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羊吃草莓 作品

第二百六十五章 什么都可以

    确切的说从卖相来看,这菜还是能吃的。离父先动了一筷子尝了尝,放到嘴边的时候还怕自己的女儿做的太难吃自己受不了后吐出来,让自己掉女儿伤心。但现在看来自己这个想法真的是很多余。

    没有想到自己女儿第一次做饭就能做到这个地步,还是没有人教的情况下。果然自己的女儿还是很优秀的。自己怎么能不相信她呢?

    离母和离盺胤看他吃的很是香,也都夹了一筷子尝了尝。

    “妹啊,你是不是背着我们偷偷练习过了?既然能够吃下去。”离盺胤不敢相信的问到。

    “我哪有时间啊?你还是快吃吧,要不然待会儿你一口也吃不上。”离雪柔白了他一眼,这东西自己本来就会好不好。

    一家子人在饭桌上面聊的很是愉快,可后来饭桌上面的关心,让离雪柔的眼泪都快要流出来,已经很久没有长辈这么长时间关心过自己了。

    “爹娘,我做的东西好吃吗?”离雪柔一脸期待的看着那两个人,不过依自己来看,自己这顿饭还是可以的,不至于下不了口的。

    “那当然好吃,你也别看着了,赶快吃。”离父见离雪柔只是光看着他们吃,而自己一筷子不动便开口说到。

    “好。”待离雪柔答应以后,夹了一筷子,顿时感觉味道变了。自己在厨房吃的时候可不是这个味道的,现在貌似变好吃了。

    待吃饱喝足以后,下人们便开始收拾那些碗筷,离雪柔就带着小紫在府里散步。

    “小紫,你说你到底是喜欢小锤的吗?”离雪柔心里一下子有了这一个问题,喜欢到底是什么感觉,是自己这个样子吗?

    “小姐你又嘲笑我了。”小紫气的鼓着嘴,这几天她可没因为这件事情调侃自己,现在只要她提出这件事情那一定是要笑话自己了。

    虽然自己家的小姐,只是调侃一波,可自己的脸每次都不争气的红了起来。而她因为许久没有见到东里啸,不管自己怎么说都红不起脸来,心里很是不平衡。

    小紫不知道的是,能让离雪柔脸红的几件比较深刻的事情她都不知道,就她知道的那些小事和那些真的值得让离雪柔脸红的事情相比根本不算什么。

    “我看我这个样子怎么会像嘲笑你的样子呢?”离雪柔也知道自己这几天对这个刚对情爱有了一点苗头的丫头调侃的次数太多了。现在只要自己谈起这个问题她就会回避。

    见离雪柔一脸的严肃小紫仍然还是保持着怀疑的态度,自己小姐什么德行自己还是了解一点的,保持怀疑就没有错。

    “我喜欢。”小紫低着头不去看离雪柔的眼睛,本来以为她会像前几次一样调侃自己,可没有想到她会低下头来思考事情,而且还非常的投入。

    投入到自己叫了她好几声她都没有听到,小紫也不想打断她,就让她站在那里继续思考着自己的事情。

    过了许久,离雪柔才回过神来,“那你对他是什么感觉呢?”

    这一个问题不明白的不止离雪柔一个,就连小紫也是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

    什么感觉?自己也好像说不出来,只是在看到他的时候会特别开心,而且还特别想往他的身边凑。至于其他的自己也说不上来了。

    离雪柔在知道小紫的想法后就开始往自己的身上思考,照这么来说,自己也是很想往东里啸的身边凑,而且在看到他的时候心里也是莫名的有些开心。

    那按这么说自己难道是真的动心,而不是青春期的那种萌动吗?

    按小紫这个样子说的话自己就是动心了,可谁来告诉自己该怎么办啊,先不说人家不近女色,在外人看来自己已经是二手的了,就算白给给人家人家也不会要的。

    这才是最让人头疼的,这可以算是爱而不得吗?离雪柔脑海中突然想起来这个词,好巧不巧的,这个时候还偏偏下雨了。

    “真的是倒霉到家了。”离雪柔抱怨了一句,然后就往自己的屋子里面跑。回到屋子里面离雪柔才发现自己的衣服已经湿了大半,再转头看向外面的雨,早已经就是倾盆大雨了。

    “这怎么突然间就下雨了呢?”离雪柔边抱怨边看向小紫,小紫的衣服也已经湿了大半。

    离雪柔转头从衣柜里面拿出了两套衣服换上,同时也给了小紫其中的一套。

    这大雨天要是不赶快将湿衣服换下来,估计用不了明天今天晚上就得感冒。

    待两人换下衣服后发现这雨完全没有要停下的想法,反而下的比原来更大了。

    “小姐,这怎么突然下起这么大的雨啊?”小紫有些担心的看了看窗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雨了。

    都说这下大雨一定是要发生什么事情了,以往都是这样的,这雨仿佛能给人带来厄运。

    离雪柔倒是很相信这些东西都,毕竟这世界上人们不明白和解决不了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就是不知道这次会是那个倒霉蛋会出事了,不过反正都和自己没关系,那自己看戏就好了。

    离雪柔现在是感觉和自己没有关系,但就是不知道等她发现出事的人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反应了。

