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有 作品

第273章 威猛虎长老

    “坏我本命灵器,破我道行,此仇此恨终生不可忘却,野驴岛终将沉没在无边的大海之上”锦鲤恶毒的诅咒着,同时利用喷涌而出的鲜血祭出一张奇异散发着惊恐气息的符篆,猛地闪过一阵亮光,只是一眨眼的时间一道道由海水与水属性灵力组成的一道道生生不息的牢笼已经将他围困在其中,并且在牢笼的外面还有数以百计的黑色甲虫正在不断咀嚼着什么东西一样。

    至于骄傲的锦鲤此时已经准备离开,不过似乎是对于符篆的自信,第一时间竟然是将野驴岛上面的建筑全部摧毁,能够看到的一些妖兵更是全部被斩杀殆尽,似乎只有如此才能将心头之恨发泄一番。

    因为身处牢笼并且要对不断纠缠的甲虫进行灭杀,因此夔辰星纵然满心怒火却依然没有任何办法,不过当麾下的妖兵被屠戮的时候,他在也无法忍受下去,二阶下品灵器分水叉上面已经隐隐出现一些血色的痕迹,正是爆器决施展的前奏,这也是他所一直准备的大杀招。

    “难道跟随本妖的灵器都是短命鬼不成?这些可以当做传家宝的灵器竟然已经被牺牲数件,真是多灾多难”稍微感慨一番之后,夔辰星不在犹豫一股股灵力涌入其中,二阶下品分水叉似乎是想要在使命结束之前绽放出最绚烂的光辉一般,只见其带着一团奇异的血色光辉冲入黑色甲虫群中央部位,一声巨响之后一切重新恢复平静,可惜原本属于野驴岛的一些小山已经彻底消失。

    当然随着分水叉的自爆,一些反噬之力是不可避免的,强制将一口想要喷涌而出的鲜血压下去,脸色一阵潮红之后已经恢复正常,夔辰星操纵着两柄初露锋芒的本命灵器弯刀拦截在锦鲤撤退的必经之路上。

    当然这个时候眼见退路近在咫尺却无法将攻击摆脱,金色的锦鲤同样已经开始拼命反击,不顾自身的伤势操纵着一柄大刀样式的灵器与本命灵器纠缠在一起,另外祭出一件网状灵器试图将其暂时围困起来。

    “锦鲤一族岂能陨落在一个没有传承的野妖手里面?”不断遭受重创的锦鲤喃喃自语强行自我鼓励,同时开始再次酝酿锦鲤一族真正的绝招,纵然是最后陨落也不会让对手轻易得手。

    “如果愿意投降,本妖承诺可以送你的灵魂转世投胎,日后还有可能重新踏上修行之路如何?”这个时候夔辰星已经开始用语言尝试搅乱锦鲤的心境,不管是妖修还是人类修行者都有一颗珍惜生命的心思。

    “呸,只有战死的锦鲤,没有投降的锦鲤,想要轻易将本妖的心境动摇又岂是那么容易的?”已经处在绝对劣势的锦鲤依然是骄傲异常,似乎劝降之举是对他的玷污一般。

    “嘿嘿嘿,不知道是锦鲤一族的嘴硬还是牛家爷爷的玄阴神雷更加厉害,爆”这个时候好似阴谋得逞一般的夔辰星嘴角露出一丝丝微笑,很快随着声音的消逝,趁机隐藏在海水之中的玄阴神雷依然在锦鲤身边传来一阵阵闷哼声。

    “牛家爷爷可不信还能活下来不成?五颗二阶上品的玄阴神雷可是来到海外修炼界以来的全部积攒”夔辰星小心翼翼的靠近着爆炸的中心位置,在海外修炼界因为盛行水属性修炼功法,因此同为水属性的玄阴神雷较为常见,不过也是在这数十年间在一些交易会上以极其高昂的价格购买而来。

    现在他只是希望锦鲤御使的两件威力不错的灵器并没有损毁,并且希望可以在锦鲤的储物袋之中有不错的收获,否则岂不是白白忙活一场?这一战几乎将夔辰星的家族全部消耗的一干二净。

    很快随着硝烟的消散,一条已经失去生命特征并且全身鳞片全部消失的锦鲤出现在眼前,因为没有灵力的维持,他的体型已经增高数十倍,在其尾巴的部位一个不起眼的灰色储物袋绑在上面,距离不远处正是两件灵器纵然是元气大伤,不过只要认真韵养一番即可重新恢复。

    “运气不错,只要简单祭炼一番又有两件灵器入手,诸位天神保佑储物袋里面可以有更加丰富的收获”夔辰星一边碎碎念,另外一边开始对着地上这条巨大的鲤鱼收拾起来,其精血可以用来调制符墨,牙齿可以作为用来炼制灵器材料,甚至一身经过灵力滋养的肉体都是价格不菲的宝物。

    “我发财了,发财了,不知道怎么去花,储物袋里面的灵石再次聚满了”半个时辰之后伴随着一声声怪异的小调,夔辰星心情舒爽的出现在同样已经濒临死亡的黑虎面前,一时间却又不知道应该如何处置?

