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温良 作品

第一百三十二章陆尚契来救场

    ()        这句话唤醒了众人的回忆,有不少人立马想到这只花瓶是谁送的。

    气氛一时诡异之极,不少人的目光都落在庄月娴身上。

    “二婶,要是你想不起来这是谁送的,我们也可以调出监控慢慢查。”反正聂安夏有的是把握。

    “儿媳妇,这件事怎么回事?”

    就连平时最沉得住气的陆老爷子,也在众人的注视下忍不住发话了。

    庄月娴的手心瞬间变得冰凉,喉咙发紧,眼下不知该怎么解释。

    “爸,她污蔑我!”

    情急之下,庄月娴只好睁眼说瞎话,一脸委屈的说道,“这花瓶是我送的,但千真万确是真品,只是安夏辨别能力不足,所以才说是赝品!”

    这行为让聂安夏万万没想到,一时分不清她是认真还是在开玩笑。

    在场所有人都陷入安静中,没有一个人再往下说话,大家都默契的非常诡异。

    陆老爷子也看出了端倪,将严肃的目光看向庄月娴,“这只花瓶到底是真是假?”

    她当着几十个人的面,脸不红心不跳的撒谎道,“这花瓶绝对是真的!光用瓶身的花纹来辨别真假,这简直是在扯淡!古董经历了这么多年的风霜,单凭纹路来考究并不能成为证据。”

    话音刚落,陆老爷子便扭头看向聂安夏,“那么你又有怎样的见解?”

    本来聂安夏已不想再拆穿庄月娴,也让她在老爷子面前留点自尊。没想到对方下手的这么狠,这下也不得不出手了。

    “陆爷爷,我认为二婶说的对。”她不紧不慢的往下道,“就算花纹不足以成为证据,那还有其他方面也能证明这是赝品。”

    聂安夏就知道对方轻视了她的实力。

    “你到时说说看,还有哪些细节能够证明?”陆老爷子的话音里没有愠怒,反倒带了些好奇。

    “这花瓶的成色不够清透,但凡懂陶艺的人都看得出是次品。这花瓶应是唐朝的,但釉质却相当轻薄,而且分量也不足。”她都不用费力思考,一下就找出了好几个破绽之处。

    别提陆老爷子了,就连在场的各位人士也都纷纷惊愕。

    “这女人的鉴宝能力居然如此厉害,不愧是陆小奶奶!”

    “这花瓶的真假姑且不提,这女人是真的强!”

    在众人夸张的夸赞声中,陆老爷子的脸色却逐渐黑成锅底,挎着老脸给庄月娴收拾残局。

    “今天是我的生辰宴,结果却让大家见笑了。”他语气沉重的说道。

    看出陆老爷子的尴尬,聂安夏主动站出来救场,“真是让大家见笑了,其实这是我和二婶准备的小节目,就是希望能逗大家开心一笑。”

    在场的诸位也不是傻子,当然知道这只是客套话,也连忙附和起来。

    “真是有心了,知道陆老爷子喜欢古董,还特意准备惊喜。”

    “听说在生日宴上送赝品花瓶,这样能避邪消灾,以后都不会买到赝品!”

    大家都七嘴八舌的发挥丰富想象力,聂安夏听的差点乐出了声。

    陆老爷子倒笑不出来,脸上的低气压久久不能退却,委婉的下逐客令。

    “感谢各位亲临老夫的生日宴,你们的心意我都收到了。只是我年纪大了,现在也熬不动夜,不如你们这些年轻人了。”

    大家都是明眼人,一眼就听出话里的意思了。

    “现在时间也不早了,就让老爷子好好休息吧!”不知是谁带头说了句话,众人便纷纷做鸟兽散,都各回各家了。

    片刻间,刚才还热闹的大厅瞬间就冷清了,陆老爷子的脸色比刚才更加阴沉。

    “庄月娴,你现在还不肯认错?”

    居然敢在他的生日宴上送赝品,这胆子真不是一般的大。

    察觉到接下来气氛不妙,聂安夏赶紧脚底抹油,立刻偷溜到家门外。

    她正要溜之大吉,转脸就撞到了陆时琛的胸膛上,差点没眼冒金星。

    “疼死我了。”聂安夏抱怨的揉了揉鼻子。

    看她这么慌张,陆时琛的视线朝客厅里望了眼,疑惑的问,“你又没犯错,怎么跑这么快?”

    “嘘!”

    聂安夏赶紧把手指放在唇边,示意他不要出声,拉着陆时琛速度的离开老宅。

    从陆家跑出来后,两人都累得气喘吁吁。

    “你又没做亏心事,怎么这么心虚?”陆时琛看她一脸惊恐,就猜到老爷子肯定发飙了。

    聂安夏这才将事情娓娓道来,还把庄月娴送赝品花瓶的细节描述的有滋有味。

    听她这番话,陆时琛更加不解地问,“那女人平时对你百般刁难,现在她终于得到报应,你居然不看热闹?”

    这可不符合聂安夏的性格。

    “我光用脚趾头想,都能猜到老爷子怎么训斥她,何必特意看了没意思的戏。”她这点倒是想得通透。

    陆时琛没忍住嘴边的笑,评价道,“算你识相。”

    聂安夏抚摸着空空如也的肚子,撅着嘴说道,“念在我这半个月都循规蹈矩没闯出大祸的份上,今晚是不是该请我吃饭?”

