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爱 作品

第497章 第一次约会

    但是此时,两个人仿佛不是她之前认识的墨三墨四似的,片刻间也撂倒了几个。

    有了他们两个的加入,墨靖尧如虎添翼,哪怕是三个对几十个,也轻松许多。

    看到墨靖尧那边减轻了压力,喻色直接再引开几个,这样就能为墨靖尧他们三个男人减少一些抵抗。

    “扑……”脚下被什么植被一绊,喻色倒在了山间,几个拿着砍刀的人顿时全都招呼向了喻色。

    “小色……”眼角余光一直盯着喻色的墨靖尧顿时急了,箭一般的射向喻色……

    脚踝上骤然传来刺痛,喻色一时间根本站不起来。

    就见植被上有倒影直奔她而来。

    甚至于清晰可见一把砍刀的影子。

    来不及起身的喻色一个翻身,才堪堪避过这一砍刀。

    可是又一把砍刀又挥舞了过来。

    喻色急急的一个打滚,身上的羽绒服已经沾满了草屑,不过虽然狼狈,到底是又躲过了一刀。

    踉跄的就想起身避开,可是眨眼间又连冲过来三人,手里的砍刀全都对准了她,就是要砍死她的节奏,“去死。”

    一声大喝,让喻色再也避无可避的闭上了眼睛。

    她怕死,从来都怕。

    可是这一刻,就算是怕也没用。

    三把砍刀,她避开一把避不开另外两把。

    她不明白这些人为什么要置她于死地,她只是与墨靖尧约会一次来一次二人世界罢了。

    可没想到在她承认墨靖尧是自己的男朋友后,两个人的第一次约会,就是这样的充满血腥。

    喻色真的呕死了。

    她静静定在那里,身侧是花的清香,她喜欢这高原的花草树木,是在内陆所绝对没有见过的,很美。

    拈一朵花在手,死了也有花相伴。

    “扑……”

    “扑……”

    “扑……”

    连着三声闷响,随即就是一声接一声的惨叫,而且全都在喻色的身前。

    也全都是陌生人的叫声。

    这些喊声,再加上身上没有传来预期以为的会有的疼痛,喻色缓缓睁开眼睛。

    颤抖的身体突然间被抱进一个温暖的怀抱。

    是墨靖尧。

    他居然在发现她摔倒的那一瞬间,箭一般的射了过来。

    而那三个刚刚要砍杀她的人,此时全都倒在了血泊中。

    三把砍刀分别砍在他们的胸口。

    喻色转头再看也已经赶过来的墨三和墨四,原来是他们两个配合墨靖尧掷了三把砍刀砍倒了那个人,才堪堪救下了她一条命。

    “小色……”身子被紧拥在墨靖尧的怀里,紧的仿佛要把她嵌入到他的身体里似的,让她连呼吸都有些困难了。

    这一次那个一直在颤抖的人不是她,而是墨靖尧了。

    “小色……小色……没事了……没事了……”他一直后怕的低喃着她的名字,刚刚只要他和墨三墨四再慢一点,那现在倒在血泊中的就不是那三个男子,而是喻色了。

    “我无事,我没那么衰的。”喻色低笑,有墨靖尧在,她一定不会有事。

    她只要坚信这一条就足够了。

    墨三解决了最后两个人。

    墨四此时一脚踩在一个还活着的人的胸口上,“说,谁派你们来的?为什么要动手?”

    男子一歪头,不肯说。

    墨四伸手一拉,直接就卸了那人的臂膀。

    “啊……”那人如同被杀的猪般大声喊叫。

    一条手臂被卸下来,那得多疼。

    “你可以不说,不过接下来就是卸你另一条膀子,然后是大腿,一条大腿,两条大腿……”

    喻色忽而发现,墨四审人还是很有办法的。

    因为,那人已经疼的再也受不了了,“我说,我全都说。”

    “说。”墨四又一脚踩下去,正好就踩在那人被卸下来的胳膊上,疼的那人额头上全都是冷汗。

    “是……是他们两个人一个诊病一个赠药,一个抢了这里诊所的生意一个抢了这里药店的生意,所以就……。”

    “所以这里的诊所和药店的老板就请了你们来杀人?”墨四继续审问,原本还以为是墨靖尧的仇家来了。

    毕竟,这个世上想杀墨靖尧的人太多,却怎么都没有到这些人居然是本地人派来的。

    为的就是喻色和墨靖尧抢了他们的生意。

    他们自己竟争不过,居然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真无耻。

    “是……是的。”男子虽然也想有骨气的不承认,可是太疼了。

    只卸了一条手臂就疼的他死去活来,这要是再卸一条手臂就再加上两条大腿,他直接不用活了不说,主要是遭罪呀。

    喻色靠在墨靖尧的身上,听着这人的招供,心底里五味杂陈。

    她为人诊病,这里的老百姓是一定欢迎她的,但是她和墨靖尧也动了这里开诊所的开药店的人的蛋糕。

    所以,这些人就想杀她和墨靖尧。

    她和另外两个中医这诊病才一天,那些药店和诊所的人就想杀他们了。

    只怕要继续为百姓诊病的话,只怕是连他们一行人都不会放过了。

    这些人太无耻了。

    这是在反对他们的善举。

    “墨少,已经审完了,怎么处理?”墨四转身征询墨靖尧的意见。

    墨靖尧看着漫山遍野倒在血泊中的人,刚刚下手的时候他并没有下狠手下死手,所以,这些人虽然受伤了流血了,但是绝对不是致命的伤。

    他不是不想杀他们。

    只是很清楚这里是他们的地盘。

    总要为自己离开时留条后路。

    “我们走吧。”倾身抱起喻色,墨靖尧朝着自己那辆摩托车走去。

    一路所经的人,他全都视而不见。

    “告诉你们主子,我墨靖尧这个人最不怕打打杀杀,最不怕恐吓,既然他们招惹了我,招惹的时候就应该想到后果,嗯,我女朋友还会继续诊病,赠药也还会继续,甚至于,可能还要更多。”最后一个字的尾音落下,他已经把喻色放到了摩托车上。

    随即启动了摩托车,身后是墨三和墨四殿后护卫,一行四人很快驶回了县城。

    成为男女朋友后的第一次约会,就是以这样血腥的场面结束的。

    可是喻色一点也不觉得有什么遗憾,墨靖尧以一对几十个,墨靖尧飞掠而至救起她时,简直帅呆了酷毕了。

    进了县城缓下了车速,喻色此时再看墨三和墨四,已经多了肃然起敬。

    再也不认为墨三和墨四是两条还需要她保护的虫了。

    这一战,两个人可以说是在喻色心里一战成名,也是为他们两个自己正名了。

    不然,喻色还当他们两上是两条虫呢。

    已经熬过了高反期的墨三和墨四生龙活虎的已经是两条龙了。

    太子摩托还没停稳,墨靖汐冲了过来,“哥,嫂子,你们可算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