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锅小鱼 作品

精灵世界物语第361章 搜寻

    第三百五十章搜寻

    最强之处就是弱点展开的地方,岩殿居蟹使用着那特殊的构造将自己变成了炮台堡垒,但裸露出来的孔洞却成了攻陷这座“堡垒”的地方。

    最强即是弱点!

    火焰无形,任何缝隙都能侵入。

    伴随着雷鸣的一声呼和,苍火龙飞入空中使用了技能炼狱,从天而降的大火如同连绵洪水,火海熊熊,大地化为了焦土,冰川地形开始融化,蒸腾的热水不断的化作水蒸气上涌,竟然在赛台上方形成了一种云气层。

    场地上没有给这只岩殿居蟹留下它能待着的地方。

    身为虫和岩石双属性的精灵,无论是火还是水,这里的环境并不适合它,只能徒劳的待在火焰当中接受着烈火的炙烤。

    其瞬间暴躁,枪弹齐发,苦练的技艺配合那特殊的构造,大威力的石丸连续发射,兼具,速度,力量,高温还有穿透性,这样的攻击不是那么容易接的。

    但苍火龙的反应和速度更加的迅捷,在空中轻易的躲开它的攻击不说,还不断的播洒火焰,烈火不断的坠落,其中还包含着它所分泌的易燃液体,火上浇油,烈火暴涨,有形成火焰龙卷的趋势。

    这一会,雷鸣又发现了岩殿居蟹的一个弱点——因为那不知名的构造的原因,每一次发动攻击,其中都会有巨大的噪音发出,间接的提醒了它的攻击即将到来,所以只要避开它的炮口就能躲开攻击。

    刨除这种花里胡哨的战斗方式,这只精灵的威胁性甚至比精英级的精灵都差。

    “这到底是啥玩意啊!”雷鸣无言的笑了。

    也许是因为训练师脑洞大开的想法,让这只精灵哪怕进入了道馆级都变得,那么的……那么的可笑。

    这并不是什么笑话,并不是每个训练师都是天纵之才。

    训练师因为意外碰上了高资质的精灵,却没有好的训练方法,最终将精灵带上偏路,纠正十分的困难。

    眼前的岩殿居蟹可能就是这种情况,它这种技能的应用也许在以前非常有用,但换到更高级的战斗中,效果已经不是那么大了。

    苍火龙烈火不绝,那似乎是铁矿石制造的背甲真的呈现出红色的感觉,似乎随时都会炼出铁水一般。

    岩殿居蟹的惨叫声就像是一种喷气的声音,它的现状好像是活着下锅经受蒸食的螃蟹。

    “等会,岩殿居蟹不要啊!”

    对方训练师忽然发出了惨叫,火光之中似有什么东西在爆发。

    苍火龙眼瞳一凝,一股危机感袭上了心头。

    很深刻的感觉,就像是剥去了鳞片,拿着刀锋划过自己的脸颊。

    这是拥有了这一身值得骄傲的鳞片之后所没有过的感觉。

    苍火龙皱着眉头,眼神中却只有兴奋,这种感觉也传递给了雷鸣,雷鸣轻轻的笑了笑,“还和小孩子一样啊!”

    不惧怕,因为有底气。

    雷鸣冷静的看着对面的训练师那焦急的面容,那如同赌徒赌输了一般的红眼姿态,是怎么回事?

    薛延平眼神中透着失落和仓惶,还有些许的愤恨,他太知道岩殿居蟹在干什么了。

    技能:破壳!

    打破自己的外壳,大幅度降低自己的物防和特防,换来的物攻,特攻还有速度的大幅度上升。

    这本身不是什么问题,很多有壳的精灵都会这一招,将这招玩的最花的就是壶壶,会不会这招完全是两种精灵,而且打破壳也没什么,反正下场治愈一下很快就能恢复过来。

    但是岩殿居蟹不同,它背上的壳不是自我生长的,而是自己选择岩石花费时间雕琢的,选材更是十分的讲究,不是靠治疗能够恢复的。

    而他的岩殿居蟹的壳不仅选材十分的讲究,内里还有精心雕琢的结构,用来加强岩石爆破的威力,一旦破坏了,想要修复绝无可能,只有重新制作,但那需要特殊的岩石,而且制作过程要好几天,这意味着接下来的战斗他的岩殿居蟹就需要裸身战斗了。

