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爱 作品

第966章 墨少智商欠费了

    杨安安迷惘的看看机窗外的校园,冷清清的。

    这个时候校园里的店家也都关门歇业了。

    虽然也能找到那种24小时开业的咖啡厅或者酒吧之类的,不过再看看孟寒州这驾直升飞机,还是算了吧,没地方停。

    “好,就去你那里。”杨安安去过的,最近孟寒州每次游说她给宝宝补充营养,就把带过去吃一餐好料。

    所以,她已经去习惯了。

    他山上的别墅虽然冷清清的,不过空气好,每次呼吸那样清新的空气,她都能想到天然氧吧这个比喻。

    直升飞机起飞了。

    南大的宿舍越来越小。

    南大的校园越来越远。

    直升飞机停在半山别墅的停机场上。

    机舱门开的时候,风有些大,有些冷。

    杨安安下意识的就抖了一下。

    下一秒钟,她就被毯子裹住了,然后被男人抱在了怀里,她整个人就象是刚生完孩子见不得风的产妇似的,被裹的严严实实的,被男人三两步就抱进了别墅。

    别墅里还是那样的冷清。

    但是相比于她第一次来时,已经有些暖意了。

    沙发上是她买的抱枕。

    还是桔红色的抱枕,她放上去时,孟寒州只是多看了几眼,并没有丢出去。

    茶几上有她买的摆件不倒翁,她就喜欢不倒翁,看着就励志,就让她想要努力向上。

    就连冰箱上都有她贴上去的大头贴。

    都是她的大头贴。

    还有花朵。

    远远看着亮晶晶的。

    她喜欢这些小玩意,放上去贴上去看着就让人心暖。

    “喝什么?”孟寒州把杨安安放到了沙发上,就要去准备热饮。

    “红糖水。”

    杨安安其实是想喝咖啡的,不过她知道她说了也没用,孟寒州一定会说大晚上的喝了呆会会影响睡眠。

    她也想喝冰可乐的,可是他说过,她宫寒,喝太冷的不止是对胎儿不好,对她身体也不好。

    所以,最近到这里,她每次喝的都是热饮。

    大晚上的,就喝红糖水吧,红糖水一冲就好了,快。

    然后她说完想说的话,谈完想谈的事情,就去睡觉。

    来的时候还是兴冲冲的,坐在直升飞机里也是兴冲冲的,但是这会到了这别墅里面,她居然就有些困意了,就很想睡觉。

    喝一杯热饮,说完想说的话,差不多也就睡下了。

    “好。”孟寒州说完,就去了厨房。

    一会的功夫,男人回来了。

    望着他手里的两个杯子,杨安安懵了懵,两大杯,都喝了她今晚不用睡了,一直跑厕所就好了。

    结果当孟寒州放到她面前,看到一杯红糖水一杯玉米汁的时候她愣了愣,“怎么还有玉米汁?”

    “哦,不小心就榨了。”

    其实,每天晚上都有准备。

    这样她来了就可以喝,她不来也没关系,倒掉就好。

    他出发之前就摁下了已经放好玉米的榨汁机的开关,现在回来了,她正好喝这现榨的,又暖又甜。

    杨安安很喜欢玉米汁,每次都能喝光光,这是其它的热饮绝对比不上的。

    其它的热饮,她最多也就喝半杯。

    所以,他早就记住了杨安安的这个喜好。

    杨安安端起了玉米汁,浅浅的喝着,“孟寒州,你坐下。”指使孟寒州的样子,俨然她才是这别墅的主人。

    孟寒州不动声色的坐下来,她怀了他的孩子,她就是大佬,他忍。

    后来的后来,大佬孟寒州怎么也没有想到,隐忍这玩意也能养成习惯,宠人这玩意也能养成习惯。

    所以后来的后来,不让他对一个女人隐忍不让他宠人他后来竟然不习惯竟然受不了。

    人性的转变,不在一朝一夕,而是在天天日日的薰染。

    孟寒州望着慢悠悠喝玉米汁的女孩,看起来还是象一个孩子。

    如果不是很确定她肚子里有了他的孩子,他就是把她当孩子。

    大咧咧的,还有点傻白甜。

    他从前最看不上这样的女孩,偏偏,就是这样的女孩怀了他的孩子。

    所以,他只能忍。

    她没有开口,他也没有催她,就这样的相对而坐。

    他怕一催,她就炸毛。

    所以,就等着她自然开口。

    这是对待这个大咧咧的傻白甜的最好的办法。

    果然,连喝了两口玉米汁的杨安安等不及了,“我要跟你结婚了,你同意吗?”

    她问完就紧盯着孟寒州。

    孟寒州半点迟疑都不敢,直接道:“同意。”

    他担心他慢了半秒,这个傻白甜就会认定他不诚心跟她结婚。

    那这一个晚上不知道要闹腾到几点钟。

    说不定扯到天亮都有可能。

    他熬通宵是很正常的事情,他也不在意,可是怀着孩子的杨安安熬通宵,他不允许。

    “呃,你怎么答应的这么快?你不是不喜欢我吗?”她可是记得很清楚,第一次结束后,她说不用他负责,他立码就同意了,而且,她还看到他长松了一口气。

    “我和你一样,不想孩子一生下来就成为私生子。”孟寒州给了一个绝对官方的答案。

    他想杨安安应该也是这样想的。

    其实要结婚这件事,他本来也抵触的,不过他是一个从出生就没有父亲的人,所以,莫名的就想自己的孩子一生下来就有父亲有母亲,做一个父母双全有父母疼爱的孩子。

    所以,他早就想把结婚这件事提上日程了。

    不过,喻色警告过他,不许他操之过急,喻色说杨安安会嫁给他的,喻色说她会安排好的。

    还好喻色没有让他等很久,杨安安现在就要嫁给他了。

    嗯,四嫂果然是个靠谱的人。

    就是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再叫四嫂了。

    毕竟,墨靖尧那个傻子现在已经只剩下孤家寡人一个了。

    喻色说分手,墨靖尧就傻呼呼的同意了。

    他也是第一次发现墨靖尧的智商欠费。

    女人说分手男人就要分手吗?

    反抗就是了。

    反正就是要遵从本心,只要自己心里不想分手,那就不同意女人的提议。

    换成他是墨靖尧,杨安安要是不声不响什么也不说的就分手,他只当没感觉到没听到,反正就是不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