须涵之兵 作品

第222章 易魂塑体

    兰若寺中,聂小倩看着脸色凝重的小雪,轻声问道:“小雪,到底是怎么回事?玄心正宗的人怎么会知道咱们在这里?”

    小雪看着小倩懵懂无知的神色,心下暗叹一声,这小倩就是被圣君保护的太好了,以致于连一些常识都不知道。

    “咱们是妖,金华城是凡俗城池,咱们一进去,就好比墨染清流,在凡人眼中或许看不出什么,但是在玄心正宗眼中那是再明显不过,方才要不是咱们跑得快,此刻恐怕已经与那玄心门人撞上了。”

    聂小倩闻言,素容一变,她虽然品性单纯,但却不是什么也不知道的小妖,自古正魔不两立,一旦自己被玄心门人给碰见,那就只有死路一条。

    想到这里,聂小倩心中发寒,看着小雪,颤声说道:“小雪,七夜哥哥会不会前来救我们?”

    “圣君日理万机,加上玄心正宗那边盯得紧,恐怕不会亲自现身,最多也就派四贤等人前来接应,再不济还有太后,她老人家不会就这样放任咱们不管的。”

    小雪轻轻拍着小倩的手,转而安慰一阵,小倩闻听此言,这才稍稍放松一些,但心里仍是有些担忧,万一救援不及,那……

    就在聂小倩胡思乱想之时,小雪突然心神一动,轻步来到窗户边,透过窗户朝着外面看去,只见荒废的庭院中,两道遁光散去,现出燕赤霞与司马三娘的身影。

    “赤霞,就是这里了,我已经用阵旗将兰若寺封死,保准让她们逃不了。”

    司马三娘说完之后,托着罗盘仔细查看,而燕赤霞突然感受到有人窥探,朝着小雪的方向看去,吓得小雪心惊不已,急忙撇开目光,拍着胸脯大口喘气。

    “小雪,怎么了?”

    聂小倩看着脸色苍白的小雪,小心翼翼地问道。

    “是燕赤霞夫妇,小倩,咱们这会可真的是在劫难逃了。”

    小雪见到燕赤霞夫妇到来,心中仅存的那点念想也被抹去,燕赤霞夫妇威名在外,圣朝之中能力压他们的人屈指可数,不由失去了反抗之心。

    聂小倩闻言也是心中震惊,看着小雪,欲要说些什么,但却是什么也说不出来,最后试探道:“小雪,你说要是咱们主动投降,会不会还有一线生机?”

    聂小倩这样说其实也是抱着试一试的想法,毕竟自己虽是圣朝之人,但自从化形以来并未残杀过生灵,身上也没有什么血孽,若是遇见通情达理之人,或许能留下一条性命,就是不知道燕赤霞夫妇是不是这样的人,如今只能赌一把了。

    本是心生绝望的小雪听到小倩之言,眼神一亮,随后目光炯炯的看着小倩,面露喜色道:“定是可以,咱们两人从未杀生,燕赤霞夫妇也不是什么见妖就杀的人物,只要咱们态度诚恳,想必他们也不会过多为难。”

    事到如今,形势已是不在自己手中,因此小雪也只能将希望寄托在燕赤霞夫妇二人身上。

    就在此时,屋外射进一道赤光,小雪脸色一变,急忙拉着小倩躲开,赤光一散,一道道赤色剑气将此处空间全部封死,小雪见那剑气虽是按而不动,但那股肃杀之意却是十分显眼,一旦自己有所异动,她相信这剑气一定会毫不迟疑的斩了上来。

    小雪与小倩皆是稳立不动,不过一会,燕赤霞与司马三娘一前一后走了进来,看见小雪二人后,燕赤霞自动忽略了小雪,目光如炬的看着躲在小雪身后的聂小倩。

    “赤霞,我们要找的人就是她!”司马三娘手托罗盘,指着聂小倩道。

    闻听此言,小雪脸色一变,伸手护住聂小倩,燕赤霞见状则是冷哼一声,一股磅礴玄力直接将小雪震得气血翻腾,身体直接瘫软倒地,嘴角更是沁出血丝。

    “你们要抓我就对着我一人来好了,不要伤害小雪。”

    聂小倩见到小雪受伤,急忙站了出来挡在她的面前,神色愤愤的看着燕赤霞夫妇。

    “聂小倩,随我们走吧,至于这个小妖,三娘你看?”

