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osping 作品

第三百零八章 感觉

    跟永宁侯不欢而散,许棣也没有气馁,在永宁侯书房吃了晚饭之后,闲庭信步的去了后院。

    正好是晚饭时分,府中诸人一般都在自己的房中用饭,许棣一路行来,倒是觉得很是安静,站在老夫人院子门口,回望前院,直觉得心里一阵的宁静,可是,这样的宁静,不是谁都能够享有的,而想要这偌大的府第中能够一直都这样宁静,是需要付出很多东西的。

    老夫人已经吃了晚饭,看到许棣 过来,笑呵呵的说:“棣哥儿来了呀,快坐,我前些日子呀,得了一些好茶,谁都没给,先让你尝一尝。”

    许棣笑嘻嘻的说:“老祖母,您的东西一定都是好东西,那我可真得好好的尝一尝才是。”

    老夫人身边的沈嬷嬷身体不好,这些日子一直在修养,老夫人身边现在都是吴嬷嬷在管事。

    吴嬷嬷已经把茶叶泡好了,笑着给许棣上了一盏茶。

    许棣端起来,尝了尝,对着老夫人竖了竖大拇指,说:“老祖母,这茶真是好茶呢。”

    老夫人笑着说:“待会走的时候,带着二两回去,想什么时候喝就什么时候喝。”

    许棣把茶盏放到炕桌上,对老夫人说:“老祖母,孙儿有些事情想要跟老祖母说,讨老祖母一个主意。”

    老夫人脑筋非常清楚,但凡是许棣这样认真的跟自己说,那就一定是很重要的事情,转头对吴嬷嬷说:“你去门口站着,就说我这会有事情,谁来了都不见,侯爷也不成,明白了吗?”

    吴嬷嬷答应一声,赶紧去门口交代,许棣其实很不想把自己的想法跟老夫人说的,但是现在,整个侯府,认真的论起来,老夫人其实是许棣最合适的商量的人。

    许棣咬了咬牙,把从昨天开始一直到今天在宫里的事情说了一遍,老夫人听着听着,脸色渐渐的沉了下来。

    许棣说完了,过了好半晌,老夫人才慢慢的说:“棣哥儿,你想做什么,你就去做,你要手头没有人手,你就去我的庄子上找,我老了,那些人我现在已经没有精力去管了, 日后他们做什么,怎么生活,都交给你了,好不好?”

    许棣听到这里,就明白老夫人是什么意思,许棣站起来,跪在炕前,端端正正的磕了三个头。

    老夫人见了,笑呵呵的说:“赶紧起来,赶紧起来,咱们一家人,哪里来的这么多的虚礼呢?”

    许棣站起来,摇了摇头,说:“老祖母,不是谁都能像您这般,能够相信自己的重孙能够把事情做好。”

    老夫人轻轻的叹了口气,说:“自古英雄出少年,棣哥儿,老祖母觉得你能做好。”

    看许棣一脸认真的听自己说话的样子,老夫人轻轻的说:“我活了这么大岁数,经历过很多很多的事情,棣哥儿,很多事情我都看淡了,可是你们还年轻,你们还有大把的时间,老祖母不想我的儿孙们,成为别人的牺牲品,放心大胆的去做就是。”

    许棣点了点头,老夫人说:“当今圣上,是个仁慈的君主,可是也是因为他的仁慈,让一些原本不应该发生的事情发生,棣哥儿,我历经三朝,这样的事情也是亲身经历过两回了,没回都是让很多人家破人亡,都是家中的老爷们做的事情,凭什么家里的女人孩子要一起承担呢?那个时候,我就怕我的后代,也会像那些人一样,走上这样一条不归路,所以我拘着你的祖父,不让他参与一些事情。”

    许棣听的认真,一边听一边心里描摹当时发生的一些事情,一直说到很晚,许棣这才告辞。

    许棣的心沉甸甸的,站在一条小小的岔路口,一边是通往自己的院子,一边,是通往自己的娘亲的院子,许棣现在很想去看看自己的娘亲,哪怕是什么话都不说,就是安安静静的陪着坐在一边呢,心里也是踏实的。

