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家老三 作品

第336章 路途中-故事

    又看到一种前所未见的怪奇生物。

    “这是什么?”

    他问。

    塞西莉娅靠在他肩膀上,随口答道:“箭草,还有草精灵。”

    此刻,他们正在野外的营地上,车队没能在入夜前到新路都,于是在荒地驻扎,所有车辆围成一圈,圈中央燃着两米高的篝火,不少人围着篝火起舞,唱歌,其余人靠着各个车辆的轮胎,面对篝火,看书、写字、聊天或者用手机大小的【魔能放映器】看视频,各有各的事做。

    男巫看着篝火,内心平静依旧。

    他随身带着破魔炸药,子弹装满。

    阿尔伯特毕竟是个军方挂名的研究员,他有配发的枪械。

    这会儿男巫手里握着一只长着像蜻蜓又像蝴蝶的肥大翅膀的生物,它看上去身形细长,并有八对复足,翅膀散发着淡淡的蓝光。

    这是一种小型肉食虫。

    它翅膀上散发的磷光是用来在夜间吸引蚊虫的,这种不起眼的小巧生物虽然身形臃肿,但非常灵活,它比起普通昆虫,在【能量循环系统】-(也是巫师施法修行的根基)上相对进化许多,它能在一定程度上控制气流为自己加速。

    男巫是在草丛里抓到它的。

    再如何灵活,这种小生物的敏捷在正统修行者面前都不值一提。

    “滋滋————.”

    阿尔伯特松开它。

    它尖叫着钻回不远处的草丛里,然后熄灭翅膀的光芒躲藏起来,一时半会儿不会出来。

    此时的草丛已经枯败,但剩余的枯枝烂叶仍能提供庇护。

    ———或许它只是饿极了才跑出来求生而已,正常情况下它应该把自己埋在土里,等乱纪过去,然后春天到来。

    男巫注意到它的翅膀很残破。

    “那这个?”

    “我做给你看,喏。”

    塞西莉娅拿过他手中质感近似于竹子,整体笔直,已经枯黄的纤长植物根茎,整理了下它末端余留的草叶:

    “这个啊,相当于尾羽,然后我们把头上削尖,或者烧焦磨尖也行,接着———”

    她对准不远处的树桩,随手一掷。

    “笃.”

    箭草就伴随着破空声深深刺入树桩中。

    “相当于箭矢啦,老家那边年纪大点喜欢打猎的都会用这个。”她想了想补充道,“不过他们信上说现在打猎的越来越少了。”

    猫娘顿了顿,又说:

    “但这个长度有限,圆弓和长弓用不了,只有短弓能用。”

    阿瓦兰迦人的弓统共三种:起自精灵的【圆弓】和古代人类、兽人常用的【长弓】、【短弓】。

    【圆弓】我们应该介绍过,就是从韧性极强的树木中取出直径约半米到一米的“木环”,经过特殊处理后,就能把箭矢搭在上面,从任何一个只要使用者觉得顺手的角度射出去,它无需保养,没有弓弦,即拿即用,作为近战武器也不错,有配套的【弓斗术】,但重量是传统弓的两倍以上,自然,这点重量对古代精灵来说不成问题。

    精灵人可不是什么纤弱的种族。

    真弱的早绝种了。

    余下两种,顾名思义。

    “短弓”-弓身长度半米多,猎兔子、狐狸还有鱼用的。

    “长弓”-弓身一米以上,猎狼、野猪等中、大型动物,并且运用于古代人的战场。

    “喂!那边的朋友,喝一点吧!”

    有人招呼道。

    “对不起,我不会喝酒。”

    阿尔伯特故作羞怯地向后缩,摇头说。

    那人没再劝。

    “冷么?”

    他整理了下盖在两人身上的毯子。

    “有点。”

    于是他攥住了猫娘的手,热量丝丝缕缕地渗透到她的身体中。

    “看到了么?莉雅,星星很亮。”

    阿尔伯特伸出手指着天上。

    “看到了。”塞西莉娅这时才注意到满天星空,笑了出来,这里没有城市的路灯光污染,又正是个无云的夜:“那是北极星。”

    “那个呢?”

    “大角座。”

    “听我讲个故事吧,一个宇宙背景的故事,故事就在那里,大角座。”阿尔伯特讲道,“故事从.....一个外星文明开始。”

    “!”

    她来了兴趣,往他身上挤了挤。

    “那是在,很早很早以前,在大角座星云的某个角落里住着一群外星人,他们富裕而光辉,充沛的资源和社会分配养育着每个人。”他想了想说,“直到某一天,他们的恒星伊莱发生了氪闪。”

    “氪闪?”

    “就是恒星的寿命期限到了——比方说一个大小正好的恒星——有一天,恒星发光发热的主要燃料,氢气烧得都差不多了,就生成了氦,它的【燃烧】比氢气暴躁得多,会把恒星吹大,变成红巨星,这样相对来说本来温度适合生存的行星就因为相对位置变近了,变得不再适合生存,这个过程叫氪闪,而且再之后,聚变燃料全用完了,衰老到尽头的恒星爆炸,或者坍缩。”

    阿尔伯特知道他所阐述的涉及到天文学的概念在这个世界还缺乏系统性的理论,所以他解释了下。

    “.....再之后呢?”

    “再之后,大角星人就需要去找新家。”

    “摆在他们面前有两个选项,乘坐飞船,或者想想办法将整个母星带走——他们最终选择了第二个,看起来更困难的选项,带着母星去前往适合生存的恒星系。”

    “.......”

    讲到这儿男巫顿了顿,他发现不远处有好几个人在悄悄听他的故事,他笑了笑:

    “为了跨越以光年记的旅途,他们将生存环境从地上转移到地下,重新建造城市,然后建了许许多多个山一样大的喷射器,推动星球,为了维持这一切的运作,他们制造了重聚变,简单地说,就是。”

    “烧石头。”

    “?!”塞西莉娅一惊,坐起来,转头,“烧石头换能量?”

    “对,用物质换能量。”

    他扫了眼不远处听得起劲的几人,权当没察觉。

    “后来呢后来呢?!”

    她兴奋的问。

    “后来他们到了目的地,一直很好地生活下去。”

    “真的有这样的外星人?”

    “从概率上来说,有的。”阿尔伯特点头,“无论多小概率的事情,在无限中都有可能发生。”

    在此基础上,外星文明肯定存在,他自己就是证据。

    “他们真的生活得很好么?”她又问,“那些外星人?”

    “我不知道,这个故事只有有一天我们能飞到那里去,坐上我们的飞船。”他指着远方的星座,“能够看到那里,才知道故事继续发展是什么样。”

    那应该,是个很精彩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