽歌本想顺着原路离开,刚刚走到门口就察觉到有人朝这边走过来了,她赶紧躲到旁边去躲起来。

    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凤挽歌躲在角落里看着这个时候突然过来的人,居然是之前那个在台上放血的女人。

    此刻她脸上带着明显的不悦,可以说是生气。

    她走到屋子前一脚把门踢开,一眼就看到昏睡在那里的彩衣,“彩衣,居然还敢在这里偷懒睡觉,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吧?”

    她走到床前对着彩衣的脸就是一巴掌。

    凤挽歌本来没想要这个彩衣的命,所以只是让夜光蝶把她弄昏迷就成,被这个女人一巴掌直接打醒了。

    彩衣捂着火辣辣的脸蛋瞪着来人。

    “冥牙,你脑子有毛病吧,你居然打我。”

    冥牙不屑的冷哼一声,“你还在这里睡觉,你知不知道有实验品跑掉了?不是让你和小玉一直在门口守着吗?你们两人跑哪去了?”

    一听到有实验品跑掉了彩衣也顾不上自己被打的事情,要知道他们做的事情一旦暴露的话,他们就完了啊。

    “我和小玉都没有看到有人跑掉,小玉……”说着她他就要喊身边的人,结果发现身边空无一人,后面的话说不出来了。

    冥牙也意识到事情不对劲,质问:“小玉呢?”

    “刚刚还在这里的,我们……”

    冥牙看她这副茫然的样子,懒得再听他废话,“想要活命就赶紧去把人找到,是那些人都跑掉了的话,就等着脑袋搬家吧。”

    两个人匆匆忙忙的跑出去找人后,凤挽歌才从黑暗中走出来,眼中闪烁这不解,自己做的很小心,对方不应该这么快就发现了才对。

    “是不是有人跑了?”凤挽歌问空间里面的出去。

    朱雀和麒麟是神兽,方圆几十里的变化,他们都能感知得到。

    朱雀突然着急的催促她:“赶紧离开这里,有人到这里来了,马上就要封锁这个地宫的所有出口了,再不走你会被困在这里。”

    “我去,你不早点说。”凤挽歌来不及和朱雀斗嘴,顾不上其他的叫上小蜚用最快的速度离开这里。

    尽管凤挽歌已经提前知道这里将被封锁,可是赶到出口的时候还是迟了一步,她赶到的时候门已经关上了。

    朱雀这个时候也不跟凤挽歌开玩笑,迅速帮凤挽歌找到了一条还没有关闭的通道。

    “在你后方的方向还有一个痛到没有关上,你动作快一点。”

    这一次凤挽歌不敢再耽误,把速度提到了极致,甚至连残影都没有留下。等她好不容易赶到通道口的时候,那有两个人正要把门给关上,凤挽歌想也没有想直接冲上去,以风刃为刀,割断他们的脖子,趁着他们没有看清楚自己跑了出去。

    她刚刚离开通道的位置突然背后一道金色的箭矢飞过来,力道十分强悍,她想找一颗树木避开,但是这把剑士好像带有追踪的能力,她不管怎么样都避不开。

    这箭矢是有追踪功能的吗?

    眼看着避让不开,凤挽歌干脆就停下脚打算硬接下这一箭,她刚有停下脚步的趋势,一直在气海中沉默的凤弃突然出声。

    “这是灵神箭,你接不下,身体让给我。”

    事关生命,凤挽歌没有来得及多考虑,立刻就让出了主导权。

    螭吻龙戒的伪装退去,张扬的红发,带着品茗滋滋的红眸看着金色箭矢射来的方向,‘凤挽歌’伸手一把接住金色箭矢,眉眼一凛。

    暗处的人也没有想到凤挽歌能接得下这一箭,想要在发动第二次的时候,人已经消失了。

    凤弃耳记下箭矢之后,直接把箭矢给捏碎,本来想要反杀对方,顾忌到凤挽歌现在不想要暴露身份,所以片刻之后就已经在几十公里以外了。

    “呼……呼……”

    凤弃从凤挽歌的身体里出来,凤挽歌的身体严重的透支了,凤挽歌靠在一旁的树上呼吸,在凤弃离开的那一瞬间她感觉自己的身体都被掏空了。

    “我要你的身体用出来的力量越大,对你的消耗就越大,刚才那一箭是灵神箭,只有十阶以上的灵神尊才能射的出来,刚才我只能强硬的接下。”

    凤挽歌摆了摆手,表示自己不介意,“刚才要不是你出手,我现在连命都没有了,卡那里这次事件的背后的人很不简单。”

    凤弃看凤挽歌对自己一点防备心都没有,眼中闪过一丝深沉。

    “只是一个小小的分部,对方就能弄出一个十阶以上的灵神尊,对方的来头不小,你最近也要注意一点,风系灵力最好别用,能够修炼到灵神尊的人不是那么好忽悠的。”凤弃叮嘱了一句,然后转身消失了。

    凤挽歌一个人坐在原地缓和了好一会儿才缓和过来,在接那一箭的时候,只是那么一瞬间,她身体的灵力就被掏空了。

    由此可见,她和凤弃之间的境界相差了有多远,仅仅只是一招她就被掏空了,要是真的动起手来,他们两人之间的胜负,她只能占到两层。

    看来她还是需要快点变强。

    休息结束之后凤挽歌回到都城第一时间就去找了云北宸。

    云北宸正在院子里面看书,正看的认真的时候,突然闻到一股奇妙的香味,这个香味让他莫名的不舒服,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立刻把手里的书放下,起身来到凤挽歌面前,低头在凤挽歌身上嗅了嗅。

    “你去了什么地方,怎么会带着这种味道回来?”云北宸问。

    凤挽歌正要开口跟他说地宫的事,他突然一下靠近,凤挽歌下意识的往后仰,两人之间的距离靠得极近,云北宸那张三百六十五度无死角的脸就在她面前放大,猝不及防的美颜暴击,她一时间忘了自己要说什么。

    云北宸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美颜给凤挽歌带来了怎样的冲击,只关心凤挽歌身上那莫名其妙的香味从何而来?

    “你去了什么地方?你身上这股香味很奇特,让人感觉很不舒服。”凤挽歌没有回答自己,他就又问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