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味咸鱼 作品

第317章 暗中的合作者

    这里怎么会出现皇宫里的人?

    意识到事情不对,凤挽歌悄悄的跟在他们身后。

    “小玉,你说为什么让我们到这里来?每天就是来处理一下这些垃圾,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呀?”

    被另外一个女子叫做小玉的宫女连忙捂住她的嘴,“快闭上你的嘴,你想要死,我还不想陪你一起死呢!”

    “可是我们已经在这不见天日的地方呆了好几年的时间了,你就不想出去吗?”那个女子很不甘心的抱怨。

    “不甘心又能怎么样?我们不过是主人手下的婢女,不要去奢望那些不属于我们的东西,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知道了知道了,你都不知道念多少回了。”

    等着那两人走远了,凤挽歌才从暗处走出来。

    看来这个计划已经谋划多年了,这两个病女似乎也知道不少的信息,想个办法把他们分开,然后自己易容混进去。

    捡起一块石子丢到池水里面。

    小玉听到有落水的声音传来,立刻警惕起来:“刚才我听到有漏水的声音,不会是有人闯进来了吧?”

    彩衣看他这么紧张,有些不以为意,“哪里有什么声音啊,你肯定听错了,这个地方除了那些实验品,连个鬼影子都没有,你就不要疑神疑鬼的啦。”

    小玉还是不放心,担心出什么差错:“不行,我还是有些担心,万一要是有人偷偷闯进来了,到时候我们的脑袋都要搬家。”

    彩衣有些不耐烦了,对他这种小心谨慎的模样实在是看不下去,“你要去你去,我不想过去了。”

    小玉犹豫了一下,还是转身重新朝着凹槽水池那个方向走去。

    小玉来到水池边,伸长脖子想要看看刚才是什么情况,没等他看清楚是什么东西,凤挽歌直接出手打晕她,把她身上的衣服扒下来自己穿上。

    “夜光蝶,让她沉睡在梦中,在我离开之前不要醒过来。”

    换上衣裳后,凤挽歌看着她的脸,变成她的样貌,奈何脸上的那朵古怪的花一直都在,她干脆把衣服的一角撕下来戴在脸上。

    彩衣倒是没有率先离去,依旧站在那里等着‘小玉’,看到小玉出去了一趟,然后回来连上就带着一块布,有些疑惑:“小玉,你这是怎么了?你怎么还把脸挡起来了?”

    说着就要伸手来碰凤挽歌脸上的面纱,凤挽歌后退一步,避开她的动作,“刚才不小心碰到了一些水,脸上多了一道小口子。”

    彩衣听到‘小玉’的解释,愣了一下,“叫你不要去多管闲事,你不相信现在好了,连唯一的筹码都没有了,主子要是知道你毁容了,肯定会把你杀了的。”

    彩衣的语气平平淡淡,没有不舍,也没有幸灾乐祸,就好像是在陈述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实一样。

    闻言,凤挽歌有些无语。

    感情他们的主子还是一个看脸的人呢,长得好看就有长得不好看的就毁掉。

    “我……彩衣你帮帮我,我不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你一定要救救我,我还这么年轻,我不想死。”说着凤挽歌悄悄的塞了一个袋子给她,里面全都是沉甸甸的金币,“这些是我所有的积蓄了,求求你救我一回。”

    彩衣本来是不愿意帮忙的,收到了‘小玉’这么多钱财,她立刻就改变了态度,暧昧的看着‘小玉’,“没有想到你平时不吭不响的,居然还存了这么多钱,当真是让我意外的很呢。”

    “这些钱全都给你,求你救救我。”说着,凤挽歌又把那个小玉贴身带着的手镯也给拿下来给她,“这是我全部的家当了,你就帮帮我吧。”

    彩衣确定凤挽歌身上没有其他值钱的东西了,她才装作勉勉强强的开口,“这次我可以帮你,但是没有下一次,下一次你就自己想办法活命吧,帮你一次,我自己也要把脑袋赌上的。”

    “好好好,谢谢你。”

    凤挽歌跟着她一起回到了他们两人休息的地方。

    彩衣迫不及待的把那些从凤挽歌那里得来的钱才藏起来,凤挽歌装作没有看到他的动作,然后不经意间的问起:“我们都在这里待了这么多年了,也不知道主子的计划到底还要多久才能实现?”

    “已经快了,等那些血虫完全长成时,到时候主子的计划就成功了,我们也可以离开这个不见天日的地方了。”

    彩衣似乎很着急想离开这里,一点都没有察觉到凤挽歌问这个问题有哪里不对?

    看这个女人如此粗心大意,一点都没有察觉不对,凤挽歌也就不再那么小心翼翼了。

    “可是我总觉得我们等不到那一天,我们为主子做了这么多事,你说万一到时候他不要我们了怎么办?”

    彩衣根本就没有管那么多,“我们跟着主子这么多年了,就算主子对我们没有感情,但是她的事情我们都很熟悉,再想要新的可以用的顺手的丫鬟也没那么容易。”

    凤挽歌赞同的点了点头,“你说的对,就算有其他的人,但也没有我们熟悉。”凤挽歌趁着她精神不注意的时候又问:“你说将来我们有没有机会也到皇宫去呢?”

    “自然是有的,主子将来可是要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我们就是她身边的大丫鬟,到时候那些人还是不是要来讨好我们。”

    这下凤挽歌十分的肯定,和那些神秘人暗中合作的就是皇宫里的人,而且目标就是为了当北夏国的皇帝。

    “我今天有些累了先休息了,主子那边麻烦你了。”说完凤挽歌就合衣躺在床上睡觉。

    彩衣只当他是因为毁容心情不太好,所以没有过问,兀自去数自己有多少钱了。

    凤挽歌悄悄的让夜光蝶给她下药,彩衣悄无声息的倒在了地上,凤挽歌就盯着‘小玉’的样子打量起周围来,确实摸到了不少的信息,她还在彩衣身上收到了一块令牌。

    看来想要弄清楚这件事情背后究竟是那些人在运作,还要先去一趟皇宫,弄清楚这块令牌的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