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爱 作品

第296章 太壕了

    无论是墨家还是喻色的公寓,好象哪里都不需要再买这些东西。

    尤其是洗衣液,家里怎么可能缺这种东西。

    就算是水果,也不会少的。

    但是,墨靖尧就是亲自来买了。

    墨靖尧从来不做无用的事情。

    他来买这些,一定是有目的。

    难道是为喻色买的?。

    只要一遇到喻色,墨靖尧就再也不是陆江记忆里的那个墨少了。

    再也甭想在他身上找到高冷的气质,绝对是充满人间烟火气息的墨靖尧了。

    轮到他了。

    陆江正把把东西一样样的拿到柜台上扫码,就听扫码的收银员道:“这鸡毛掸子打孩子用正好,这榴莲搓衣板给男人跪正好。”

    “……”陆江懵懵的听完,立码就道:“我这是替别人结帐,不是我买的。”

    他又没有孩子。

    墨靖尧也没有孩子。

    那么,鸡毛掸子和榴莲搓衣板都是墨靖尧要用的?

    联想一下墨靖尧是在与喻色分开后来采买这些东西,那就绝对有可能。

    然,只要一想象墨靖尧被喻色拿着鸡毛掸子追着打的画面就觉得很喜感。

    不对,倘若墨靖尧买这些真的是为了挨打的,他自然不会躲着,绝对是安安静静的站在那里,任由喻色想怎么打就怎么打。

    也有可能是直接跪在榴莲或者搓衣板上任由喻色打他。

    陆江想象到这里,眼皮跳了跳。

    墨少这是在遇到喻色之后,发现自己有被虐潜质了?

    不过,陆江根本没有时间多想,很快就刷完了卡,拎着三大袋子的东西去往停车场。

    一路上时不时的瞄一眼袋子里的东西。

    还是鸡毛掸子榴莲和搓衣板最惹眼。

    停车场。

    布加迪的车身前,墨靖尧颀长的身形慵懒的倚在车身上,一张俊颜已经被烟气缭绕其中,朦朦胧胧的。

    哪怕是他这个直男看着,都觉得自家总裁太帅。

    用时下小姑娘喜欢的形容词来形容的话,墨靖尧就是谪仙一样的人物。

    “墨少,已经好了。”

    墨靖尧掐熄了长烟,上了车,“去公司。”

    “好的,那这些东西……”

    “放后备箱。”墨靖尧冷冷的睨了一眼陆江。

    陆江顿时觉得满额头的汗都沁了出来,他是不是多嘴了,“哦哦,好的。”

    然后,就发誓今天绝对不能在墨靖尧面前提起墨靖尧自己刚刚买过的东西。

    于是,陆江战战兢兢的跟着墨靖尧回了公司,还是觉得自己问错了。

    不过,在跟进墨靖尧的办公室后,在一个个的高管汇报完工作之后,陆江越来越放松了。

    半个月了。

    墨靖尧的这间办公室已经被总裁办的秘书还有高管认定了这里就是人间炼狱一样的地方。

    这半个月每天进来的人,就没有一个不是战战兢兢的进去,然后灰头土脸的出来的。

    但是今天不一样。

    每个拿着文案或者协议进去的人,最后都是很放松的走出来的。

    甚至于,管理部的经理在出来后,还特别的拍了拍随他一起出来的财务经理的肩膀,很好奇的问道:“公司上个月的业绩是不是翻了几番?”

    一定是这样的。

    因为业绩突飞猛进,墨靖尧一高兴,就看什么都顺眼了起来。

    “如果不加上与凤鹭集团的合作项目的利润,与上上个月的业绩相比只增长了两个百分点。”

    “那加上呢?”

    “增长八个点。”

    “哇哇,那一定是因为这个原因了,所以,今天的墨少如沐春风般,我看到他唇角都是勾着笑意的,咱们墨少会笑了。”

    “嘭”,财务经理直接拿手里的文件敲在管理部经理的头上,“你一个直男流口水了。”

    “有吗?”管理部的经理停步,感受了一下唇角,他没流口水,“喂,你给我站住。”说着,就追向了财务经理。

    总之,整个公司的人,今天都放松了。

    尤其是总裁办的几个秘书,一直在议论着墨靖尧会笑了。

    会笑的墨靖尧真好看。

    可惜他们不敢拍照,否则一定拍下来放在手机里做背景墙。

    那样就能时时刻刻看到浅浅而笑帅到让人流口水的boss了。

    上午十点钟,墨靖尧的手机闹钟响了起来。

    “墨少,有什么事情要现在处理吗?”听到闹钟铃声,陆江立刻上前请命。

    “开你的车回去找张嫂拿一份食盒。”

    “好的,我这就过去。”

    “速度快点,你只有四十分钟。”

    “哦,好,好的。”

    陆江半点也不敢迟疑了,几乎是用狂奔的奔出总裁办公室的。

    来来回回只给他四十分钟,他狂奔的也不一定能按时回来。

    不过,墨靖尧的命令就是圣旨。

    一边开车,一边联系上了张嫂,这样只要他车一到,张嫂就把食盒交给他,否则一定来不及。

    十一点整,墨靖尧独自一人启动布加迪离开了。

    然后,还下了死命令,今天所有人不许跟进。

    陆江虽然很想抗命的跟上去,可他还没启动他的迈凯伦,就接收到了墨靖尧的短信,“不想死就开车跟上来。”

    “……”他想活,他不想死。

    喻色下班了。

    还没换完白大褂,就听诊所里的护士叽叽喳喳的指着窗外说着什么。

    喻色也没在意,继续的换下白大褂,换上了早上墨靖尧送给她的衣服。

    “田菁菁 ,走啦,去吃饭。”民以食为天,她饿了。

    田菁菁田护士回看了过来,“喻色,等等再出去,你先过来看看那辆豪车,饱饱眼福再去吃饭也不迟。”

    喻色听到豪车,一点也没感觉。

    再壕的车也壕不过墨靖尧的那辆布加迪威龙吧。

    不过,还是被田菁菁给强行的拉到了窗前。

    结果,一眼看出去,她差点惊得吐血了。

    刚刚还想外面的车再壕也壕不过墨靖尧的布加迪威龙,然后就发现外面的那车分明就是墨靖尧的布加迪威龙。

    那车牌号,就是墨靖尧的。

    “喻色,是不是很壕?我这辈子不必说买这样的车,只要能让我上去坐一分钟,哪怕是被赶下来我也心满意足了,也不算白活一回,太壕了。”

    喻色回想一下那车她坐过n次,那她这辈子绝对是没有白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