    陷入了自己精灵战斗力将会不完整的恐慌之中的薛延平完全没有意识到一点,那就是他的精灵已经是只道馆级的精灵了,哪怕战斗力不完整也能碾压很多的精灵。

    而他更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呼喊并没有终止岩殿居蟹的动作,反而让它加紧了自己的行动。

    这已经属于精灵失控的范畴了,但也算是擦边球,毕竟精灵是在战斗之中,在战斗中本能也是一种影响,可能盖过命令,这可以理解。

    精灵失控的标准包括袭击旁观者以及袭击训练师本身,刨除这些,其它的都算是擦边球。

    但裁判已经高度注意岩殿居蟹的动作了——一只失控的精灵是没有资格参加比赛的。

    火光之中,岩殿居蟹的岩甲开始出现裂纹,隐约有着红色的光芒透出来。

    破壳这一招有一个隐藏的技巧,那就是壳越硬,破壳而出之后增幅的攻击就越强大。

    岩殿居蟹背负着的岩甲刚刚有裂纹出现,它就带给了苍火龙一种危险感,苍火龙不会惯着它,这又不是你打我一下,我打你一下的回合制战斗,熊熊烈火汇聚在嘴里,光耀刺眼,好像苍火龙的嘴里含了一枚小太阳。

    下一秒,“太阳”坠落人间,光芒耀眼,观众席一片惊呼声,这似乎是给这片燃烧的土地提供燃料,火焰猛的一窜。

    交错而成的十字,猛的击碎了燃烧的火焰,带着一股强劲的风浪压熄灭了火焰,更是直直的朝着苍火龙飞了过去,苍火龙没有在意,身体竖直成为了倒悬的龙骨十字,瞬间以惨烈的大字爆回应这一招。

    白色的十字与红色的大字在空中交叠爆炸,宛若最绚烂的烟火。

    火光尚未消失,脸盆大小的岩石带着破风声狠狠地朝着苍火龙砸了过去。

    苍火龙躲闪不及,尾巴之上一层金属色覆盖,如同经历了淬火的武器,猛的自身后挥舞而出,狠狠的砸在了突然飞来的巨石。

    地面的火焰已经因为这一击熄灭了大半,另一半残存的冰川场地彻底被劈开,深不见底的裂痕迅速的水所填满。

    而这源头就是站在裂痕尽头的岩殿居蟹。

    失去了庞大的岩甲,它的身体出乎意料的矮小,更像是一只蝎子却没有那致命的尾针,背甲上留下了深深的压痕,看起来背负着如此沉重的岩甲对于它来说也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

    那一击十字剪更像是一种宣泄,宣泄着长久的压迫,呼唤自由的一击。

    苍火龙缓慢的降低自己的高度,嘴角不经意间有涎水滴落。

    狩猎强大的猎物是这些龙兽的本能与傲慢,眼前的岩殿居蟹带给了苍火龙威胁感,也激起了它狩猎的欲望。

    雷鸣的眼神也凝重起来,他的精灵一旦被激发了狩猎欲望就会变得有些麻烦,自己要小心一些。

    小心一些控制住苍火龙,不要在将自己的暴虐尽情的施展,他可不想看见这只岩殿居蟹化作一堆碎裂的甲壳和血肉混合物。

    精灵争霸赛的确有精灵死亡的先例,但不包括在精灵濒死之后补刀,那样的行为是挑衅所有的训练师。

    虽然,苍火龙经历了很多的训练克制了自己补刀的本能,但是它所融合的精魄是集合体,偶有失控在所难免。

    大家也可以理解一下一只年龄不到一岁的宝宝想要咬东西的冲动啊!

    苍火龙缓缓下降,十字型裂痕当中再度闪现火光,斑斑癞癞如同结满疤痕的赤色毛皮。

    一瞬间刚刚腾起的火焰被压制,岩殿居蟹投过一大块岩石,自己迈动着六条腿飞速的追了上来,苍火龙咧嘴微笑,一发火球炸裂了投射过来的岩石。

    紧跟其后,岩殿居蟹的双钳之上缠绕着浓郁的白光,如同两柄巨锤自上而下的砸下来。

    苍火龙兴奋的张开了嘴,双爪伴随着白光迎了上去。

    …………

    赛场中激烈的战斗不断,警察那边则是很烦躁,不知道是哪个混蛋暴露了有精灵控制人类的事情,虽然只是透露给了一些上层人士,但铺天盖地的压力很快就让负责这件事的人感受到了如同在深渊行走一般的压力。