    “牛家爷爷今日心情不错,能否活过来就看你的运气了”说罢将黑虎放置在位于小道东方的一阶中品灵脉附近,并且取出一颗二阶中品的疗伤丹药塞入其口中不再理会,也就是这个时候他才有心思向周围几乎重新化为平地的野驴岛望去,可谓是数年的辛苦一朝之间化为飞灰一切需要从头再来。

    无论是郁郁葱葱饱含生命力的灵药,还是正处在抽穗灌浆阶段的灵谷,甚至是一些移植而来的低阶灵植几乎已经消失殆尽,只有在岛屿东北方的石山依然坚强的存在着,野驴岛三个大字同样如此。

    或许是因祸得福,或许是老天爷怜悯,一战之后隐约间竟然发现整个岛屿上面的灵力竟然在不知不觉之中提升一个小的层次,达到了一阶下品灵脉的巅峰水准,甚至隐隐已经到了晋升的边缘。

    “岛主威武,岛主万岁,恭贺岛主斩杀强敌,护卫我野驴岛威名”这个时候一个十分狼狈浑身都是湿漉漉并且占满泥土的土球状怪物用颇为熟悉的声音恭贺着,在如此激烈的大战之中竟然有一名小妖侥幸保住性命。

    来者正是夔辰星进入海外修炼界后收入麾下的第一名小妖,一只水陆两栖的水獭成妖,水下可以来去自如,陆上可以打洞保命也算是一只异种,更为难得的则是其颇为精明灵活的脑子,否则又岂能在如此大战之中保住性命?

    “非是小妖贪生怕死不愿意为岛主效死,实在是靠不上去,请岛主饶命”见得他不言不语停留在半空之中,水獭妖兵两股战战唯恐被当做出气筒,被倒霉至极的随手斩杀,因此毫不犹豫跪地求饶。

    “罢了,能够活下来也算是你的福缘,妖兵队可还有其他妖兵存活?”对于水獭妖兵究竟是如何活下来的他并不在意,缕蚁尚有求生之心,又何况是已经踏上修行之路寿元悠长的妖兵。

    “妖兵队只有小妖侥幸保住性命,其余同道均已经在大战之中陨落”说到这里的时候水獭妖兵更是不敢抬头,好像随时有一柄利剑可能将他圆滚滚的脑袋斩杀一般。

    “野驴岛经此一战可谓是元气大伤,速速前去整理一番,另外招募部分妖兵充实妖兵队,本岛主可不想当一个光杆司令”夔辰星很是意兴阑珊一般挥挥手将其打发离开,心里面却开始思索下一步究竟应该如何?

    锦鲤一族在海外的势力之强大众所周知,今日侥幸斩杀一名筑基期锦鲤一旦消息泄漏后果可想而知,不过放弃野驴岛更是不可能,毕竟这里有他返回北俱芦洲的唯一希望,现在只能寄希望于漫天神佛保佑。

    “终究是实力太过弱小,否则又岂会如此束手束脚?”一声长叹之后,夔辰星已经向地下洞穴飘然而去,无论是战利品的整理还是大战之后的休整与恢复,都需要一段并不算短的时间。

    对于修行者来说时间可谓是最宝贵,也是消逝的最快的东西,十年的时间眨眼间已经逝去,不过这十年对于野驴岛来说却是颇为宝贵的,大战之后纵然满目疮痍却也让众妖修看到了他的实力,成为货真价实的岛主得到四方承认,这些年在炼化数件珍贵的灵器之后更是战斗力大增。

    “岛主出关了?可惜咱老虎始终没有这么好的耐性,否则修为早有进步”一个粗豪的声音第一时间出现在夔辰星的耳边,大跨步走来的身材壮硕的汉子正是当年被他所救下的筑基中期虎妖。

    依靠旺盛的生命力以及一些简单的救治保住性命后,被他所招揽正式加盟野驴岛担任护法长老的职务,成为岛上的第二名筑基期妖修,十年来野驴岛能够经营的风生水起更是功不可没。

    他能够一心一意在地下洞穴里面闭关修炼同样是因此原因,只要岛上拥有一名随时可以出手的筑基期战斗力,在没有绝对利益冲突的情况下是不会有不长眼者出手攻击的,更何况还是一名战斗力并不弱小的虎族妖修。

    “虎长老,自有自己的机缘,只是不需要向夔某如此罢了,近些年却是辛苦你了”夔辰星发自内心的赞叹着,时至今日对于当初的决定可谓是满意至极,否则又岂会得到一个如此有力的帮手?

    “当年如果不是岛主出手相救,咱早已经变成一堆粪土,这条命早就卖给夔家哥哥了”虎妖很是豪爽的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