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刘 作品

第408章 7.62 逃亡(2)

    交代完所有事,洛基用力合上城门沉重的铁扇,随后双手握住门插。先民之力发动,足有成年人手臂粗细的门栓被他完成一个夸张的圆环。

    这意味着城门暂时关闭,阿尔弗雷德和弗朗西斯教长能够获得一段短暂的逃亡时间。

    “兄弟们,我们没有做错任何事!”

    “尽管不想承认,但我不得不说,这群法兰西杂种也没有做错什么。所有的一切混乱的根源全部源于这暗中操控一切的‘光照会’。”

    “这件事因我而起,只能由我终结!”

    言毕,隔着厚重的钢铁门扇,洛基依次握了握几位老友的手掌。他不再耽搁,抓起法兰西王子后纵身一跃。

    这一跳,直接就是平地20米的高度!

    在手中抓住法兰西皇子的情况下,洛基翻身直接站到了街道民宅的房顶上。猝不及防的剑修们下意识的选择跟随洛基。

    而另一边,文佐夫拉起阿尔弗雷德,几人随手抢来城门口几位行商的骏马,狂踢马腹,扬长而去。

    门外的金鳞卫失去统领后并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他们只能机械性的同样抢来马匹,跟随在文佐夫几人的身后。

    毕竟,那位年幼的法兰西公主此时依旧还在他的手中。

    “已经走到城外的兄弟们继续追逐出城的逃犯,务必保证戈琳达公主的安全!”天空之上,岚碧血高声发号施令,“徐四,常飞羽出城协助金鳞卫,其他人,跟住匪首洛基!”

    “记住,他手中的弗朗西斯科才是金雀花家族的大人物!这是顺位第四的皇储君,21座行省中支持他坐上王位的贵族有不少!”

    “维护皇权稳定是我们所有人的职责!

    金鳞卫,出发!”

    元婴修士灌注灵能吼出的命令震彻天地,金鳞卫们整齐听令,所有被关入城中的卫兵统一掉头,完全没有试图花费经历重新开门。

    他们整齐划一的狂奔入城,继续寻找洛基的踪迹。

    但直到这会儿,他们才看出这位维京公爵的强大。

    他的速度,力量,和身体素质全面的超过凡人。在手掌中抓着一名人质的情况下,他脚踩屋顶,冲上天空,身形鬼魅般向皇宫的方向逃窜。

    尽管不会飞翔,仅仅是纵身一起一落,他就能窜出将近七八十米的距离。

    城中无法骑马,只能依靠双腿追击的金鳞卫快速的被他甩到身后,唯有御剑飞行的剑修能够跟上他的身影。

    岚碧血带领5名部下死死咬住他逃窜的身影。但追击容易,将他击落却显得尤为困难。

    御剑飞行只是剑修赶路的手段,而不是生存的基本技能。

    悬浮在半空中极速飞行他们可以保证速度,但是想洛基这种毫无规律的上下跳跃,事儿还要在人潮汹涌的集市中进行一段激情跑酷...剑修们跟上他的脚步,将他锁定在视线之内已经实属不易。

    操纵飞剑伤人更是艰难。

    岚碧血心中的火气是一点一点被积累,引燃的。

    起初,他还顾及到街道上的行人以及法兰西王子的性命。每当碧绿飞剑即将命中洛基的时候,他或是钻入酒吧,商铺等人潮汹涌之地,或是将手中的王子举起当做挡箭牌。

    身为金鳞卫大统领,岚碧血不能在大庭广众下收割生命,因此,每当这种情况出现,他都不得不运转灵能,硬生生将飞剑缓速。

    然而随着洛基一步步的向城中心接近,澎湃燃烧的火气让他越发难以控制心中的杀意。

    这位玉山剑派叛逃弟子出身的强大剑修本就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在连番受挫于洛基之手,他开始大开大合,全然不顾飞剑刺伤行人,或者在王子身上切开一道又一道的伤口。

    当然,另一个原因是因为...皇宫就在前方。

    王子公主死在暴徒的手中最多只能查办自己一个管事不利。但是如果让这家伙成功窜入皇宫之内,惊扰到法兰西国主...

    这可是一定如同山岳般沉重的罪名。

    **

    “金雀花家族”是个极端讲求私密性的家族。

    巴黎大皇宫中,每日能够进入皇宫者寥寥无几。岚碧血担任金鳞卫统领多年,每年也只能在圣诞节这一天进入皇宫面圣。

    一年之中有且只有这一天,他能进入皇宫之内看到金雀花家族中的王子公主们。平日里如果有事需要向王爷们汇报,他也需要和他国使节一样,等待许久才能获得一次进宫的机会。

    至于金鳞卫,更是从来不能踏入宫门半步。

    传闻巴黎大皇宫之内拥有一套独立的卫队机构。然而岚碧血入宫十余次,却从来没有看到过哪怕一名卫兵显露出自己的身影。

    整座皇宫给他的感觉如同一座巨大的虚幻花园。

    只要进入其中,口鼻之内永远是一股甜腻的馥郁花香,眼中随处可见也是摆放精致的花瓶,花束以及散碎花瓣。

    以岚碧血对于金雀花家族的理解,这个家族中几乎没有任何人修炼武学,或者晋升为神选者。

    他们不可能让尺度如此巨大的大皇宫保持在没有护卫的状态中。

    最有可能发生的,是他们请到了属于鬼谷子“纵横学派”的东陆幻术师,利用摆放考究的花束组成阵列,将整座皇宫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法阵。

    西大陆的其他国家请不来东陆方术士,这可并不代表富庶的金雀花家族也无力完成。尤其是当三年前,岚碧血亲眼见识过属于王族的财力后,他越发对王族的富庶开始有了清晰的认知。

    洛基..是抓不到了。

    几次飞身大跳之后,他眼睁睁的看着他跳入巴黎大皇宫的围墙之内。漂浮在半空中的强大剑修们能看到宫墙之中那精致的水榭楼台,以及花团锦簇的新鲜花束。

    “统领阁下,我们要不要追进去?”

    5名剑修极速飞来,悬停在岚碧血的身后。咬紧牙关望向脚下那如同迷宫般复杂的皇家院落,饶是他再如何心急,他终究没敢越过雷池半步。

    任何人不得在未经请示的情况下进入皇宫,否则后果自负。

    这“后果自负”四个字,岚碧血认为其中真正蕴含着危险。

    擅自闯入,落入幻境之中。如果无法寻找到阵眼,免不了被方术士们利用各种方法围杀在幻境之内。

    退去这“金鳞卫大统领”的虚名,他只不过是一名落跑中的唐国剑修而已。

    虽说高傲的唐人并不愿意委身外族,但是只要价格合理,从来都有为金币低头的勇士。

    他可并不认为单凭“元婴剑修”这一重身份能够让金雀花家族对自己网开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