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爱 作品

第964章 指点迷津

    其实事实真相是她自己就能查,不过喻色暂时的还不想暴露自己能查出来的本事。

    别人不知道她的本事,自然就不会提防她。

    那就是她自保的手段之一。

    这还是墨靖尧教她的呢。

    可是如今,他们已经有半个多月没有见过面了。

    完了,她又想他了。

    每次一用到代码,她就想他。

    “喻色,你找人查吧,要是她真的刷票了,必须要曝光她,就她那长相,给你提鞋都不配。”林若颜越说越激动。

    喻色“噗嗤”一声就笑了,她发觉现在的林若颜真好,大抵是与她和杨安安这样糙的人相处久了,说出来的话越来越有人间烟火气了。

    这样的林若颜才是正常的。

    “喻色,你笑什么?”林若颜懵的一匹的瞪着喻色,反正就是不喜欢马莹莹。

    “笑你也成了跟我和安安一样的糙人了,哈哈。”

    林若颜摸摸头,一副“我有吗”的表情。

    喻色已经是笑的前仰后合了。

    可是笑过之后,一股浓浓的悲伤直击心头。

    她又想墨靖尧了。

    算起来,从与墨靖尧分手后,她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笑过了。

    宿舍里,明明已经过了凌晨的点,都该睡觉了。

    可是这么一折腾,三个人都很精神。

    杨安安正在琢磨着要不要嫁给孟寒州。

    喻色拿着手机用墨靖尧曾经教给她的代码游戏在查马莹莹是不是刷票了。

    而林若颜则是在等喻色的消息。

    要是马莹莹真的嬴了,她想她今晚不用睡了。

    她不甘心。

    就是不想马莹莹当选南大的校花。

    宿舍里很安静。

    但是每个人的心都不平静。

    一直安静躺在喻色身边的杨安安第一个坐了起来,然后爬回了自己的床,一边爬一边道:“小色,我只有嫁给孟寒州一个办法才能生下这孩子才能救我妈吗?”

    其实这样问的时候,她已经给出了答案。

    是的,嫁给孟寒州是她唯一的选择。

    总比随便找一个男人嫁了以后再离婚来的好。

    小宝宝需要的是亲生的父亲,不是冒牌货。

    而她要生孩子,就必须要结婚。

    否则,她承受不起来自于学校同学的流言蜚语。

    “我觉得是,我已经替你想了很多个办法了,最后还是觉得孟寒州是最适合的。”喻色还没回答,林若颜回答了。

    “对,颜颜说的对。”喻色也是这样认定的,况且,孟寒州曾经承诺过,会对安安好,会对孩子好的。

    她想,孟寒州应该不会再伤害杨安安一次了吧。

    不过,若孟寒州真的伤害杨安安了,她现在也找不到人能教训孟寒州了,因为,她和能教训孟寒州的墨靖尧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他们分手了。

    “我真的要嫁给孟寒州?他太渣了,啊啊啊。”杨安安低吼大叫,还是觉得不甘心。

    喻色继续玩代码。

    算起来她这个技能从与墨靖尧分手后一次都没有用过,是时候用一次了。

    不然,都不会了。

    “命当如此,安安,我觉得你可以这样,可以与他约法三章,结婚一年后,如果你发现他还是渣,你就与他离婚,只要有约定,就算他想不离也不成。”林若颜继续的给杨安安出主意,总不能不管不顾吧,都说当局者迷,她这是在为当局者迷的杨安安指点迷津。

    “让我想想。”杨安安回到了自己的床上,又开始思考她的人生大事了。

    妈妈重要,孩子重要,可是她自己……

    她自己也想重要。

    因为想自己重要,她就真的不想嫁给孟寒州。

    可是妈妈和孩子……

    这就象是一个死循环,越想越乱。

    最后,想不通的杨安安直接坐了起来,拨电话给孟寒州了。

    没办法,她睡不着。

    是的,凌晨一点钟,杨安拨给了孟寒州。

    她以为孟寒州怎么也要醒过来才接,还绝对是慢修悠的接起。

    没想到她才一拨通,那边就秒接,仿似一直在等着她的电话似的,“安安,这么晚了,怎么还没睡?”

    质问的口气,有点凶。

    身为一个孕妇,这个点还不睡,小宝宝也没办法睡,孟寒州对杨安安这个孕妇有意见了。

    这也是这许久以来,孟寒州第一次对杨安安凶。

    杨安安立刻就炸毛了,“孟寒州,你这是在凶我吗?还没结婚,你就凶我,这要是结婚了,你是不是会虐待我?”

    手机那边,先是一片安静。

    喻色和林若颜同时刷刷刷的看向杨安安。

    大晚上的,杨安安的嗓门太高了,她们两个严重怀疑吵到隔壁邻居了。

    果然,这个念头才起,就听隔壁有人喊道:“大晚上的吼什么吼,叫魂呢?”

    杨安安吐了吐舌,发现孟寒州那边还没反应,不由得更气了,“孟寒州,你装死呢?”

    不过,这一次,她是刻意的压低了声音。

    她可不想再被隔壁同学给吼回来。

    “我没凶你,我是担心你太晚睡身体吃不消,一时情急才语气重了些。”

    “是这样吗?”杨安安想想,身为一个孕妇,她这个点还没睡的确是太晚了些。

    “是这样。”孟寒州深吸了一口气,这一次的声音温温的,柔柔的。

    说完了,他都觉得自己浑身的鸡皮都起来了。

    他真不习惯这样说话。

    可是,只要一想到杨安安肚子里的宝宝是他的种,他就不由自主的想要温温柔柔的。

    他要有孩子了。

    就是还不知道是儿子还是女儿。

    儿子女儿都好,只要是他的孩子就好。

    如果不是胎儿月份还小,他都想带杨安安去医院检查一下,查一下杨安安怀的是男孩还是女孩。

    然后,好提早做准备。

    男孩就买男孩的衣服男孩的玩具,各种车模变形金刚之类的可以买起来了。

    女孩就买女孩的衣服女孩的玩具,各种布娃娃洋娃娃都可以买起来了。

    如果杨安安不同意提前检查,就全买了也可以,到时候买多的那一份他直接打包送人。

    这样一想,就恨不得杨安安肚子里的宝宝现在就生出来。

    现在就买起来。

    他不知道其它的父母在即将为人父时会怎么想,反正他现在就是这样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