    终于把陆老爷子的生日宴解决了,这可是件值得庆祝的大事,不好好吃顿饭都对不起自己。

    “你这是在故意碰瓷?”陆时琛认为可以这么理解。

    面前的她灵动的眨眨眼,“我哪敢碰瓷,我只是在以合作伙伴的身份友好的请求你。”

    这半个月以来,他们在老宅同睡一个房间,每天都打游击战害怕被发现端倪,革命友谊自然更深一层了。

    “你最近表现不错,今晚我请客。”陆时琛拿她没辙,只好乖乖上套。

    作战计划得逞,聂安夏一脸得意的继续提要求,“那我要吃城西那家的烤肉!”

    陆时琛做了个深呼吸,已经预料到钱包破产的结局,还是驱车带她去了城西。

    老宅。

    “爸,那女人说的话不可信,她就是空口无凭,想对我栽赃嫁祸!”庄月娴相当激动的辩驳道。

    她就我知道聂安夏是故意和她作对,现在还大胆的开始挑拨关系了。

    “你以为我不敢去请鉴定专家,好好检查你买的这破烂?”陆老爷子一掌重重的拍在桌上,尤为愤怒的问道。

    很少看他发这么大火,家里的所有下人全都安静如鸡,甚至不敢用力呼吸。

    庄月娴本来还要狡辩,陆老爷子生气的拿话堵住她的嘴。

    “你是不是以为我年纪大了,已经是个好糊弄的老糊涂了?”

    “爸,我没有这么想。”庄月娴百口莫辩,现在说的再多也都无法洗白。

    看她那张聒噪的嘴终于闭上,陆老爷子光想到她的愚蠢行为就气得脑壳发疼。

    “我该说你什么好,这么大年纪也不懂谨言慎行,你就是这样给时宇当榜样的?”他这下真是长见识了。

    “爸,我错了。”庄月娴不再一口咬定花瓶是真品,反而两眼含泪的忏悔道,“是我被人骗了,那古董商贩诓我是真品,所以我才稀里糊涂的买了。”

    陆老爷子冷笑一声,嘲讽道,“所以我才劝你谨言慎行,做事要多动脑子思考,而不是听信别人的一面之词。”

    是已经是一把年纪的人了,买个古董也会上当,真是钱多的没处花。

    “爸,不是你想的那样……”庄月娴听不惯难听话,还打算继续反驳,门口出现了道身影。

    “爸,月娴她的确不是故意的。”陆尚契的话音在门外响起。

    他刚才被陆老爷子安排去送亲戚回家,现在才速度的开车折返回来。

    “你就少护着点你媳妇,看她现在都成什么样子了!”

    说起这件事,陆老爷子就觉得生气,今天真是把他的人都丢大了。

    陆尚契无奈的瞪了眼庄月娴,装模作样的训斥道,“你说你,非要包揽下送礼物的担子,这下出问题了吧!”

    “我早就和你说过,你不懂古董迟早被骗,你还偏偏不信。你研究好几个晚上没睡,研究那些资料又有什么用?现在还是被骗了吧!”

    庄月娴也不傻,低着头故作委屈,“是我错了,我应该听爸的话,以后学着谨言慎行。”

    看着小两口在面前唱双簧戏,陆老爷子烦躁的心火打消了大半。

    “爸,月娴她也是想尽孝心,只是没用对心思。这古董是她按照正价买的,还被坑了十几万。她一个俗人,对这些东西不了解,以后我不让她沾了。”陆尚契嬉皮笑脸的厚着脸皮讨好道。

    “算了,总归今天没丢人,这也是多亏聂安夏反应能力快,否则你们今天有好果子吃!”

    陆老爷子左右一想,反正他这儿媳妇这德性是改不掉的,干脆也不生气了。

    “爸,你要是看得上这花瓶,我立刻找人把真品买下来,咱们不受这气!”陆尚契小心的看着陆老爷子的脸色。

    “算了,我现在看见这花瓶就心烦,让我一个人静静吧。”

    话毕,陆老爷子便被宋叔搀扶着回房间休息了。

    人才刚走,陆尚契便压不住心头的怒火,非常生气的对庄月娴反问,“你这脑袋里到底装着什么?还敢送爸赝品,你是觉得我们现在的日子太安逸?”

    好在陆老爷子刚才也没追究,否则这件事可不会就这么快解决。

    “你以为我想丢这个人?要不是聂安夏故意针对我,今天的事情也不会让爸知道。”庄月娴把一切责任都推给聂安夏。

    这些话,陆尚契都已经听烦了,心情郁闷的质问她,“既然咱们没钱,怎么还要送名贵的古董,送点别的礼物不行吗?”

    就算没有聂安夏拆穿她,万一哪天陆老爷子发现了,这也是个隐形炸弹。

    庄月娴鄙夷的笑道,“没钱?你好好想想,光是这几天你这几天花天酒地的费用就多少了?”

    《豪门老公每天都想坑死我》无错章节将持续在青豆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青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