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语者 作品

第558章 我上辈子欠了你的?

    顾乔一还没有解释自己为什么不在乎,顾乔木的电话就过来了。

    “喂。”

    她接听电话,与此同时,墨肆城欲言又止,眼底怒意未消。

    “顾乔一,你给我死过来。”顾乔木幽怨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

    乔一,“干嘛?”

    顾乔木,“你别问干嘛。总之,你赶紧给我过来。”

    说完他便霸道地将电话挂断。

    乔一盯着手机,一脸无奈。

    她静默地坐了几秒,然后拿起陆悠悠带来的汤桶,准备去找顾乔木。

    “喂!”

    忽然,墨肆城的声音自她身后响起。

    她顿了顿身形,回头,“怎么了?”

    墨肆城抿了抿薄薄的唇角,终究是没说什么,只淡淡地道,“你去吧。”说完便把头转向另外一侧。

    乔一感到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随即便离开了。

    ——

    顾乔木一看道顾乔一便说,“你必须老老实实一五一十对我把你重生的事情讲清楚,否则我会睡不着觉的。”

    乔一道,“我就知道你也放不出别的屁来。”

    顾乔木闻言一脸嫌弃地看着她,道,“你怎么这么低俗?一个女孩子,怎么经常把‘屁’这种字眼挂在嘴边?”

    乔一,“我不是女孩子。我是背负着理想与生活的女人。”

    顾乔木气得咬牙,道,“你这股无赖的劲头是遗传了谁?我四叔和四婶也不像你这样啊。”

    乔一牵着嘴角冷笑了下,道,“从科学的角度讲,我这叫基因突变。”

    顾乔木哼笑一声,“你何止是突变?你从里到外都不像你父母。你简直像是从垃圾堆里捡来的小孩。”

    乔一白了他一眼,懒得再跟他扯淡,随手把汤桶往床头柜上一放,道,“陆悠悠做的。”

    顾乔木愣了一下道,“她专门做给我的?那她为什么不亲自送过来?”

    乔一,“想的美。人家是专门给我做的。但我没食欲,所以才便宜了你。”

    顾乔木“切”了一声,然后毫不客气地拿起汤桶,打开,闻了一下味道。然后,笑道,“味道还蛮香的,那我就不客气了。”

    乔一安静地坐着。

    顾乔木喝了一大口汤,眯起眼睛道,“嗯,就是这个味儿!陆悠悠虽然人不这么样,但熬的汤还是可圈可点的!”

    乔一瞥了他一眼,“德性!得了便宜还卖乖。”

    顾乔木不理会她,专注喝汤。

    乔一默了几秒后,问他道,“当初,你们为什么会分手?”

    顾乔木想也不想地就答,“不合适。”

    乔一翻白眼,“不合适?是性别不合?还是性格不合?”

    顾乔木,“其实,当初我们也没相处多长时间。甚至,谁都没承认过这段关系。顶多算是暧昧过吧。”

    乔一挑眉,“二哥,你原来是个渣男啊!”

    顾乔木喝汤的动作停顿住,抬头,看向顾乔一,“怎么说话呢?我不是渣男。我交往过的历任女朋友,即便是在出分手后,也对我评价很好的。”

    乔一冷笑,“我看未必。陆悠悠就是那个例外。”

    顾乔木指着自己的太阳穴,道,“她这里有问题。”

    乔一无语,“我相信这种话如果被陆悠悠本人听见,她一定会把你其余的肋骨都敲断。”

    顾乔木有恃无恐,“她听不见。她本人又不在这儿。”

    乔一,“你喝着人家汤,还在背后说人家都坏话,小心遭报应!”

    “咳咳咳——”

    乔一的话刚说完,顾乔木就剧烈的咳嗽起来。

    乔一就笑,“看吧,报应这么快就来了。”

    顾乔木终于止住咳嗽,眼神幽怨地盯着乔一,道,“你存心找我别扭是不是?”

    乔一笑笑,“是啊。我心情不好,所以,我也不像让你好过。”

    顾乔一长吸一口气,道,“是因为‘赵璐璐事件’吗?要我说,这种作精你就不要管她。”

    顾乔木很聪明,随便一想就知道这次顾氏医院是躺枪,准是顾乔一牵扯出的祸端。

    但他也实在看不惯赵璐璐那种女人,一副凭着自己有几个粉丝就敢上天的节奏。

    乔一道,“不是人人都像你想的那样,被晾久了,觉得无趣就会作罢。赵璐璐这个人表面上看上去头脑简单,但实则心机很重,而且心胸狭窄,睚眦必报。惹上这种人,活像是苍蝇进嘴里了,无论是吐出去或者是咽下去,都会恶心好久。”

    顾乔木,“你没事招惹她干嘛?”

    乔一,“哪里是我招惹她?是她先主动招惹我的。你不看新闻吗?她和墨肆城炒cp!这不存心找抽吗?”

    顾乔木惊讶地张了张嘴,道,“还有这事儿呢!呵!”

    乔一无语,“你居然还笑得出来。”

    顾乔木,“又没死人,难道要我哭吗?”

    乔一的表情则更加无语。话说他不也挺无赖的吗?难不成他也是从垃圾堆里捡来的?

    顾乔木道,“要我说,你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身。”

    乔一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总之,我是绝对不会让她好过的。”

    顾乔木,“先别说她了。越说越来气。不如,说说你吧。你到底是怎么重生的?”

    乔一脸色发沉,眼神阴翳地盯着顾乔木那副说冷漠是有些冷漠,说贱还确实有些贱的嘴脸,道,“顾乔木,我上辈子欠了你的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