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味咸鱼 作品

第316章 被困地宫

    看清楚她的衣服之后,凤挽歌这个在现代长大的人都忍不住叹为观止。就算是民国时期的旗袍岔也没她开的那么高啊,这个女人的衣服直接穿到了腰,里面的风光在一百摇曳间,若隐若现。

    冥牙魅惑的双眸扫过在场所有的人,“今日各位也很准时,就让奴家为各位开启天才之路吧。”

    说着那个女人在那玉手观音的眼睛的部位用力摁了一下,突然从里面飞出来密密麻麻的虫子,这些虫子就往那个女人身上钻,看个女人不仅没觉得恐怖,反而还一脸的享受。

    凤挽歌看的密集恐惧症都要犯了他们。

    这个女人口味也太重了吧?

    那些虫子围着他飞舞了差不多几分钟的时间,那座观音像整个移开一个通道口出现在眼前,那个女人在空气中撒了一些香粉,然后那些原本静止不动的人井然有序的走进了那个通道口。

    看来自己的运气不错,一来就遇上他们的大型聚会。凤挽歌模仿着那些失去神智的人的模样跟着他们一起走进通道前面很长一段路都是漆黑。

    大概走了一炷香的时间我已经终于能够看到光亮了,这时候凤挽歌才看清楚这是什么地方?

    之前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北夏都城下面居然还有这么大一片广场,再加上刚才没有看到轴的距离整个都城下方恐怕都被掏空了吧?

    那个女人把他们放在这里,然后又转身离开,没过一会儿又看到他带着一群人回来,她这样来回跑了好几趟,不一会儿他们这里就聚集了不少的人。

    “看来云北宸没有说错,恐怕都成半数以上的人都被他们控制了吧,对方要是想颠覆了他们的统治估计只是一句话的时间。”

    朱雀看到这样的场面也有些惊讶,跟着凤挽歌打量起周围来,然后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以往你后斜后方看一看,那是不是珈蓝双?”

    珈蓝双?

    凤挽歌顺着朱雀说的方向看过去,果然是珈蓝双。

    这家伙的天赋已经不错了,没想到居然还会吃梦境丹这种东西。他既然出现在这里,看来珈蓝家的防守也不怎么样,不然又怎么会看着他一个人跑出来呢?

    过了一个时辰的时间,这广场上已经聚集了密密麻麻的一片人了,之前那个女人去而复返,这一次他手里端着一盆水。

    凤挽歌不明白她突然端一盆水过来要做什么。

    冥牙端着水在水中放了一只虫子,那只虫子浑身通红就像是在血里浸染过一样,全身血红得透明。

    冥牙带了一个人过来,然后那个人就在她面前站定,她用一根堪比头发是那么细的丝线穿透那个人的心脏,一滴晶莹的心头血就顺着丝线滴入刚才的那盆水中,那只虫子立刻就飞进去,把那一滴心头血给吃下去。

    开了这个头之后,冥牙就到一边坐下来,其他的人根本就不用她去指挥,自己就走了上去,让那根丝线穿破心脏,然后滴出心头血。

    看到这里凤挽歌已经大致明白了对方的手断了,她没有把心头血拿给别人喂虫的打算,趁着那个女人漫不经心不甚在意的时候,悄悄的躲到了一旁的隧道里面。

    “你们见多识广,可看出来他是用的什么手段?她喂养的那个是什么东西?”凤挽歌问回魂镯里的几只。

    她只能看一个大字,但是不明白这其中是怎么做到的,所以他想看看朱雀他们知道不?

    朱雀:“整个元武大陆上没有可以以下控制人的手段,更别说用香粉控制蛊虫,两大国中肯定没有,唯一有可能的就是放逐之地最深处的死亡之渊。”

    凤挽歌皱眉,没有想到放逐之地深处深处还有更深处,“我记得进入放逐之地的人都很少会出来,除了去历练的人,这种最深处的东西怎么可能跑出来呢?”

    朱雀没好气道:“我咋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我听说死亡之渊连接着另外一个大陆,说不定这些东西是从另外一个大陆过来的。”

    “如果真如你这样说的话,那要不了多久,整个元武大陆都会陷入混乱之中,看来我必须要弄清楚对方的手段,不然哪天我被盯上了都不知道。”

    之前他没有听说过另外一个大陆这种说法,更没有听过死亡之渊。

    凤挽歌看着对方水盆里的那一只虫想要弄清楚对方是用的什么手段做到的,最直接的方式就是把对方的那只虫搞过来,仔细研究。

    她正想着来个山东济西的方式,把那个女人引走,然后去偷东西突然身后传来脚步声,她还没来得及思考就往旁边的靠过去想要躲开身后的人,结果一不注意脚下,一踩空,整个人就滚到了一个隧道里。

    这个隧道是成四十五度往下的,她身子因为惯性往下滚去,整个过程她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喊出来了。

    噗通一声,凤挽歌落在水里。

    恶臭扑面而来,凤挽歌从水里出来差点没被自己身上的味道给熏晕过去,“快给我弄些水来,我要洗澡,这玩意儿实在是太恶心了。”她怀疑自己掉到了粪池里面。

    从回魂镯里拉出泉水来洗了一个干净后,凤挽歌这才捂着鼻子打量起周围来,这里是一个深凹槽,她刚刚掉进的池子里面全都是绿色的发臭的水,这让她想起了之前那只虫子泡的水估计等那只虫子吃饱之后,那些水就全倒到这里来了。

    “这究竟是什么虫啊?丑就算了,还这么臭。”凤挽歌把眼都快发到天上了。

    想到刚才那个女人一副妩媚的样子,结果成天在做这种恶心巴拉的事情,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刚才是凌空掉下来的,四周都是光秃秃的,根本就没有地方可以借力的地方,这要是放一个其他人进来还真的就出不去了。

    她正打算用翅膀飞出去,突然看到两个婢女模样的人走上方走过来,这两个婢女好像是穿着宫中的服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