    谁都怕自己被控制,尤其是这些大人物。

    拥有着庞大的财富,高高在上的权利,没有足够力量的他们再这样诡异的控制面前终究只是弱者,所以必须将这些碾碎在萌芽状态。

    任着那些带有歧视性的审查结束,就有高手被安排加入其中。

    道馆级的只是起点,天王级的都来了一位,不过是幽灵系的天王,背后的影子一直是只耿鬼的样子,好像每个幽灵系的训练师都喜欢这么干来着。

    “咳咳,你们能找到凶手吗?”脸上皱纹如同刀割一般的女性幽灵系天王,鬼月坐在椅子上,冷着脸看着周围的警员。

    鬼月天王,潜心修炼,培养精灵,连自己的名字都抛弃的幽灵系训练师,这次也被安排出来了,等了一上午没有丝毫的消息,这位很不高兴了。

    警官们下意识的退开一段距离,幽灵系精灵吸收生命力的说法深入人心,更有某位“专家”出书,说当幽灵系精灵出现在你的身边,你感觉到了阴寒就代表你的生命力正在被缓缓吸收,虽然这个说法被很多幽灵系训练师所反驳,更有冠军级训练师现身说法,但是没办法,这些对“鬼”的恐惧深入人心,大家更认同“专家”的说法。

    看着众人的动作,前来支援的鬼月天王皱着眉头,心情更加的不好了,不自觉的加大了声音,“咳,找到没有!!”沙哑的嗓音好像喉咙里有棉花,让人听着很不舒服。

    “找到了,找到了!”带着阿勃梭鲁的训练师快速的闯入了这间会议室,众位警官面色一松,隐隐有种即将送出瘟神的意思。

    “走!带我去看看。”

    鬼月天王率先离开,警官们互相看看,赶紧跟上去。

    而所谓的找到了,找到的应该是精灵留下的痕迹。

    地点是玉京当中无数个街心花园当中的一个,离案发现场很远,而这个街心花园因为年久失修的原因,已经很少有人来了。

    不奇怪,看着那或是缺失,或是生锈的健身器材就知道多久没有维护过了,地面虽然不是坑坑洼洼的但地砖上也拥有着不少的裂纹,更兼有一些鸟类的排泄物,暗中隐隐有一些精灵露头,这地方没有人来一点都不奇怪,配上些诡异传说说不定都可以当一些小的探灵主播的直播地点。

    “就是这?”

    带着阿勃梭鲁的训练师连忙答到,

    “是的,我的阿勃梭鲁拥有预知的能力,它迷迷糊糊看见我们的目标就在这里。”

    “好!”

    伴随着这一声回答,一股阴寒席卷四方,周遭的人都感觉到自己似乎浸润在冰水之中。

    不等他们惊呼,鬼月掌门的影子已经恢复到了原状,一只鬼手探出来为他们指引方向。

    鬼月天王率先走了过去,身子弱不禁风但是动作非常的敏捷,反应过来的人都赶紧跟上。

    来到了一片荒草地,杂草丛生,有几十厘米高,唯独中间有一块不规则的平整地面。

    “看起来,这只神秘的精灵更强啊!已经提前离开了。”鬼月掌门意有所指,那只神秘的精灵恐怕也拥有预知未来的能力,提前预知到了众人的到来,所以离开了。

    这样的对手是最难缠的,事态比想象当中更加严重。

    鬼月掌门也知道,以这种情况光是凭借自己的力量已经抓不到这只精灵了。

    而且,对付一只明显是超能系的精灵让自己这个幽灵系的来本身就不对吧!

    她已经有点想要离开的意思了。

    这个时刻,一位凑了上来,“鬼月掌门,麻烦您配合一下,和这位云训练师一起逼迫那只精灵,接下来还会有其他的训练师来帮忙。”

    这个“其他的训练师”他故意咬紧了字眼,寓意是其他的超能系训练师会来。

    但鬼月掌门只是斜着眼看着他,“哼,都什么时候了还搞这些小动作,要是早有人来,事情早就解决了。”

    这位掌门人,感觉到这里面似乎有些问题,并不是很想搅和在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