    这雨一直不停,离雪柔也不舍得让小紫出去,两人就在离雪柔的屋子里面睡了一晚上。

    早上起来以后雨终于停下来,院子里面全是昨天晚上的积水,石子路上还好,那些种植植物的泥土上根本不能踩,搞不好就进泥坑里面了。

    “小紫什么时候停的雨啊?”离雪柔打了个哈欠问到,昨天晚上不止下雨还打雷,也不知道这过几天要发生什么事情,看样子情况那人的情况开来是非常的不妙啊。

    “今天天快亮的时候停的。”小紫回答到。

    待洗装完毕后,小紫就去厨房端饭菜了,离雪柔就在院子里面到处看看。

    貌似一夜之间这些花都被雨给打坏了,都是东倒西歪的,看的让人有些心疼。

    “小姐,快吃点东西吧。”小紫将饭菜端到了屋子里面。

    “小紫和我坐下一起吃吧。”离雪柔拍了拍身边的椅子说到,但小紫看了看外面。

    “小姐,按府里的规矩我得和你院子里的所有那些丫鬟们一起吃饭。”小紫看了看外面说到。

    离雪柔也想了想,这毕竟是府里的规矩,还是不要违反的好,今天天气冷,等到那天天气好让她们否聚在凉亭吃一回饭,顺便再让小紫和她们的感情在深一些。

    毕竟小紫陪着自己嫁给东里靖也有几年了,和她们的感情肯定会有些生疏的,聚在一起多聊聊天就好了。

    “那你去吧,对了让小红吃完饭后再进来找我。”看着小紫离开以后,离雪柔便吃起来桌子上的饭菜,感觉这饭菜很是有食欲。

    没过一会儿那个小红就来了,小红也是专门负责照顾离雪柔的一个丫鬟,另外小红这个丫鬟还实诚,不会撒谎,这要是问点事情比较放心一些。

    小紫因为经常跟在自己身边,她所知道的那自己也知道,就没必要再问了,到时候那小丫头会心情不好的。

    “小红,你说说我嫁出去的这几年,我爹和我娘过的都怎么样啊?”

    这个问题虽然不用细想就能知道答案,可离雪柔的还是想要问一下,到底父爱和母爱在见不到自己的时候也能提现出来吗?

    小红想了想,“小姐,老爷和夫人在你刚嫁出去的时候对你很是想念,有时候会来你的院子和屋子里面看看。但后来,在知道你过的不幸福的时候,老爷和夫人有时候否会吃不下饭,直到你回来以后,老爷他们的话好像变多了。”

    离雪柔的心里越听越不是滋味,这话也不知道是说给自己的还是说给这副身体的,总之在听完以后整个人都不知道该笑还是哭。

    都说父爱和母爱是很伟大的,现在看来这些爱都是藏在生活中的小细节里面的。既然上天给了我一个受到母爱和父爱的机会那自己就好好享受一下这个感觉。

    “好了,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离雪柔的情绪有些低落,让小红出去以后就一个人呆在了屋子里面。

    这段时间脑子特别的乱,这些日子她已经将丞相一家当成了自己的家人,自己也在积极融入这个家庭当中。

    可就是心里有一个念头,说自己的这一切生活都应该算计别人的,自己只是代替了她而已。

    自己这到底做没做错自己也不知道,反正这都是上天安排的,那自己就按它的这个安排走就好了。

    后来仔细想想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怕是离雪柔这个身体也回不到自己的家了吧。还有原来的离雪柔已经死了,是上天将自己安排过来的,有什么错都是上天的错。自己也只是想活下去,也没有错啊。

    东里靖在清芙院中看着那些被雨打过的景物,心里突然有些遗憾。种植它们都女主人已经离开了,也就没有人会照顾它们了。

    记得她在的时候它们长的十分茂盛,但绝不凌乱,现在的它们不仅凌乱还已经被打的挺立不起来了,早就已经没有了当时的姿态。

    这院子里面现在除了自己还会偶尔的来一回,其他人数不许进来的。

    在看到离雪柔平常练习的地方时东里靖习惯性蹲下去,什么都不做,只是呆呆的看着。仿佛离雪柔还在这里练功一样。

    而默雪晴在知道他去清芙院的时候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更加用心的练琴了。

    东里靖在回过神的时候没有一点感想,径直起身回到了书房里面,找到了那副画并且盯着它发呆。

    心里的感想没有变化,只是场景换了。默雪晴也开始发现两人之间好像没有原来的感情好了。

    “柔儿,哦,不,离雪柔,你知不知道我现在很想你,你知不知道我并没有怪你弄死了我的儿子?”

    东里靖对从心里没有对离雪柔产生厌恶,反而是无尽的思念。

    要是他真的埋怨离雪柔,那现在外面就传开了,融王妃因不满侧妃先怀孕,将侧妃肚子里的孩子给害死了。

    这件事情都被东里靖给拦住了,不许下人到外面瞎传,东里靖不同意那默雪晴想要将这件事情传出去那就是根本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每个下人都不愿意得罪东里靖。

    可东里靖本以为离雪柔在知道他为她这么做的时候会感动一下,但没有想到离雪柔会对他是那样的反应。

    “你说本王到底要怎么做你才能回来?像以前一样爱我。只要你说,本王一定会完成的。”东里靖抱着那副画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