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家老三 作品

第233章 准备

    “老婆,板子。”

    “欸。”

    临时假期开始后的第二天,阿尔伯特家的准备工作进行得非常迅速且高效。

    二层楼高的小楼顶上,背后延展着成对的总“翼展”约为6米的暗金色辉光丝状物的黑发年轻人正在做着简单的“魔能器械桥接”。

    简而言之就是将能够汲取热能和光能,并导向储存设备以供使用的【采能板】.....听上去就像太阳能板,使用起来也像太阳能板的玩意儿装上去,阿尔伯特正在刻画魔能构造,并以他背后延展出的这些辉光丝状物为辅助,使安装完好的采能板能够将能源正确导入到存储设备中,以便在之后的数周为家中供应足量的稳定能源。

    “好了。”

    现在整个屋顶都被钢板完全覆盖了。

    男巫轻轻敲了敲脚下的钢板,并透过视线中观察到的热量走向大致检查了下钢板下方的运输管道....有极少溢散,在正常范围内。

    “那我们可以休息了?”

    “嗯。”

    然后塞西莉娅打了个哈欠。一只手揉了揉眼睛,拉住阿尔伯特的手,往楼顶边缘走。

    “快—点—过—来——!”

    她略有些强硬的拖拽着他往休息的地方去,飞下屋顶,进入到二楼的书房中。

    现在窗户开着,但冷风被隔绝在外,屋里很温暖。

    阿尔伯特看了眼她,会意地在书房里的小沙发上坐下,接着她一头栽倒在他怀里,把他当成了人形坐垫,蜷缩起来,伴随他抚摸头顶,眯起眼睛,从喉管里发出“呼噜噜”的声音,没一会儿就全身上下都放松下来,发出均匀的呼吸声——她最近睡意十足,和他前段时间差不多,可能是季节问题。

    男巫用精神力触须轻轻关上窗户,顺手从随身空间里取出毛毯,把猫娘连同自己一起盖上,接着缓慢地试图将被压住的右手抽出.....

    “唔.....”

    塞西莉娅安详的神情中多出一丝不悦,拱了拱,但在他抽出右手之后用那只手抱住她的同时一下子继续安详下去。

    猫姑娘看来没有真的睡死。

    她的困倦更大程度地来自于精神而非躯体上:他们已经忙碌了一下午。

    所有门窗需要加固,房屋的许多结构强化用魔能构造由这对夫妻组搭档联手完成,然后是许许多多物品的梳理,能源管道的维护检查与加设,最后是他们刚刚完成的——在即将到来的那样恶劣的环境中,从城外向城内运输的能量会遭受严重影响,最终送达的部分仍足够所有照明、温度维护和日常生活所需,但要使用更多器械?

    想都别想。

    没有那些安在房顶的东西,家里开个大点的投影设备恐怕都会面临“过载”,也就是魔法版跳闸。

    “呼噜噜——”

    从开始躺下计时,大约两分钟,她终于发出了非常细微的鼾声。

    这下貌似是真睡着了。

    “......”

    阿尔伯特悄悄戳了戳她的脸,在白偏小麦色的脸颊上戳出一个小酒窝,猫娘没有任何反应,只微微动了动耳朵。

    “挺可爱的.....”

    不管看多少次他都不觉得腻。

    而且这是他唯一的家人,是在理想之外,唯二能让他感觉到与外界联系的“锚定点”。

    更何况还有比这更妙的么?

    摸老婆和撸猫两个愿望一次满足?

    “阿尔.....”

    她还说梦话,神情稍稍怪异了点,小脸微红,呢喃着,阿尔伯特听清了她的话,她说:

    “轻一点......”

    这下轮到他表情怪异了,并开始反思自己——确实每个月总有那么好几天早上,不是他扶额就是她起不来床,家里的床都塌过两次了,早早地“寿终正寝”,那玩意儿的架子可是用料扎实的纯钢......

    话又说回来,如果没有塞西莉娅,也就没有这间屋子了,在他的早期规划中,在十年前,他最初的计划是住在公司里,他计划把那个曾经只是个愿望的地方充做自己做学问和研究的圣地,此外种种,皆属不必要的,再大的屋子,人终究只能睡在一张床上,那么,阿尔伯特恐怕会把住所安置在公司办公室,并且做学问要比现在疯的多,他曾经是这么制定目标的。

    然而人终究不是机器,在他把自己当做工具向目标冲刺的路途上,半路冲出这么一个同路者。

    她一开始是笨拙的,但是很执拗,总算能看上去跟在他身后。

    她并不特别性情柔软,样貌也并不特别美。

    “唔.”

    猫娘在怀里拱了拱。

    但偏偏就是这么个傻气,简单,其实不笨但在他面前总不想动脑到了“可可爱爱没有脑袋”地步,有点二的姑娘把他栓住了。

    阿尔伯特平静地看着窗外。

    此时,透过已经被改为两层的窗户玻璃可以看到,整片天空已经被一片望不到尽头的铅灰色笼罩,大约两寻前下了场小雪带点冰雹,下了好一阵,也没耗多少即将到来的天灾的气力,倒像吃完了开胃菜,使云层的阴霾更深了几分,飞鸟已经绝迹,各自缩进树洞土洞和人造建筑的空隙等一切能抵御寒冷的地方,走兽也是大致相同的路数,只要还想活着的,都已进入冬眠。

    街面上的烟气都稀少了,靠着窗口望,大半天见不到外面多少还喘气的活人,只能看到个别屋顶上有人在干与阿尔伯特之前如出一辙的,安装【采能板】的事。

    些许政府单位的人还在工作,譬如清扫大街,管道线路检查,运送信件,但数量少了很多。

    大的商铺都已关门,但有个别小商家还在开店,基本是城里人,趁着最后总归有点人气能赚一点是一点,至于乡村人口。

    能回去的都回去了。

    整个城市都已进入到最终要迎接考验的阶段。

    物资储备就绪,能源准备完成,并视个人喜好决定要存书、投影卡带、跑团本还是棋牌,各人皆有各人的方式来渡过“难关”,接下来......就要看美索伦纳市政府怎么操作和调配和,按往年的经验,每一次大型天灾的应对都非常平顺,这一点无须担心,阿瓦兰迦人对这类事件的应对模式很成熟,至不济,也有塞德拉斯星球上四万年文明发展历程中直面天灾而成功崛起的经验兜底:

    他们就是这么过来的。

    “睡半寻。”

    他告诉自己,然后闭上眼睛,没多久就入睡了。

    这时,塞西莉娅睁开眼睛,乌黑的瞳孔已经转变为猩红,瞳孔中的色彩红得发亮,她眯起眼睛,灵动的双眼弯成月牙,看了看他的脸,看了看披在身上的毯子,往他怀里拱了拱,好像这样能挤得更往里似的,又闭上双眼。

    很快就微笑起来,也不知做了什么美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