    转身往陈兆慈的院子走,这会府中各处的灯笼已经点着了,饶是一些比较僻静幽暗的地方,也被灯笼的光照的有了几分的暖意。

    许栀最近在准备通州分店开业的事情,已经挣了很多钱了,许栀打算给冯婉儿去信,让她来京城,跟她商量开办慈幼院的事宜。

    陈兆慈看许棣过来,赶紧让他坐下,说:“我下午去街上了,专门去找了一家卖布料的铺子,那铺子里面有一种细棉布,特别软和,不过店家已经没有多少存货了,我跟人家说好,等下次来货了,给我留下几匹,咱们给你的孩子们做棉衣也行,做尿布也挺好。”

    许棣倒是没有关注这些事情,不过看陈兆慈说的高兴,也就陪着坐在一边静静的听着。

    陈兆慈说:“也就是咱们有人伺候,还有专门管着洗尿布的,要不然,两个孩子呢,光是每日里洗尿布都得用不少的时间呢,现在如果有纸尿裤就好了。”话里带着一丝的怀念。

    看许棣笑着看着自己,陈兆慈趴在炕桌上,笑嘻嘻的说:“当初你不愿意结婚,我跟你爸表面上不在意,其实我们很不愿意跟我们那些已经有了孙子外孙子的同学啊,同事的联系,我们那个年纪,但凡是一起出去吃饭,说的最多的不是自己的孩子,而是孙子辈的,看他们说的那么骄傲,我跟你爸呀,心里其实挺难过的。}”

    许棣想到自己的曾经,念书的时候,是别人家的孩子,只可惜一直专注于学业,没有成家的打算,跟父母交流过自己的想法之后,陈兆慈跟许荛从来不催婚不催生,谁知道他们背地里竟然是这样子的呢?

    许棣心里有些难过,大概是今天在皇宫受了刺激,许棣现在万分的怀念那个能够给自己足够的安全感的祖国。

    许棣笑着说:“那你跟爸爸为什么不跟我直说呢?你们说了,说不定我就找个差不多的结婚生孩子了。”

    陈兆慈把手里的两本书合起来,放到炕桌的右手边,嗔怪的说:“过日子怎么能差不多,凑合呢?到时候万一你觉得跟人家不合适了,离婚吧,对不起人家,不离婚吧,就这么凑活着过,委屈了你,我倒是宁愿你这么一个人单着,也算是对自己负责了。”

    许棣摇了摇头,说:“可这样不就对你还有我爸不负责任吗?”

    陈兆慈说:“嗐,我跟你爸虽然生了你养了你,你还是有你自己的人生啊,我们不能够左右你的人生,你想要结婚,就一定要找到那个最合适的人,你想要生孩子,就一定要你做好了足够的准备的时候,这样你才算是对自己,对我们负责。”

    许棣想到已经怀孕好几个月的李悦溪,说:“娘,我一直很想问一下,当初在河西,你怎么就一下子看中悦溪了呢?那个时候我才几岁啊,悦溪才几岁啊。”

    陈兆慈想了想,说:“大概是我怕你还跟原来一样,不找到你认为的最合适的那个人,就不考虑自己的亲事的缘故吧,既然来到这个时代,那么咱们就要顺应这个时代,我仔细的考虑过,你跟悦溪的亲事,表面上看呢,咱们两家门不当户不对,可是悦溪是个好孩子,那个时候,我也挺怕这府中有人拿着你的亲事做文章,我跟你讲,其实我就是想要赌一把,没想到我赌赢了。”

    说到最后,陈兆慈伏在炕桌上,用手捂着嘴巴,小声的笑了起来,倒是许棣,有些无语,最后说了一句:“好吧,只要你高兴就好。”

