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寨散人 作品

第2146章 大举做空

    monmouthcoffee是越越在整个伦敦最喜欢的咖啡店,她始终觉得这家店里才有全世界口味最棒的拿铁,且它的咖啡非常浓郁,这是因为老板执著地使用全脂奶,认为减脂奶、脱脂奶会让咖啡的味道逊色。

    “您好美丽的女士,请问有预约吗?”白发苍苍的老派侍者彬彬有礼问。

    “陶利先生订了座。”越越道。

    “我陪您到九号桌,请——”

    远远见越越过来,九号桌前一位金发碧眼、身材瘦削挺拔的陶利站起身拉开对面座椅,点头致意道:

    “感谢方女士准时赴约,请坐。”

    “谢谢陶利先生。”

    越越解开围巾,摘下墨镜,优雅而从容地坐下,微笑着看着对方。

    “神秘的黑豹投资集团首席执行官,证券界最负盛名的空头狙击手,没想到如此年轻又如此迷人,实在是我的荣幸。”

    陶利同样报以微笑款款道。

    越越接过侍者送来的咖啡轻呷一口,道:“一如既往的朦胧含蓄,这家拿铁风味好似伦敦难以捉摸的天气。”

    “唔,所有谈话都从天气开始,到底是地道伦敦人,”陶利笑道,“年轻时我在伦敦住过两年,后来去了纽约,相比而言觉得纽约更适合我。”

    “现在又到了香港?”

    “很好,谈话终于进入正题,是的香港,一个让大英帝国黯然伤感的城市,有人说它是大不列颠走向衰落的象征,方女士认为呢?”

    “作为华裔血统,在香港问题认知方面我跟绝大多数伦敦人都不同。”越越平静地说。

    “那是那是,我讨厌正治,正如正治讨厌我,”陶利机警地转移话题,“我去香港为了赚钱,当赚到可以在爱琴海畔买幢心仪多年的别墅,我会安静地离开,从此不再想念。”

    越越毫不客气戳穿他的虚伪:“客气了,陶利先生——作为全球第二大投资公司platt集团高薪聘请的howard对冲基金经理,陶利先生赚的钱能买一整排爱琴海畔别墅!”

    陶利笑笑,道:“看来我们彼此都对对方有很深的了解,套用中国人话说,叫‘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对吧?中国人说话喜欢用这些典故,会让谈话显得更艺术和有档次。”

    “是的,”越越道,“拿铁真的很棒。”

    “目前,howard对冲基金在香港遇到点麻烦,”陶利不再兜圈子,“在过去17个月里我主导的对冲基金购入大笔香港外汇基金沽空单,准备在某个适当时机对多方形成致命打击!很不幸,上周我刚刚发现黑豹加入多方行列,这对所有投资者——特别专门做空的对冲基金来说是很可怕的消息,虽然howard并不畏惧,但还会尽量避免,因为正面对决徒增成本,也将不必要地消耗双方多年形成的商誉,方女士认为呢?”

    “howard向来专注于华尔街,怎么突然到香港做空?”越越悠悠道,并不急于表态。

    陶利稍稍停顿,道:“我想我可能犯了点错误,香港外汇基金是香港类主权基金,做空大概触犯亚洲人最敏感的神经……”

    “在金融证券行业,概念从来都只是无关紧要的外套。”

    “对对对,据我们掌握的资料方女士并无特别的正治倾向,这是我们今天能够见面并愉快交谈的基础,”陶利道,“您瞧,howard对冲基金喜欢做空,背后大股东是全球规模第二的platt集团;黑豹集团专门狙击做空者,总规模全球排名第三。这场战役——我觉得是战役,一旦打起来将导致灾难性后果——无数投资者、投行、基金都在押注,双方不断增加筹码,最终会把香港金融生态打回到十年前!”

    越越翻了翻手机,道:“就在我们约定见面后的几小时内,howard对冲基金又在新加坡的亚洲隔夜市场买入32亿美元沽空单,我的理解是,陶先生拿着枪逼我签城下之盟?”

    “没有没有,做空香港外汇基金是松散的联盟,参与者来自全球很多家对冲基金,所有操作都严格按事先计划进行,除非得到中止指令,”陶利道,“howard对冲基金,我,是带着诚意谈判的。”

    “除了这杯拿铁咖啡,暂时还没看到陶先生的诚意。”

    “据我了解黑豹集团掌握的单子还不算多,我们将让出两个小时平仓机会方女士可轻松小赚离场,虽然远远不如预期,总比拿身家性命血腥拚杀好得多。”

    越越反问道:“以黑豹的实力和技术,需要陶先生让吗?或者黑豹可以踏着失败者的尸体离场!”

