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轻 作品

第460章 有奇效的界花残片

    常思过连续劈断下方涌出试图阻挡他攻击的鬼手,“嗤嗤”火焰中冒出难闻烟雾,刀光以摧枯拉朽之势,劈中下方一截暗绿色有无数疤瘤的嶙峋树根。

    树根约手臂粗细,怪蛇一样大半钻进地面。

    “咔嚓”,鬼手树妖扭曲着断做两截。

    火和金克木,拥有空间属性的树妖本质上还是木,挡不住常思过全力一击。

    留在地面一段树根的断截面,猛地喷出溅射状暗绿汁液,“噗嗤”浇灭往地下烧去的火焰,一道寒光跟着射入那片地面,不受地面阻挡,瞬间不见踪影。

    从背后疾射来的尺长箭矢,还没射在常思过身上,被“轰”一声往外腾起的火焰吞没,化作一道道扭曲的活物在火焰中发出“嘶嘶”惨叫。

    却原来暗树魑精射出的箭矢是用一种叫铁竹妖蛇的妖物炼制,很是阴险狠毒。

    用特殊手法炼制过的铁竹妖蛇,水火不浸,獠牙尖锐,能喷射腐蚀护罩的剧毒,还能在接近目标瞬间改变方向,攻击对手的薄弱,防不胜防。

    一般的法宝能防得了箭矢的獠牙,也难防近距离的毒液。

    加上暗树魑精射出的不是一支两支这种箭矢,而是接二连三的密集攻击。

    普通的法术火焰,难伤铁竹妖蛇皮毛。

    但常思过在察觉不对使用出的火焰,非同普通火焰,其中夹杂丝丝紫焰的能量,顿时把所有射来的“怪箭”烧出原形,他一刀没能完全斩杀断尾遁地的鬼手树妖,脚下虚踩几下,整个人倒立着把刀势转了过来,风车一样,对着三十丈外吃惊的暗绿人影,狠狠一刀劈去。

    刀光如稠,杀意充盈。

    暗绿人影识得厉害,往树桩一贴,整个人影连同手中弓箭消失不见。

    “嘭”,本源刀气迸发,五丈高的大树桩爆成碎片,地面出现一线十数丈绵延斩痕。

    “主人小心,那是暗树魑精,擅长木遁,非常难对付。”

    幽姬传音解释,又喜道,“主人,我找到鬼手树妖了……”话未说完,隐藏的幽姬突然在空中显出身影,身上光影剧烈波动,颤声道:“我中毒了……”

    常思过一惊,怎么可能?

    他对幽姬的本事很了解,大部分毒物对无形无质的幽姬不起作用,再则那什么暗树魑精是用怪蛇箭矢射他,又没有针对幽姬,怎么就中毒了呢?

    而且看反应,幽姬体内的毒液爆发很猛烈。

    常思过唰一下把手中的断水刀收进刀鞘,在胸口作势一拔,再拔出的是与断水刀一模一样的杀心刀,这次面对的两个对手,都是异常狡猾,手段厉害,连幽姬都莫名其妙中毒。

    小洞天内他无所顾忌,决定要使出雷霆手段,先解决一个。

    “是木毒……我先前吸收的妖兽能量,有问题……”

    幽姬有些控制不住人形身影,变作了一团光影,断续道。

    常思过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好阴险的算计,早在动手之前,鬼手树妖已经开始算计他们了,故意争抢地面的冰晶颗粒,诱惑幽姬上当吞噬妖物能量,他挥手把痛苦的幽姬给收进空间内,让幽姬借助魂塔来镇压化解体内的异种木毒,免得不小心再遭鬼手树妖暗算。

    他现在腾不出时间来帮助幽姬,也不懂丹药毒药。

    先想办法解决联手的鬼手树妖和暗树魑精,至少也要先解决一个。

    地面有无数细小鬼手钻出,空中高处也有无数的鬼手若隐若现,断去一截的鬼手树妖又不知藏去了哪里?

