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四君 作品

第346章 无法开启的甬道之门。

    所以,只要弟子们离开这里,在走出外面的那条甬道,隔着一堵厚厚的墙壁,外面的人根本看不到禁地最深处的情况,自然也就无法知道微尘子会在那里面做什么了。

    “这个……微长老,这样做是不是有点不妥呀?”茗烟虽然担心自己未来的仕途,也能分得清楚主次,章宗主让他看住微尘子,所以哪怕他在这里胡作非为,茗烟也能够暂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作没有看到。可现在的情况就明显发生了变化,跟之前不一样了,微尘子这么做的话,不就等于他的人不在茗烟的视线内了吗?茗烟看不到微尘子的人,就无法了解他的动态,万一,这是微尘子故意施法的烟雾弹,故意把他们全部吓退,等他们的人彻底退出来,这里只剩下微尘子一个人,他乘机逃跑了,该怎么办?

    要真的这样的话,茗烟就算有10条命都不够赔的。

    所以,他必须要硬着头皮拒绝。

    穆辰抿了抿嘴唇,似乎是在竭尽所能的尽量安抚他内心的情绪,好不让他的愤怒直接涌出来。

    “别跟我说这些,在这里,我就是你们的领导者,你们必须听我的,不然,我就将你们视为背叛宗规,背叛玄天宗的叛徒,有我的话在,你们就永远别想回到玄天宗,明白了吗?”既然已经搞清楚这些人的命脉,穆辰就很清楚该怎么说才能够让他们全部吓退。

    “可是……”

    “你还要可是?你是真的觉得我这个一宗长老不敢把你这个普通弟子驱逐出玄天宗吗?那好,你要是不相信的话,我可以试一试,别以为你的背后有章宗主撑腰,你就有恃无恐,我在玄天宗的地位无人可以撼动,真到了那个时候,你觉得玄天宗上下是选择相信我,还是会相信你们?”

    茗烟再次傻眼了,微尘子既然都敢这么说了,可见他这一次是真的动了真格,而且也是真的动了怒气,前面几次,无论茗烟如何跟他迂回讲理谈判,微尘子就不会那么生气,但是现在,要是茗烟在敢反驳,带头反对微尘子的话,茗烟觉得不会有好果子吃。

    “我知道了,微长老您先不要生气,生气伤身呀,您让我们怎么做,那我们就这么做好了。”面对这样的微尘子,茗烟实在没辙,他只能暂时退一步了,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尽量不要惹怒微尘子,不然待会他会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来,茗烟想都不敢想。

    在玄天宗内,微尘子的能力大家都有目共睹,可与此同时他的偏激跟刻薄,也是人人都知情的。这人一旦在气头上,在被刻意激怒,真的会做出很多可怕的事情。

    茗烟说完转过头来,冷漠的命令其他人,“你们还愣在这里干嘛?微长老的话,刚才你们都没有听到吗?还不赶快离开这里,把这片区域让给微长老。”

    其他人也不傻,他们心里就算再不服茗烟,也都跟他共事了许久,所以一言一行甚至一个暗号,都不用明说的,大家都能够很快心领神会的明白是什么意思。

    从茗烟的表情上也都可以判断出来这件事情的严重性。

    “好,我们这就退出去。”大家在惊愕之中,全部转身走出甬道,来到了禁地的第二层,而第三层就是穆辰独自待着的地方,这二者之间隔了一层相当厚实的墙壁,所以哪怕茗烟费尽心思,非常努力的竖起耳朵趴在墙上偷听,也什么都听不到。

    其他人脸色沉重道,“茗师兄,刚才的情况你也看到了,这个微尘子到底在搞什么鬼?为什么好端端的把我们全部都赶出来了?你一个人留在那里面?该不会让我们取下那只断臂只是一个幌子吧,其实他的目的在于禁地内的结界跟阵法?”

    茗师兄摇了摇头,“不知道,看不到他在里面做什么,也听不到他发出的声音,所以这个微尘子到底是什么目的?根本就看不出来,只是这个微尘子的举动太奇怪了,不知道你们还记不记得之前发生的事情。”

    说着说着,茗烟忽然提到了他之前的那个还没有得到解决的疑点,就是一开始开启禁地大门的时候,微尘子种种反常的行为,他似乎根本就不知道怎样才能正确的开启鹿野园的大门,所以第一次的时候,在想着要用强力破开,差点把他们所有人都害了。

    再加上现在这个反常的举动,这前后一联想,很难不让人觉得,微尘子有问题。

    “是呀,还有一开始进入禁地的时候,我感觉这个微尘子似乎对这周围都非常陌生,之前要不是有我们的提醒,我怀疑他根本就不知道禁地内部有着各式各样的结界跟阵法,然而……这就有问题了,按理来说了,微尘子以前就来过鹿野园很多次,对这里面的情况足够熟悉,所以章宗主才敢亲自认命由他来处理这次禁地内出现异常情况的原因,微尘子怎么可能会连开启大门的方法都不知道呢。”

    经过茗烟的提醒,大家好像都回忆起来微尘子前后的一些不太对劲的举动。

    “看来,是我们被骗了,走,咱们赶快再进去,我倒要看看这个老家伙到底在打什么算盘,可千万不让他给跑了呀。”茗烟是越想越不对,心里突然有了不安的感觉,便又带着人进入甬道中,想去看看微尘子在里面做什么。

    然而让他们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这禁地的第3次他们出来了容易,想再进去可就比登天都难了。

    等到众人来到甬道口的时候,他们才发现,甬道的小门被人从里面锁死了,任由他们如何努力,拼尽全力的破开这扇门,也依旧没办法进去,那门坚固无比,又似乎有人在门后设置了法阵,导致这群弟子,就算是施用自己的法力,也同样无济于事。

    甬道口的门始终稳如泰山,固若金汤,纹丝不动,不受任何外界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