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跳舞的帆布鞋 作品

第538章 出其不意

    挂断电话,随手甩在副驾驶上。

    发动车子离开了。

    二十分钟后,车轮与地面发出巨大的摩擦声,稳稳的停在停车位上。

    男人拉开车下去。

    在门口等候已久的助理,像是看到救星般,就差热泪盈眶了。

    韩艺鸣顶着他火热视线拿出钥匙,打开门,换鞋:“什么东西?”

    助理跟在他身后换好鞋,从包里拿出一分文件递给他。

    “这是付哥让我拿来的,说让你好好看看。”

    拿着东西走到沙发上坐下,翘着二郎腿,懒洋洋的翻着手里的文件。

    听见助理的话,鼻子里发出一声轻哼。

    助理直奔厨房而去,顺手拿着杯子接了水喝完两杯,总算压下喉咙眼的干涩劲。

    翻完后,韩艺鸣将文件放在桌上。

    助理凑过来,小心翼翼:“韩哥,有何指示吗?”

    虚了他一眼,韩艺鸣嗯了声。

    助理不明他的意思,看着他。

    将手枕在脑后,语气随意,可心情好上许多:“就那样吧。”

    助理眼睛一亮:“这么说,韩哥你是答应吗?”

    “唔,你去联系吧,看是后天还是什么时间把合同签了。”

    文件里内容非常简单,就是邀请他去参加一档唱歌的综艺节目。对于韩艺鸣现在的名气,请到他这档综艺就大发了。

    至于为什么答应,一方面片酬可观,另一方面韩艺鸣是真的喜欢唱歌。这档综艺他简单的看了一下,基本上参加的都是真心喜欢唱歌的歌星。

    距离上一次唱歌,韩艺鸣已经不记得具体时间了。一直演戏演戏,他演技都已经精益不少了。

    现在好不容易没人在勉强他,他只想好好的唱自己的歌。

    助理心里乐开了花,第一次见韩哥这么豪爽。当然心里是真心为他感到高兴,他是知道韩哥不喜欢演戏的。

    现在终于可以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是该值得高兴。

    满口答应下来:“韩哥,你放心,这件事情你交给我,我肯定办的妥妥当当的。”就差拍着胸脯保证了。

    这是韩艺鸣自己的公寓,两室一厅。房间收拾的特别整洁,最主要的是这里保密性特别强。

    很多明星都住在这一带。

    公事说完,助理叮嘱了他几句,然后马不停蹄的离开了。还要赶着回去跟付哥复命。

    他离开没多久,门外的铃声响了起来。

    闭着的眼睛不耐烦的睁开,他这拖鞋走到门口,将门拉开。

    由于垂着眼,并没有看见门口的人是谁。只以为助理忘了东西,回来上来拿。

    他侧身靠在门框上:“要拿东西,快来进去拿,拿了就赶紧滚。”

    刚刚本来要睡着了,突然被吵醒。任脾气再好的人也忍不下这口气,语气带着不耐。

    站在门外的人顿了顿,气氛突然凝滞下来。

    半天不见门口的人动,垂着头的人抬起头:“你,”

    然后直接哑住了。

    “我怎么?”女人优雅的笑了笑,看着他:“我儿子不带媳妇儿回去给我看,我总可以自己来看看吧。”

    没错,站在门口的正事韩艺鸣的母亲,韩氏集团的副总裁。

    付闽。

    此刻,她似笑非笑的盯着韩艺鸣。

    母子两对峙一番,最后还是作为儿子的韩艺鸣败下阵来。

    在头上挼了一把,无奈的看着来人:“妈。”这声妈已经是服了软。

    两人只从韩艺鸣进娱乐圈开始,就一直不冷不热。两个都是脾气倔的,谁也不肯先服软,就这么一直耗着,一耗就是几年。

    要不是付骁给他姐发了消息,只怕现在也不得解开。

    当然,韩艺鸣现在还不知道原因。只以为付闽突然想开了。

    付闽听见这声久违的妈,心里一阵复杂难言。

    因为这声妈,付闽彻底板不住脸。哎了一声,直接走进去。

    身后韩艺鸣关上门,摸了摸鼻子。

    “不是说了时候到了,我会带她回去见你们的。”

    “你说的时候到了是什么时候?”

    韩艺鸣一时也说不准,因为他不知道江辛月什么时候做好准备。

    付闽瞪了他一眼,就知道是糊弄她的,什么时候没到,就是不想给她们看。

    韩艺鸣有苦说不出。

    就见他妈绕着屋子转了一圈,最后转身看着他:“你老实交代,你真的给我找着儿媳妇了?还是假的?”

    “真的,这种事情,我有必要骗你?”

    付闽想了想,还想是这么回事。

    可她绕着屋里转了一圈,没有看见一样女人用的东西。这件屋里干干净净,只有韩艺鸣的生活用品。

    鞋柜她都拉开看过,没有女士拖鞋。

    睡得好好的,迷迷糊糊突然打了个喷嚏,直接给打醒了。

    揉揉眼睛,江辛月坐起身,迷迷瞪瞪的走进洗手间。

    好不容易把人哄走,韩艺鸣身心疲惫,瘫在沙发上一动不想动。

    上次官宣后,他的热搜整整挂了三天,直到第四天才慢慢降下去。没有出现意料之中的脱粉回踩,一整条滑下去全部都是祝福。

    过去一星期,大家的生活又不正轨。没有人在揪着这件事情不放。黑子想那这件事做文章都没人买账。

    “韩艺鸣,我们结婚吧!”她认真的盯着他,语气温柔又坚定。

    过了这么些天,他还记得她那时的神情。

    他听见自己胸口传来扑通扑通的心跳声,那么响那么急。

    现在那种感觉还清楚记着。

    时钟嘀嘀嗒嗒走着。

    **

    穿洋过海的另一边。

    男人站在窗前,眺望着远处的海洋。夕阳照射在海面上,波光粼粼。

    另一人站在他身后。

    “阿霍,你看是不是很美。”半响听见他说。

    男人转身,刀刻般的脸庞,那双深邃有神的眼睛盯着他。

    严霍抬眼看了一眼,收回视线,低声开口:“大哥,这次的事情,”

    男人笑着打断,摆摆手:“我知道,你无需跟我解释。”

    严霍看着他,男人已经转身往里走,回到椅子上坐下。

    看着严霍接着说:“不过,你带在身边的那个小孩,还打算一直待在身边?”

    房间一时沉默下来。

    男人也不催他,非常耐心的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