    许棣回到自己的院子,就看到卧室里面还点着灯光,李悦溪就是再累,也是要等到许棣回来之后,看着许棣洗漱过了,这才休息。

    最近李悦溪半夜经常腿抽筋,许棣都是起来帮着她做一下拉伸,李悦溪怕许棣晚上因为自己睡不好,想要跟许棣分房睡觉,许棣没同意。

    许棣进门的时候,李悦溪靠着应枕躺在临窗的炕上,听到动静睁开眼睛,看到是许棣,抱着肚子就要起来。

    许棣赶紧压着她的肩膀, 说:“你别动,我自己来就好。”

    李悦溪赶紧喊人要给许棣再上些夜宵,许棣说:“不用了,我晚上吃的饱,这会不饿,就别让他们再麻烦了。”

    许棣自己去角房打了热水,洗漱了之后,先是挨着李悦溪坐下,摸了摸已经有些硕大的肚子,一边摸一边说些充满童趣的话,把李悦溪惹得咯咯的笑个不停。

    时候不早了,许棣铺好了床,让李悦溪躺下之后,才自己在另外一侧躺下来。

    李悦溪肚子大了,仰面躺着已经不行,只能够侧身躺着,刚躺下,李悦溪脸色一变,许棣赶紧坐起来,问道:“腿抽筋了吗?”

    李悦溪痛苦的点了点头,许棣赶紧帮着李悦溪拉伸,过了好一会,李悦溪的脸色才缓了过来。

    许棣拧了热帕子,帮着李悦溪擦了额头的汗,好一会才安稳的躺下来。

    李悦溪看着躺下之后舒服的呻吟两声的许棣,说:“相公,要不然咱们还是分开睡吧。”

    许棣说:“不用,我陪你一起睡就好,不过你这腿抽筋真得好好的治一治才是,总不能成日里这般呀。”

    李悦溪叹了口气,说:“就晚上容易抽筋,白天不抽筋的。”

    许棣说:“赶明儿我去街上的干鲜铺子找找看看有没有卖虾皮的,给你买些回来吃吃看看怎么样。”

    李悦溪倒是没有接这个话茬,说:“相公,你白天操劳了一天,晚上再歇不好,总是我的罪过。”

    许棣看李悦溪小心翼翼的样子,想了想,说:“悦溪,咱们是夫妻,既然做了夫妻,那就得福共享难同当,咱们两个互相依靠,才能把为来的日子过好了。你现在怀着孩子,多么辛苦我只能够看见,却是不能够亲身去体会,那么我就得好好的陪在你的身边,晚上我起来伺候你,是我应该做的。”

    李悦溪的大哥大嫂成亲之后,在大嫂怀孕的时候大哥纳了妾,当时李悦溪没觉得怎么样,现在跟许棣成亲这么久了,越来越觉得,当时大嫂心里应该是挺难过的吧,李悦溪现在都不敢想,如果许棣纳妾,自己会伤心成什么样子。

    这京城之中,也不是只有永宁侯府一家家训上面那写着男子四十无子方可纳妾,但是永宁侯府的爷们却是都好好的守着自己的妻子。

    听了许棣的话,李悦溪心情很是复杂,索性靠在许棣的怀里。

    许棣怀里环着自己的妻子,而妻子的肚子里还怀着自己的孩子,而且还是两个孩子,许棣这会感觉自己怀里环着的就是自己的全世界,让自己那么满足,那么期待。

    李悦溪的肚子横亘在两个人的中间,冷不丁的,许棣觉得一个什么小小的东西一下子踹在自己的肚子上,愣了一下,一下子翻身坐起来盯着李悦溪的肚子看。

    李悦溪笑着看着许棣的样子,说:“白天也动了一次,吓了我一跳,母亲说这是胎动,还说咱们白天的时候,没事可以跟他互动一下,用手轻轻的抚摸,还可以跟他们多多的说一些话。”

    许棣点了点头,不是不知道胎动,也不是不懂为什么会有胎动,当自己的孩子,听过这种方式跟自己打招呼的时候,许棣的心情很复杂。

    许棣放下心里的那些心思,说:“我日后争取早些回家,给两个孩子读书讲故事,咱娘说的对,就得多多都跟他们互动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