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月 作品

第二百五十八章 孙芷熹

    ()        楚天坤脸色骤变,一脸惊恐地盯着那个蛇头:“你把它拿远一点!这东西不能开玩笑的!”

    林晞强装镇定道:“开不开玩笑,这不是楚先生决定的吗?”

    秦治也有点发怵,忙催促道:“问你你就老实说呗,那个毒锥子是不是你安排的?”

    林晞很配合地将手中盒子往前递了一点。

    楚天坤吓得不断往后缩,“是,是我安排的!我回答了,你们快把这玩意儿拿开啊!”

    林晞却没动,又问了另一个问题:“那饭菜里的毒也是你下的?”

    楚天坤一脸懵逼,“饭菜?我没有叫人在饭菜里下毒啊!”

    秦治哼哼了两句,“你还不承认?看来你是不到黄河不死心!”

    楚天坤吓得尖叫起来,“真不是我,我做过的,我都承认了。但我确实没有让人在饭菜里动手脚!”

    秦治还想给楚天坤一点颜色看看,林晞却伸手拦住了他。

    “可能真的不是他,他没说谎。”

    她咽了两口口水,才把视线转向木盈盈,“盈盈,你来把这东西收一下,太吓人了!”

    林晞声音都抖了。

    秦治没忍住笑出来,“原来你也会怕啊,我还以为你不怕呢!”

    木盈盈走过来,直接“咔嚓”一声把盒子合上,“其实这东西是个仿真玩具啦!只是做得逼真而已。”

    楚天坤一脸恍然:“假的?”

    木盈盈点头:“对啊,假的。”

    楚天坤心里暗恨,他竟然被人拿条假蛇糊弄了!

    秦治瞪他一眼,“怎么,你还不服啊?”

    说着,秦治又拿椅子在楚天坤手上砸了一下,然后轻哼一声,给了楚天坤一个不屑的眼神。

    林晞拿到了想要的东西,可心里却有了一个更大的疑惑。

    楚天坤说饭菜不是他让人动的手脚,那就说明,还有其他人想要她的命,可是这个人到底是谁?

    她完全没有一点头绪。

    回去的时候,林晞也一直都心不在焉的,徐乔然抿了抿唇道:“小晞,我知道你现在心里很不安,可是不管什么时候,只要你跟我开口,我能帮你的一定帮。”

    林晞笑了笑,“我知道的,然然,你们也要注意安全啊!”

    “我们能有什么危险,天天窝在家里打游戏,都不出门的。”徐乔然没心没肺地笑道。

    林晞却郑重地摇了摇头,“你们经常跟我混在一起,难保有些人在我这里讨不了好,会想着从你们那里下手,总之,万事小心啦!”

    “好啦好啦,知道啦小晞姐,下次有这种事情记得还叫上我们呀!”木盈盈一脸兴奋,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

    秦治在旁边瘪瘪嘴,“林晞你真偏心,我怎么说也是跟你们一起出生入死过的兄弟了,你怎么就不嘱咐我小心呢?”

    林晞瞥了他一眼,“谁要想对你秦家小少爷下手,可能还得顾忌一下你们秦家的势力吧?你哪那么容易死?”

    秦治:“……”

    “对了,然然,在前面那个路口停一下。”

    秦治看向林晞:“怎么,你要下车?”

    林晞摇头:“不是我要下车,是你要下车!前面那个路口刚好是地铁站,你自己坐地铁回去吧!”

    “林晞你怎么能这样?用完了就丢!怎么着也得把我送回去吧?”

    “你一个大男人,坐会儿地铁怎么了?你看我们这车里全是女人,你让女人送你回家你好意思吗?”

    说话间,徐乔然已经把车停下来了,林晞贴心地为秦治拉开车门,“请吧,秦少!”

    秦治一脸不情愿,嘴里愤愤念道:“你个过河拆桥的女人。”

    林晞微笑,等秦治下了车,车门一关,直接扬长而去。

    秦治吃了一嘴的汽车尾气,心里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林晞回了观山悦,整栋别墅黑漆漆的,一盏灯都没亮。

    陆承骁没有回来。

    她拿出手机给陆承骁发了微信:“还在加班吗?”

    “嗯。今晚不回来了,我叫阿姨炖了汤在冰箱里,你记得热一下,把汤喝了再睡觉,乖。”

    林晞放下手机叹口气,估计他今晚又要通宵了,唉……

    第二天,林晞早早去了陆氏集团。

    这次前台很有眼力见儿地没有再拦她,就算眼睁睁看着林晞进了总裁的专用电梯,也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孙芷熹轻叩了叩前台,“诶,那女的什么人啊?她怎么可以走四爷的专用电梯?”

    前台微笑:“孙律师,四爷的私事我们没有权利过问。”

    孙芷熹笑着道了谢,摸着下巴在心里分析,既然能走陆承骁的私人电梯,连前台都这么维护,那这个女人在陆承骁那里肯定是不一样的。

    说不定还是陆承骁养的金丝雀呢!

    她想了想,对前台说道:“麻烦你通知一下四爷,就说我到了。”

    前台点头,打了个电话后,恭恭敬敬地对孙芷熹道:“孙律师,四爷说现在还不方便见您,麻烦您先去会客室等一下好吗?”

    孙芷熹点头,不方便?怕是忙着和小情人你侬我侬的吧!

    唉,美色误事啊!

    林晞到达陆承骁办公室的时候,他正在和方平江鸣讨论着什么,方平没什么异样,倒是江鸣看了看林晞,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陆承骁不悦道:“不用防着小晞,有什么就说什么。”

    江鸣脸颊突然染上微红,整个人都呈现出一丝窘迫,他没再好意思看林晞,硬着头皮说出了自己的观点。

    林晞就坐在一边安静等着,等他们讨论完了,才把保温桶提过去。

    “又是一晚没休息?”

    她一边说话,一边把保温桶打开,浓浓的汤鲜味瞬间溢满整个办公室,她给陆承骁盛了一碗,“我今天早上炖的,你尝尝?”

    她把碗递给陆承骁,自己绕到他的背后,替他按摩起了肩膀。

    陆承骁握住她的手,轻笑了下,“也没有熬一整晚,我中间休息了几个小时,你心疼啦?”

    林晞昵他一眼,“你说呢?”

    陆承骁笑起来,端着汤喝了一口,刚想夸林晞厨艺有进步,办公室的门就被敲响了。

    孙芷熹站在门外,有点尴尬:“没有打扰到你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