    燕赤霞自也看出这小雪身上没有丝毫血煞之气,不是什么滥杀无辜之人,虽然对方是妖,但放她一马也不是不行,毕竟自己也不是见妖就杀。

    “不行,这个小妖也要一并带走,此事事关重大,绝对不能泄露一点消息。”

    司马三娘看了小雪和聂小倩一眼,摇了摇头,要是放在平常,也就罢了,但此事乃是关乎玄心正宗与人间正道气运,一旦有所闪失,则是苍生受难,司马三娘自忖承担不起这样的责任,所以必须将事情的任何变数都掌控在自己手上。

    “等到事情结束后,再看谷虚师弟和金光宗主的意思。”

    听完司马三娘的话,燕赤霞点了点头,自己还是有些考虑不周,七世怨侣之事确实不能泄露半分,要是阴月皇朝提前知道,既定的计划和谋略就算不是废弃,也要重新推演布算,实在有些得不偿失。

    聂小倩听到司马三娘的话后,心中一震,欲要张口说些什么,却被小雪用力拉住手臂,看着小雪摇头,聂小倩只好静立不动。

    “两位,得罪了!”

    司马三娘轻声一语,随后伸手拿出两张符箓,贴在两人眉心,二人挡无可挡,瞬间被符箓镇住,心神一阵疲劳,随后便昏迷过去。

    “三娘,事不宜迟,咱们赶紧带着她们赶往京城,这兰若寺不是久留之地。”

    燕赤霞也是粗中有细,这两个小妖跑到这里,必然是有她们的道理,只不过是他们行动太快,这两个小妖才会如此不堪一击,但迟则生变,虽然他们夫妇二人不惧围攻,但能轻易解决的事情,为何要将其变得复杂?

    司马三娘闻言点首赞同,伸手一拿,将聂小倩与小雪装入特制的人袋中,燕赤霞则是挥袖一扫,将封锁空间的剑气收了回来,二人做完此事后,不再停留,身化遁光朝着京城飞遁而去。

    而就在聂小倩与小雪被抓住不久后,兰若寺中,魔宫四贤之二的无间和修罗姗姗来迟。

    “有玄力留存,看气息波动是燕赤霞夫妇,咱们还是晚了一步。”修罗贤者查看片刻后,睁开双眼,沉声说道。

    “根据时间来看,来人已经走了三刻,方向朝北,若是我猜的不错,燕赤霞夫妇应是去了京城。”

    修罗听到这话,脸色陡然一沉,京城可是玄心正宗的大本营,别说他们两人,就算是阴月皇朝全体出动,恐怕也伤不到对方多少,看来这次行动是彻底失败了。

    “先回去,请圣君示下。”修罗沉声一语,无间贤者点了点头,随后二人身影渐渐淡化,最后彻底消失不见。

    无间和修罗借用传送法阵返回阴月皇朝后,脚步不停,直接前往圣殿。

    此时圣殿之中,七夜正在听镜无缘的回禀,听有片刻后,七夜点了点头,道:“这些损失还算在意料之中,阵亡之人的抚恤,恶龙,就交给你来办,记着,不要太吝啬,这些人都是为圣朝牺牲,绝不能亏待了他们的家人。”七夜看向下首的恶龙正声说道。

    恶龙闻言当即起身,抱拳一礼,认真道:“请圣君放心,属下一定会将此事办妥。”

    “烈冥前辈身受重伤,老师,将圣朝珍藏的‘千花百露丹’取出三粒赠予前辈。”

    烈冥子如今已经算是圣朝仅存的一位高手,将来还会有用得到的地方,仅仅几粒丹药,自己还是能承担得起的。

    镜无缘闻言也是当即应声下来,心中不由感叹,圣君此举可以算是十分高明的御下手段了,烈冥子若是得知此事缘由,必会对圣君和圣朝更为忠心。

    就在几人商议事情之时,殿中突然想起一道磬响,七夜闻声道:“何事?”

    外面守门弟子立刻回道:“圣君,是无间贤者和修罗贤者回来了,说有重要事情回禀。”

    “让他们进来。”

    那弟子当即应声称是,随后殿门已开,无间和修罗快步走了进来,对着七夜行有一礼后,便将之前发生的事情详细说了一遍。

    “玄心正宗好快的速度,咱们已经得了太后提醒,没有丝毫耽搁,没想到还是落在了玄心正宗后面,莫非此事他们一早就知道不成,要不然时间怎会如此凑巧?”

