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2:落魄

    “她说过要来找你的吗?”小彬挠了一下脑袋,大眼睛睁地圆溜溜的,“可是她已经和秦粑粑去秦家了鸭。”

    无羁的心“biaji”一声被摔个稀碎。

    他那么信任的麻麻,居然放他的鸽子……

    “可在酒店的时候,她跟我说过的。”

    “哎!”小彬同情地拍拍傻孩子的肩膀,“四弟弟你还是太年轻啦,麻麻当然要陪她老公的嘛,在秦粑粑面前,我们都是电灯泡来着,你就不要给她添乱了好叭。”

    无羁难堪地闭上眼睛。

    他才不是电灯泡,是麻麻没有守约的好吧,害他等了这么久,还被兄弟们看笑话!

    “哎,”小柒也悠哉悠哉地走到无羁面前,小大人儿似的,“四哥哥你要想开点啦。”

    “嗯。”无羁点了点头。

    “四哥哥,别等安安麻麻了,”这时荣一一脸担心地走了过来,“我们的孙粑粑,不见了。”

    “从酒店不见的吗?”无羁在门口等了半天,没和小彬他们关心酒店的事,还真不知道孙粑粑的情况。

    小彬的小脸上满是纠结,“是鸭,秦粑粑公布身份,和安安麻麻腻歪的时候,他就走了,”小家伙犯难说,“我看了一下摄像头,没有追踪到他呢。”

    “手机呢?”无羁问。

    小彬嘟着嘴说,“他没有带,好像被周明带走了呢。”

    “哎!”四个小家伙整齐划一地叹了口气,有一点担心孙粑粑了。

    孙司南失联了。

    当晚,孙司南失联的新闻在网络上爆开。

    孙司南失联,孙司南受情伤,ariel,李薇薇,七宝等等关键词相继被推上热门。

    每条帖子下都有数量可观的留言。

    网友a:“小巫见大巫,孙司南没脸现身了吧。”

    网友b:“听一个朋友说孙司南想用五千万收买秦慕白,让秦离开他老婆呢(挖鼻孔)。”

    “看到热点我吓一跳,没想到这么多人关心渣男,啧啧。”

    “当年孙司南辜负了简安,现在又想弄人家妹妹,够无耻的呵,坐等秦总收了这妖孽……”

    对孙司南的声讨从上午一直持续到晚上,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孙司南失联后,讨论量又到达了一个高峰,很快“ariel市值缩水百分之三十”的词条空降热搜。

    孙司南直接把手伸到秦慕白老婆身上,那还得了?大趋势预测秦皇还将对孙氏展开新一轮报复,而且来势会比之前更加猛烈,加上孙司南身上暴露的种种缺点,让孙氏的信任值直线下降,订婚当天,孙氏股市动荡。

    当晚十点,还是没有孙司南的消息。

    秦家花房。

    简安在卧塌上翻了一个身,枕上秦慕白胳膊,忍不住玩起他的胸肌来,试探地问道:“我听有的网友说,你要对付孙司南,猜中没有?”

    “安安,”秦慕白看住她的眼睛,若有所思道:“你觉得我会怎么做?”

    简安摇了摇头,“我哪知道?要怎么做还不是看你。”

    “先不说这个,扫兴。”秦慕白捏捏简安的鼻头,笑道:“现在我高调公布身份,以后就没那么多清净日子过了,但做为我的夫人,我只想你开开心心忙自己的工作,在自己的领域里做到极致。”

    可能秦慕白只是心疼她,并没有其他意思,可不知道为什么,简安觉得他似乎有话外之音。

    不想她参与生意上的事吗?

    秦慕白意识到这样的措词有被错解的可能,忙补充道:“别误会,现在你已经厉害到不需要操心太多,就能把我和秦皇捏在手心的地步了,毕竟,我.操作公司,你操作我。”

    “不会好好说话吗?”简安翻他一个大眼白,“就你会贫嘴!”

    “我只对你一个人贫嘴。”

    “还贫呢?”

    秦慕白噙着一抹坏笑,轻轻凑向她的耳朵,“只因为是你,不管我怎么贫,都觉得不够。”

    简安被他撩地七晕八素,只想赶紧爬起来,再来个三番战,情不自禁凑上他的唇,“你再这么乖巧,我要吃你了?”

    “怎么个吃法?”秦慕白垂着睫毛,好整以暇地看着简安。

    简安眼珠子一转,趁秦慕白没在意,她一个翻身骑在他的腹肌上,“生炸炒闷蒸,秦太太有权力决定怎么吃你,现在先让我想想。”

    秦慕白无语地看着她,“都坐上去了,还想什么呢?”

    既然秦慕白都这么说了, 简安也不好意思再磨蹭下去,三下五除二剥了他的xx,想到什么,她手一停。

    “秦叔说你以前睡过女人,说真的,你到底睡没睡过?”

    被老婆怀疑清白,秦慕白急地脸色都快变了,“没有。”

    “真没有?”

    不满老婆怀疑,秦慕白警告性地捏住她腰上一块肉,“当然没有,我没必要拿处男的事来标榜自己,倒是你,跟爸说你……”

    “好啦,”简安不让他再说废话,俯身吻住他的唇。

    她投入地和秦慕白互动,怎么也不嫌够,却不知道被她静音的手机,正在亮着屏。

    有新的来电进线……

    一连三个电话,无人接听。

    孙司南靠在护城河的栏杆上,视线一直放在手机上,

    面无表情的样子,像被抽干了灵魂的行尸走肉。

    这些年,他灵魂的寄托忽然崩塌,突来的打击让他几乎崩溃,他只想远远地离开喧嚣,尽快冷静下来。

    所以他只带了备用机出门,目前还没人知道这个号,这样可以让他免受打扰。

    可是环境越安静,他的心情就越难以平复。

    他给简安打了三个电话,全部无人接听。

    他抓紧河边的栏杆,有那么一会儿,很想从这里跳下去……

    夜风袭来,透骨地冷。

    这时他捏在指间的手机终于响起了来电铃声。

    赫然是简安的电话号码。

    秦慕白睡着后简安才起身去拿手机,一打开就看见三条未接电话的提醒,怕对方找她有要紧事,这才回拨了出去。

    “喂,请问哪位?”

    孙司南心跳一窒,用手机的那条胳膊正在隐隐颤抖。

    “我是孙司南。”

    “没想到居然是你。”

    孙司南茫然看着河面,迟疑开口:“你能来一趟吗?我有话想跟你说。”

    那头犹豫了半分钟左右,才缓缓说道:“你说个地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