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打猎

    就这性格。

    天生的。

    真的!

    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马凡是信的。

    打猎“真”喜欢着甲。

    这时候李秀宁似乎是担心马凡不懂狩猎的礼仪,提醒马凡不用着甲。

    毕竟与马凡一起时间久了,就会发现马凡确实是不通大多数的礼节,不是装的。

    唉!李秀宁不开口还好。

    她不开口,马凡还可以忽悠一下是自己的性格原因。可是她这一开口,马凡就忍不住的看了李元吉一眼,心想:他到底会怎么坑人?定阳军是不可能的,那么到底会是兽潮,还是会被他射上一箭?

    不是马凡想象力不够,实在是想不出这数千人一起去打猎,能遇到什么危险。

    打猎什么的,真没玩过。

    几千人一起更是听都没听过。

    ……

    出了太原,行不过十里,便进入了林子。

    进林子前,马凡仔细观察了一下,林子有落鸟,有虫鸣……嗯,里面不会有伏军。

    然后,马凡就看到两名身强力壮的军士扛起了装有猪羊的麻袋,率先进入了林子。

    有人探路,好!

    “好了,我们出发!”

    看到猪羊诱饵入林,李元吉一下子元气充沛,干劲满满的驱动了自己的马。

    由于李世民到来的不快,似乎是一下子全都没了似的。

    李元吉自己前进时还不忘转头冲着马凡喊了一声。

    “宗师,等着我们的好消息,回头就让宗师见识一下元吉的射术!”

    喂喂喂大哥,别立flag啊!!!

    马凡听着这话慌得很,立下了这样的flag,他到底是会射我一箭,还是会射他自己一箭?又或是其他人射我或他,又或是其他人一箭?

    比如身边的李秀宁。

    犹豫了一下,马凡还是对着李秀宁建议了一下道:“殿下不着甲吗?”

    自己一身甲,还是很安全的。

    李秀宁是真的不明白马凡为什么着甲。

    要知道马凡是一个宗师,万人大军都围不死的存在。

    对于马凡的行为,她只能理解为马凡喜欢盔甲。

    所以她对马凡邀请她着甲,李秀宁笑着拒绝道:“宁武道不出色,着甲怕是会影响行动。”

    嘶--这可真的是一次另类的视角。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几十斤的甲穿在身上会影响行动力。

    真正的武道宗师,几十斤的重量有等于无,绝对不会影响其行动力,但是马凡并不是啊。

    所以现在问题来了,如果有兽潮,不穿盔甲会不会逃的更快一些。

    但是如果是李元吉打猎误伤的危险,着甲又似乎更安全一些。

    要知道就是后世,几个人一起去打猎,都频频传出误伤,更何况这有数千人。

    纠结,分外的纠结。

    最后,马凡还是没脱甲,他选择了见机行事。

    真有兽潮时再脱。

    ……

    后世的太原城附近是个什么地形,马凡不知道,他没去过。但是这个世界,太原城出十里就是大小山峰数十座。

    山多,野物就多,但是李元吉一直没有出手。

    按照李元吉的说法,就是外围没什么好打的,到了里面,才有打猎的价值。

    他是老手,听他的。

    不过这个世界的人素质是真的很好,人走马行的一个时辰左右的时间就越过三座山峰,到了相对深的老林里。

    如果是后世,能爬一座山就不错了。

    森林里光线阴暗,笔直高大的树木遮住了绝大部分阳光,只有斑驳稀疏的光线透过树木的枝叶照射进来。使得森林格外地神秘诡异。森林里弥漫着飘忽不定的迷雾,却出奇地安静,仿佛所有生灵都未曾涉足此地。

    这时候就见李元吉乱兴奋的说:“就这里吧,上回那只大虫没有打到。看这里鸟兽无声,必定是藏在附近。把猪羊放下来,在这里做准备!”

    呃,大虫?

    老虎。

    马凡下意识的就是打虎犯法。毕竟现代社会生活了二十多年,天天听宣传老虎是保护动物。

    好在反应的快,想到这是古代,才没有说出“保护老虎”这等可笑的语言。

    而现在么……听说老虎很补的。熊掌吃过的,老虎肉也不错的说。

    保护老虎?

    你对着那些被老虎吃了的人说说试试,看人家打不打你?

    听了李元吉的命令,两个军汉将各自的麻袋放下,解开麻袋口子,牵出了里头一只小山羊和一只体型不大的家猪。

    不是为了节省。李元吉打猎从不知道节省。而是猪在没阉前,羊在逐水草而居的情况下,真的很难长多大。

    而且因为长途跋涉被扛着,这两只家畜被晃的是头昏脑涨,都没怎么叫唤。

    牵出猪羊,二人把绳索系在两颗树上,然后拔刀在猪羊后腿上轻轻一抹,猪和羊的后腿立刻出现了两道伤口。

    “吱~~吱~~~”“咩……”

    吃痛之下,两只家畜立刻挣扎起来,想要逃跑,但绳子牢牢绑在了树上,根本无法逃脱。

    这时候,李元吉带来的人马果断分工合作,有十数个直接上了树。

    登高观望,等待猎物的出现,好通知李元吉。

    而其他人也立即退出去,藏匿在四周。

    一时间,山里安静了下来,除了受伤的猪羊一边嚎叫一边左突右撞的声音,只有一些惊鸟的鸣叫偶尔响起。

    很明显,他们是随李元吉打老了猎的。不然不会这么的默契。

    然而,这一等就等去了一个时辰。

    ……

    “咕…咕咕…咕~~”

    受惊的鸟见人类对它们没有威胁,重新回到了树上鸣叫。

    十数个上了树的哨望手,透过树冠和叶片努力搜寻着猎物的存在。

    一个时辰的折腾,也就是两个小时。山羊和猪已经累了,从开始的躁动不安胡乱冲撞,到现在趴在地上休息。

    “都已经过去这么久了,那大虫还来不来啊?”

    李秀宁压低了声音,似乎是询问,又似乎是自言自语。

    李元吉的脸色发黑。

    好容易家人与宗师认可了自己的打猎,家姐亲自的邀约。

    就这?就这么不给面子的吗?

    要知道目前李唐还活着的兄妹四人,最出名的就是李秀宁了,连李世民这时候都比不上。

    多大的脸啊!大虫竟然这么不给面子,不出来?

    (感谢“神圣紫龙帝君”“天下几分但我独占三成有余”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