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风花 作品

第436章 醒来的机会

    梁太后有那样的心,着实是让安陵沁有些诧异,她看着梁太后的眼神充满了赞许。

    从这一件事情上不难看出,梁太后是一个恩怨分明,大是大非这些都看得很透的女人。

    她对自家父亲必然是怨,是恨的,她可以让国师府陷入一定的麻烦,没有办法插手到即将到来的夺位之争中,却也不会心狠手辣地要了生父的命。

    安陵沁说:“这国师府可有什么可容身之地?”

    “你还要呆在这里?有那样的必要吗?我认为,不必要吧?”梁太后说:“他必然不会放过我们,我们留下,若是被发现,会很麻烦。”

    “那也得他发现得了啊。”安陵沁道:“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你忘了,我之前就说过了,我可以瞬移百里之外,他现在就派人到处在找我,又哪里会想到我们还留在国师府?”

    只有留在这里,才能在第一时间内了解到国师的一切动向,知道国师的行为举止,然后,在第一时间做出相对应的处理。

    梁太后豁然开朗,她说:“我知道一个地方,既能更好地掌控国师的一切动向,还可以在必要的时候发出攻击。”

    “好。”安陵沁点头应了下来。

    梁太后带着安陵沁趁人不备,以最快的速度找到国师的院落,紧挨在国师主屋的那间封闭屋子里。

    她一边收拾给安陵沁住,一边说:“这里,曾经是我娘亲住的地方,我们就住在这里,不会有人发现,若要出去,就走这个地下通道。”

    在床下,果然是有一个看起来可容一人通过的地下通道,直通外面。

    这是梁太后的生母未亡前告诉她的,估计是其母早就认清了国师的真面目,故而,在告诉她之后,一再叮嘱不要告诉任何人,包括她的父亲。

    现在想来,她母亲还真的是一个伟大的女人。

    眼看着天色不早了,安陵沁和梁太后都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困意。她们两个人相对而坐,各有所思,谁都没有率先开口。

    终于,像咸鱼一样地翻了个身以后,梁太后起身:“我出去查探一下情况,你好好休息。”

    她从地下通道走的,她一心想着要出去搅乱风云,并没有留意到,在她起身离开以后,安陵沁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

    她微微眯起双眸,浑身上下皆散发着骇人的气势。

    你最好是不要背叛我啊!否则,我会亲手杀了,永除后患。

    安陵沁心里想着,人却是没有闲着,直接从地道出去了。

    几乎是她前脚离开,国师便带着人匆匆赶来,一通检查之后,便又离开了。

    不在这里的话,那就必然是在外面了。国师心下松了一口气,然后,派人去继续找。

    若然不将人给找出来,那他们就要麻烦了。

    他哪里知道,梁太后也好,安陵沁也罢,都在他脚下的地道内前行。

    安陵沁悄无声息地跟在后面,梁太后熟门熟路地往前走,她似乎是来过这里,便是哪里会有机关出现,都是一清二楚,并且可以在第一时间避开。

    出了地道,安陵沁才发现,这里竟然是另一个屋子。

    花香扑鼻,脂粉味很是浓郁,甚至可以听到女人与男人调笑时的声音。

    这是烟花之地?一个女人,把地道出口弄在烟花之地中干什么?

    安陵沁一直紧跟在梁太后身后,突然,梁太后停了下来,她满怀希冀地走出门,果断地右转,然后,又走了几步以后,在一间门前停下。

    就在她停下来的那一刻,琴声自屋内传了出来。

    她伸出手,很有规律地敲了三声,下一刻,门便被人打开,一名看起来很是漂亮的女人走了出来。

    “进来吧。”

    梁太后随人进屋,安陵沁一跃而上,直接躺在房顶上听着屋内的动静。

    “怎么这个时候来这里找我了?”清脆的声音响起,是方才请梁太后进屋的女人。

    梁太后开门见山道:“我需要你做事了。”

    “做什么?”女人没有任何犹豫。

    梁太后说:“我要你将几位王爷引出来。”

    “你想请他们几位王爷帮忙?”女人问:“依你现在的情况,他们未必就会帮你。”

    “你错了,我不是要他们帮忙,而是要他们的命。”梁太后眸中划过一抹寒光。

    “你想一网打尽?”女人很是诧异地说:“若是几位王爷没了,那就没有人能制衡新皇了。”

    “我不需要他们来制衡,毕竟,新皇也是要死的。”梁太后道:“你只需要将人引出来,其他的,我会安排好,你什么都不必做。”

    她倒是想做,但是,得做得了才行啊。

    安陵沁倒是诧异了,梁太后居然会想这样的方法。这是要来一出栽脏嫁祸吗?

    她若是记得不错的话,北野漠和顾长湛出去也是要着手这些事情的吧?

    这不是冲突了吗?

    不行,她得问问北野漠。

    安陵沁也是一个行动派,在确定梁太后在这里不会有危险以后,立刻去联系北野漠了。

    这会儿,北野漠刚与顾长湛分开,正欲前去与自己的下属汇合。

    他直接传讯给安陵沁,告诉了安陵沁确切的地址,然后,在原地等着她。

    不过半柱香的时间,两人便汇合了。

    北野漠很是惊讶地问安陵沁:“怎么不找人跑路,你自己跑出来了?”

    “出变故了。”安陵沁摇了摇头,将北野漠和顾长湛离开之后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然后才问:“你说,梁太后那里做的事情,与你和顾长湛这里做的安排会不会冲突了?本来,这些事,开始就是打算让他们男人处理的。”

    北野漠说:“没事,顾长湛先把原本属于他的势力收回来以后,可以操控的事情就多了。我这边会帮忙处理。要不了几天就可以彻底解决。你好好休息,等我的好消息就好。”

    “你觉得我能休息好?”安陵沁无语地反问。

    “应该可以。”北野漠拉着安陵沁的手往约定地点走,边走,边说:“沈佳琴那女人有些松口了,兄长有醒来的机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