    “做风投都得避免成为被踩的尸体,前提是避免自相残杀,因为谁都输不起。”

    陶利喟叹道。

    “我也想说,让两个小时给howard对冲基金离场,反正决战还没打响。”越越平淡道。

    “华尔街有两个著名大空头最近资金吃紧,方女士出手狙击的话必定收获暴利;关于他们的详细资料以及漏洞……”

    “杰高和华斯格勒两个空头吗?”越越漫不经心道,“实力不济,非要充出华尔街巨头的模样,能活到现在已是奇迹。华尔街太老了,我懒得出手,亚洲、欧洲更适合年轻人。”

    陶利神色不变,继续说:“两年前黑豹收购比利时asi对冲基金,其隐瞒真实财务状况导致两桩诉讼的发生,这方面我能帮点小忙,我手里有asi财务总监指使下属故意造假的录音。”

    越越无动于衷:“香港市场做多赚的钱足以重组两个asi,恕我直言。”

    “其实我知道黑豹集团受白宫某些方面限制才无法直接登陆华尔街,如果platt集团游说白宫改变主意……”

    “我真的不喜欢华尔街,不是开玩笑。”越越道。

    陶利脸色微沉,定定看着咖啡杯上印的图案,隔了良久道:“方女士,之所以是platt集团排名第二,黑豹排名第三,肯定有一定道理,好比亚军与季军的差别!如果友好协商不能解决问题,较量实力的话howard对冲基金并不害怕任何对手!”

    越越凝视他数秒钟,冷不丁掏出张纸币压在咖啡杯下,冷冷道:“告辞!”

    她起身就走!

    “等等……”陶利不得不提高声音道,“方女士请等等……事情,我想还有商量空间……”

    越越慢腾腾回到座位坐下,道:“陶先生,我们都很忙,说话尽量简明扼要,没必要反复试探。”

    陶利长长叹了口气,道:“方女士,我从香港飞十几个小时到伦敦,本身就代表着诚意,否则完全可以委托howard对冲基金伦敦办事处。我想说清楚双方的立场、处境以及远期策略,请方女士多点耐心,让我说完好不好?”

    越越不动声色唤来侍者:“请加点咖啡。”

    “首先我非常钦佩黑豹集团采取的立足伦敦征服欧洲的经营策略,全球最有实力的、最著名的上百家对冲基金和投资公司在华尔街拼得头破血流,黑豹集团却不引人注目地用了十五年时间打败欧洲所有对手,然后,就成为总规模全球第三的投资集团,”陶利深深摇头叹息,“听起来很简单,但目标紧紧盯着每个财年、每季报表、收益曲线的西方集团公司哪个能做到?只有东方人锲而不舍的精神和卓远的智慧,外界一直猜测黑豹是家族企业也缘于此。”

    “请加点奶。”越越吩咐侍者道。

    陶利续道:“欧洲成为黑豹集团的天下,华尔街已容纳不下全球前两位投资公司,争夺焦点必然到转移到亚洲,主战场便是香港!香港外汇基金这一仗看似偶然实质必然,战争迟早会爆发,对吧?”

    越越慢慢呷了口咖啡,道:“陶先生上周才发现黑豹的踪迹,可您知道我已潜伏多久?”她伸出纤细洁白的手指,“20个月,比howard对冲基金早三个月!因此不是我主动狙击陶先生,而是陶先生意外踏入我的陷阱。”

    “是吗?”陶利目光闪动似不太相信。

    “我提前潜伏与多家对冲基金布局做空香港外汇基金,其实都基于一个心照不宣的理由,”越越道,“即半个月后香港特.首选举,对不对?”

    “我以为方女士真不喜欢正治。”

    “不喜欢,但无法逃避,正治早已成为现代生活的一部分,包括投资策略!陶先生以及所有做空对冲基金都认为京都为了确保芮芸连任,会利用审查机制悍然否决她的对手——西方眼里的民.主斗士王学泾,一旦发生这种情况,照例会遭到西方社会口伐笔诛甚至联合制裁,投资者信心丧失,资金迅速流出市场,从而造成香港外汇基金崩盘式下跌!”

    “正治是现实而丑陋的,我们永远搞不清正客脑子里想什么。”陶利耸耸肩道。

    越越道:“就算京都允许王学泾参与竞选,如果他票数不如芮芸——完全意料之中毕竟这几年芮芸替香港人办成好几桩大事民望极高,西方正客们依然会声称投票舞弊继而抵制选举结果,多年来西方正客们一直擅长这个套路,直到这一幕突然发生于白宫时,所有人都吓了一跳,然后赶紧嫁祸于中国和俄罗斯。”

    陶利困窘地说:“方女士的表述方式很中国,我的意思是我不轻易对不了解的事情下结论,直至真相出炉……”

    工众.号搜:亭.外下雨的文学屋,更多官场小说

    “所谓真相,不都在西方主流媒体掌控之下吗?”越越反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