    恶龙听完之后,脸色有些凝重,之前几次与玄心正宗对抗,圣朝屡屡落在下风,这次事关圣朝重要大事,本是十分机密,除了他们在座之人,无人知晓,若不是这些人都是知根知底的,恶龙都要怀疑圣朝中出了内奸。

    镜无缘沉吟道:“若是旁人,倒也不算什么,唯有那位谷虚道长,之前与此人几次交手,足以证明此人心机颇深,向来谋而后动,这次摧毁阴世幽泉,看来也只是他计划中的一部分,小倩之前去金华城,说不定就已经被此人给盯上了,若是如此,倒是能说的通了。”

    “老师所言不无道理,小倩事关圣朝气运,她绝对不能有任何闪失,既然小倩已被燕赤霞夫妇带回京城,那只有硬拼一场了。”

    “圣君,不可!”

    四贤听到这话,分分惊身而起,异口同声说道。

    镜无缘也是摇了摇头,起身道:“京城乃是人间龙气汇聚之所,加上玄心正宗本营坐镇,可谓是坚固无比,如今阴月皇朝刚遭受重创,实不该再大举兴兵。”

    看着七夜的目光,镜无缘再是思索一会,沉声道:“或许可以用那个办法!”

    四贤听了皆是疑惑不解,而七夜则是怒声道:“绝对不行!”

    七夜知道镜无缘所说的法子乃是圣朝禁术“易魂塑体”,此法十分邪恶,乃是利用禁阵将人的神魂传送到容体中,此法听上去很简单,但作为容体的一方生辰八字需与易魂之人一模一样,而且还要将其本身的神魂抹去,成为一具空壳,成为合格的容器。

    而且主持施法之人就算侥幸成功,也会功力尽失,根基全毁,成为一个连凡人都不如的人,长则半年,少则三月,定会步入黄泉。

    镜无缘看着七夜神态,正声道:“圣君,此法是唯一行之有效的方法,也是能将损失降到最低的一种方法,这件事事关圣朝前途命运,绝不能因为圣君的否决放弃,圣君,无论如何,这易魂塑体之法必须要进行。”

    四贤听着这话也是一头雾水,镜无缘有心拉拢四贤,便三言两语将这禁术说了个明白,四贤听完之后神色各异,或凝重,或欣喜,或惭愧,种种表象不一而足。

    过了一会,恶龙上前一步,对着宝座上的七夜躬身一礼,沉声道:“属下同意施展易魂塑体!”

    其他三人见状也是一同上前,俯身下拜,恭敬道:“恳请圣君同意施展易魂塑体之法!”

    “你们!”

    七夜起身,伸手指着下方四人,又看了看一脸平静的镜无缘,随后挥袖一扫,在众人眼光下,离开了大殿。

    而在七夜走后,四贤皆是将目光看向镜无缘,后者见状,认真道:“圣朝绝不能有损,既然圣君不同意,那就只有向太后请示了,你们可愿意随我一同去见太后?”

    四贤闻言,互相对视一眼后,异口同声道:“愿听先生吩咐。”

    镜无缘满意的点了点头,当先一步离开圣殿,四贤紧随其后,五人不一会便来到太后寝殿外,经由通禀后,五人进了寝殿。

    “镜无缘,你当真要施展易魂塑体之法?”幽月隔着珠帘看着面前的五人,幽幽的说道。

    “太后不是早已准备好容体了么,镜无缘若是不施展易魂塑体,岂不是辜负了太后的一番心血?”

    “镜无缘,你当真大胆,不过本后就是欣赏你这敢做敢为的态度,也罢,容体你拿去,至于人手,本后就将魅姬,红梅,春桃三人借你一用,也好多一层保障。”

    镜无缘闻言当即郑重一礼,不管太后谋算为何,起码现在态度摆的很正,这魅姬一身修为不下四贤,那红梅和春桃更是太后的随身四侍,修为自是不弱,再加上四贤护卫,足以应付大部分的阻碍了。

    “时间紧迫,今夜子时行动。”镜无缘担心迟则生变,万一玄心正宗先一步下手,他们再做什么就晚了。

    “你自己拿主意便好,七夜那边,你还是通知一声,去与不去,全凭他的心意。”

    幽月朝着外面一挥手,镜无缘几人再是一礼后,退出了寝殿。

    “魅姬,红梅,春桃,你们三人今夜就听从镜无缘的调派,若有违命不从者,杀!”

    魅姬三人闻言皆是心下一震,肃容称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