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家老三 作品

第337章 路途中-游戏

    “.....看好了。”

    “喔哦哦噢!”“好漂亮。”

    夜幕下,人们的载歌载舞已停,各自在车上或者地上打好铺,篝火已没有之前的旺盛,只余下半人高的残火,发出橘红色的光。

    营地上已经安静了很多。

    阿尔伯特背靠着车辆轮胎,塞西莉娅靠着他的肩膀,用尾巴缠绕在心上人的腰间,两人身前趴着好几个男男女女的孩子们,观看他指尖的光影秀:

    金色的光影碎片从他手中迸发出来,维持着,点点碎屑在黑暗中流淌成涓涓细流。

    然后细流中跑出动物,飞鸟走兽等等,拖着光的丝带在孩子们的头顶跑了一圈,再回到男巫手中,起舞,看上去充满了自然的生机,接着又钻回到辉光溪流中,直到两三秒钟后,一只小猫大小的马儿“羞怯”地走出来,在他们好奇、欣喜的目光中,踏着草地走向孩童。

    很快,第一个孩子摸到了辉光小马温暖“柔软”的身躯,他们很快开始对马儿的抚摸,直到它开始挣扎,才将其放下。

    “咴。”

    刚一落地,它就打了个响鼻,消散在空气中。

    “这也是魔法?”

    一位男童最先抬起头看他,眼中充满了憧憬。

    “嗯,简单的拟态。”

    控制空气,制造魔法符文,使其位置形状,发光,进行种种动作,不具备生命,但伪装成生命哄一哄小孩子已经够了。

    阿尔伯特继续着光影秀——这次是星空,他还原了银河系。

    “孩子们———这是我们所在的,在宇宙中的位置....你们知道大家脚下的是个星球么?”

    他现在看上去很温柔且亲切。

    在小孩子不给他制造麻烦的时候,他还是蛮喜欢他们的,男巫认为,孩子代表了未来,和某种程度上的可能性。

    “知道!”

    一个小女孩抢答道:

    “我们在塞德拉斯星球上,这是个球,它有引力让我们不会掉下去,塞德拉斯围着伊莱转,伊莱围着更大的东西转!”

    “除此之外呢?”

    他们互相看了看摇头。

    “除了围着恒星转的行星以外,还有很多种天体。”

    阿尔伯特操纵着光为孩童们讲解着种种阿瓦兰迦还不曾发现,或者知识未曾普及的天体,包括中子星、白矮星、黑矮星、黑洞、伽马射线、粒子流、气态巨星、小行星和彗星等等,尽皆在他手中汇聚成一场精彩的表演————淡蓝色的辉光丝线在他们的上方搭建出一个,总体直径五米左右的迷你星系。

    “.....所有这一切,才是我们现在看到的世界。”

    男巫停下来,看到他们还注视着那“星河”,合上了手。

    星系随之消失不见。

    “该睡觉了。”他笑了笑,“时候不早了。”

    “诶———”“什么啊.....”

    孩子们带着遗憾的神情从草地上起来,回到各自的家人们身边,时不时回头看看,不远处,几个家长在与阿尔伯特视线相交的刹那,都无声地笑着说了什么,他看清了他们的口型———【谢谢】。

    接着有孩子在父母的督促下拿出纸笔和课本,把他刚刚讲解的东西简短地记录下来。

    阿尔伯特似乎被当成了天文学老师。

    “.......莉雅?”

    他背靠着轮胎。

    察觉到身旁的塞西莉娅情绪低落。

    她怔怔地看着不远处的孩子们发呆,似乎想到了什么,又回过神来,对男巫笑了笑,好像什么也没法发生:

    “诶嘿~”

    然后阿尔伯特攥住了猫娘的手,将温度渐渐浸润过去。

    他知道她在想什么。

    ———智慧种族之间的生理结构存在差异,尽管能够互相结合,但生育后代的可能非常低,即便有发生在现代的种族融合现象,那也是在漫长岁月中积累出来,才有如今的规模。

    极少数不那么幸运的异种家庭,可能一生都没有后代。

    “莉雅。”

    他看着她的眼睛,深褐色的眼底倒映出女孩那微微颤动的竖瞳。

    他们久久地对视着。

    “我....”

    她退却了,微低下头。

    “这不重要。”

    阿尔伯特牵着塞西莉娅的手,往自己拉过来。

    “.....嗯。”

    她的声音有些发颤,猫娘眼眶微红地靠着他的肩膀。

    “对了。”他说,“提几个意见。”

    “怎.怎么了?”

    “能不能不要那么可爱?你太可爱了,每天早上看到你我心里的阿伟都要被萌鲨一次,还有,能不能别那么聪明,这样我感觉什么事都离不开你。”

    他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不断地说:“还有猫耳也太好看了让我老是想搓一搓揉一揉,你的眼睛怎么那么漂亮?不管多少次都看不够,还有你的性格能不能改一改不要那么活跃?不然这样习惯了,没有你的时候就根本提不起劲,这样叫我怎么工作呢?还有....”

    “什么呀!”

    她终于笑了,锤了他一下,想说什么,又把头埋进他的怀里。

    “你的体温怎么那么刚刚好?天气冷一点我都想整天整夜抱着不撒手。”阿尔伯特继续说,“天气暖和一点我也不想撒手,再热都不舍得松手,还有,为什么我一看到你心情就很好,别的女的再漂亮也觉得没你好看,还有...”

    “犯....犯规.....”

    猫娘声如蚊呐地说道。

    “能不能稍微给我的心里多留一点点空间?现在我心里除了学习研究就全都是你根本塞不下别的东西,害得我白天想夜里想,停不下来似的,还有.”

    “唔!”

    塞西莉娅自暴自弃似地放弃抵抗了,一口衔住他的肩膀,从阿尔伯特的角度刚好能看到她的耳朵,红透了,几乎能滴出血来。

    “我家老婆天下第一,我说的,在我这儿绝对是天下第一。”

    “咿呀————”

    猫姑娘用力锤了他好几下,接着整个人瘫在了他身上。

    “呜嗯———”

    谁家的水烧开了(笑)?

    “好了。”

    黑发施法者抱紧了他的妻子,他笑了:“睡觉啦。”

    这场进行到一半,前往首都参加庆典,中间绕道去看猫姑娘家乡的旅途到这里终于有趣起来,而且比之前在船上大半个月都要有意思的多。

    她看了眼不远处愈来愈微弱的篝火,闭上眼睛:

    “不准松手哦。”

    “嗯。”

    荒野驻扎的夜晚至此告一段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