    常思过发现那个暗树魑精,出现在他身后五十丈外的一颗大树干上,身影清晰,半探着身体,穿着树皮一样的衣服,顶着满头暗绿小辫子,一双幽绿眼珠子显得有几分鬼气,暗绿色面孔上带有一丝诡异狞色,双手握弓箭,却没有射箭,显然是在等待更好的时机。

    常思过没有立刻发动攻击,他也在等机会出现。

    否则把空中地面的鬼手斩杀殆尽,也伤不了鬼手树妖的性命,还可能打草惊蛇。

    缓缓落到地面,他落足十丈之内,鬼手销声匿迹,附近的枯枝腐叶尽化作烟雾灰烬,烧成了一片白地,转身再面对暗树魑精。

    暗树魑精见得这个人类露了一手无形的高明火技,脸上出现警惕之色。

    身影往树干一贴,暗树魑精再次消失不见,他察觉眼前这个人类太厉害,给他心惊胆战不敢面对的心悸,他干脆遁走,不与对方朝面。

    常思过足底下延伸出两根黑色枝条,钻入地面,迅速分出许多细细枝丫往四处蔓延,黑荆树妖第一次出战,还是对付五阶的鬼手树妖。

    它战意高涨,在附近层层布防。

    它嗅到了不一样的木灵气和让它垂涎的能量气味。

    常思过传音嘱咐几句,他只要黑荆树妖能缠住鬼手树妖,使得鬼手树妖显出本体,不指望四阶的黑荆树妖能够打赢鬼手树妖,这不现实。

    他用天眼术仔细探查,随时准备发起攻击。

    脑子里在分析,幽姬是中的什么木毒?如果是五阶鬼手树妖捣鬼,为何前面交手好些个来回都没有事?

    突地灵光一闪,用意念摄取了木魅送他的那块“护身符”,把界花残片送到魂塔上方,传音道:“幽姬,你试试用这块界花残片解毒。”

    好不好使,他也不知道,姑且一试。

    这处小洞天是用界花残骸为主体搭建,他暗自觉得,作为妖木祖宗的界花,对付木毒应该有些神奇作用?

    幽姬化作光团悬浮在魂塔底部,利用滚滚寒气,一丝一丝的抽取与她魂力纠缠的异种木毒,进展缓慢,还要分心对抗木毒对她魂核的攻击,短短片刻间消耗不小。

    听得主人说的“界花残片”,幽姬立即用魂术裹了暗蓝色石片,随即察觉石片上有精纯木妖本源能量,道:“我且试试。”

    才把残片接近光团,一丝丝晦暗木毒如飞蛾扑火,飞快地钻入残片。

    幽姬大喜,她也不管是界花残片的功劳还是其内的木妖本源能量在起作用,幽光一闪,把残片整个覆盖住,也就数息,困扰她的阴险木毒被拔出一空。

    她吸收的其它能量,还在继续转化为她需要的魂力。

    “主人,这残片很好用,木毒解除。”

    常思过也没料想到界花残片,有如此奇效,简直是石到毒除。

    还真不愧木魅说的“护身符”之名。

    收好界花残片,常思过询问几句,见幽姬又恢复得生龙活虎,坚决请求出战,便不与她客气把幽姬放出空间。

    怎么做幽姬自有主见,他不去管隐身的幽姬,继续搜寻鬼手树妖和暗树魑精的身影,在树林里对付两个木属性家伙,还真是吃亏。

    “主人,发现鬼手树妖踪迹!”

    幽姬传音道:“我先前打在鬼手树妖身上的那枚玄冰寒针,它还没有完全弄出。”幽姬瞥一眼主人手中让她有些惊心的刀,继续传音:“是活擒还是直接击杀?”

    “杀!”

    常思过撂下一个很干脆的字眼,无视空中和附近地面蠢蠢欲动的鬼手爪子。

    难怪鬼手树妖搞出如此大动静,原来被幽姬那一击暗算到了,在玩虚张声势的名堂,以做拖延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