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尘丹阳 作品

第327章 蜜糖之证

    一夜无话,第二天清晨,三人待吃过早饭后,便轻轻敲响了对面克莉丝汀的院门。这是丽贝卡的意思,更是她央求了布姆一晚上的结果。

    “既然打算以后好好活下去,那就一定要直面困难,如果连这都做不到,那还谈何复仇。”

    丽贝卡倔强的看着布姆,眼神中闪动出一股决然。这是她的第一步,虽然显得有些困难。

    布姆见状也闭上了嘴巴,他喜欢这种执拗的人,好似看到了曾经的自己,亦或是那死去的露露。

    院门缓缓开启,克莉丝汀仿佛再不记得昨晚所发生的事情般,笑着将三人引进了小院。

    但六花却依旧是那副要死不活的模样,只见其直接跑到房间角落里,一边打量着盆栽,一边吃起了零食。

    克莉丝汀见状也不打扰,而是抬头看向了布姆,她虽然是个魔导师,可却不能窥视对方的心思。

    “克莉丝汀姐姐,今天是我要来找你的,因为我感觉你是个好人。”或许是身为游牧部族的关系,丽贝卡的话显得十分直接。

    “哦?那你打算如何呢?或者说打算让我怎么样呢?”克莉丝汀看着丽贝卡,意味深长的反问道。

    “我知道自己的身份有些特殊,但却希望克莉丝汀姐姐不会因此而迁怒于布姆哥哥与六花姐姐。”

    “虽然身为自然系魔法师,但我却对暗精灵没有恨意,因为我根本就没有见过你们,也从来都没有过朋友。”

    “这些就是我想说的,克莉丝汀姐姐要是还打算杀死我的话,大可以现在就动手,我绝不会反抗。”

    丽贝卡说罢,轻轻从怀中取出了一个水晶小瓶。这是克莉丝汀赠予的解药,但却丝毫没有减少。

    布姆也开口劝道,声称自己可以担保,丽贝卡绝对与精灵族毫无瓜葛。而克莉丝汀此时则正把玩着那个“永恒沙漏”,一脸好奇的模样。

    “这件事情么,我想听六花妹妹怎么说,毕竟我昨晚吓到她了。”克莉丝汀走到六花身边,一把将其抱进怀中。

    “撒手呀!人家无所谓啦,人家正在生气呢!”六花气呼呼的爬到床上,随即竟然直接钻进了克莉丝汀的被褥里。

    布姆十分尴尬的咧了咧嘴,心道六花与克莉丝汀还真是关系不错,要是换成丽贝卡这么做,绝对会被对方直接斩杀。

    克莉丝汀笑意更浓,随即从储物袋里取出了一袋果干。这是族人从低语森林带来的,味道极为可口。

    蠕动再蠕动,六花最终探出了小脑袋,一把将牛皮纸袋抢了过去。咀嚼声在被褥里响起,克莉丝汀笑着向丽贝卡点了点头。

    “既然六花妹妹开心了,那我也不会再出手伤害你。”

    “你们回去吧,记得小心其他暗精灵,他们可没我这么好说话。”

    克莉丝汀下了逐客令,三人随即也返回到小院里。待吃过午饭后,三人便如往常般聊了起来。

    期间,布姆又将几本魔法方面的书籍送给了丽贝卡。丽贝卡显得十分高兴,直接趴在床上看了起来。

    “丽贝卡,其实我觉得你更应该前往微光森林,那里是纯血精灵的领地,更是自然系魔法师最密集的地方。”

    “单靠自己摸索很浪费时间,这是一种捷径,与你是否喜欢他们并无关系,更无所谓背叛誓言。”

    “你的法器很特别,或许是受限于魔力水平,并不能完全发挥出它的能力。想必微光森林的自然系魔法师们,应该可以指点指点你。”

    布姆这番话说得十分恳切,对方既然打算复仇,那就必须要变强。而变强的根本,则正是其体内的自然系魔力。

    与其整天在奥古大陆茫然无措,倒不如去微光森林碰碰运气。这样既可以躲避追杀者,还能学到更多的自然系魔法知识。

    如果在这个世界中,有地方存在着另一个空间系魔法师,布姆绝对会直接冲到对方面前,不顾一切的交流心得。

    “让我在考虑考虑吧,毕竟我现在的‘圣女’身份十分敏感,还不能随意走动。”丽贝卡合上了书籍,小心翼翼的将其收进储物袋里。

    她也曾想过这些事情,可最终却不想与布姆分离,不想离开六花的怀抱。这是她先前从未有过的经历,一种名为亲人的感动。

    但正当丽贝卡闷闷不乐时,一股诱人的香气却突然出现。顺着这股味道寻去,她的目光最终定格在了六花手中。

    巴掌大小的体积,上面铺满了糖霜,随着六花的不断咀嚼,似乎此物在丽贝卡眼中正不断放大。

    “咦?你盯着我干,没吃过白糖糕嘛?给你一块。”六花大咧咧的将餐盘推给了对方,还不忘又撒了一把糖霜。

    好甜!好软!好喜欢!丽贝卡狼吞虎咽的将白糖糕塞进嘴里,全然不顾布姆与六花的古怪表情。

    身为一个游牧部族,丽贝卡从未吃过白糖糕,因此她才会如此失态。以至于她此时正目不转睛的盯着六花,准确的的说是盯着对方手中的另外半块。

    “丽贝卡,你要是再靠近我,我就翻脸啦!”六花直接一口将白糖糕吞进肚子里,随即防贼似的打量着对方。

    “六花姐姐,再给我一块白糖糕吧,要不半块也行。”丽贝卡爬向六花,伸手抓住了对方的衣角。

    布姆见状叹了口气,心道丽贝卡还真是有够神经大条的,竟然连六花的白糖糕都敢抢。

    “你们俩好好在家待着,我出去逛逛,顺便买些白糖糕。”布姆穿上黑袍,悄悄走出了小巷。

    他今晚想再去打探打探有关“圣女”的消息,也好计划下丽贝卡的未来。虽然他不介意对方窝在家里,可这却总归是个问题。

    然而令他失望的是,高庭好似一架从未停止过运转的地精机器,早已没人再去讨论“过去”的圣女问题。

    甚至那些张贴在集市区告示牌上悬赏令,也不知何时被其他公文所覆盖。布姆提着一个牛皮纸袋返回到小院,随即唉声叹气的坐到了二女面前。

    “怎...怎么了?难道又有麻烦了嘛?”六花有些担心的问道。

    “布姆哥哥,那个袋子能让我看看么?”丽贝卡不断用鼻子嗅着,一脸期待的问道。

    “丽贝卡的事情应该就这样了,亏我还熬夜想了不少对策。”布姆升起炉火,随即一屁股瘫坐进木椅中。

    是夜,丽贝卡将四块白糖糕全部塞进了肚子里,而六花反倒一口都没吃。她学着布姆的动作,轻轻抚摸着对方的脑袋。

    “没吃过就多吃点,姐姐已经吃腻了,这些都是你的。”六花的话直接令丽贝卡哭了出来。可咀嚼的动作却从未放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