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惊风 作品

第172章 自我打脸

    ()        “琳姨我明白了,只是我言行不一致,会不会又变成了自我打脸行为啊?”

    荣意想说,自己的脸挺疼的。

    虽说不是当着无数人的面说的,可他心里有数啊。

    “正常情况下,你应该多给柳小夏一两首歌作为奖励,也算是公司对她给予厚望。可这样一来,那章月岂不是更委屈了么?所以你就要再多给章月一两首歌作为安慰。

    那奖励也有了,安慰也有了。

    岂不是两全其美了?”

    荣意点点头,可立即又摇了摇头:“琳姨,我想问你,是不是她们派过来的卧底?敢情你是真大方啊,啊。”

    李琳笑了:“哈哈,你发现了啊?难道我说的不对么?再说了这是你主动向我提问的,我的回答也没问题啊。

    一举两得,两全其美。”

    玩笑归玩笑,李琳也说了她个人想法。

    “现阶段她们两个备受关注,所以你的一举一动都会引人注意。之前的想法是完全不行的,哪怕一人一首歌都好些。

    另外,她们目前虽说要参加春晚没空录歌,但可以提前准备啊。

    现在都12月份了,过了元旦又是新年。而且啊,这些天来她们参加了不少音乐典礼,也获得了诸多奖项。

    只是你拒绝参加,也没有申报。

    另外,只要你新歌提供到位了,她们就可以围绕着你提供的新歌打造专辑了。说实话,今年她们两个的专辑的制作有些仓促。”

    荣意每人提供了三首歌,然后专辑里其他歌皆是由魔音学院方面提供。

    对方是有存货的,可存活未必适合主题啊。

    柳小夏的《破茧成蝶》和章月的《三生有幸》专辑。

    如果时间充裕的话,还可以打磨一番。

    但是时间不够了,再慢的话,就要错过申报金曲奖的期限了。

    “我知道了,过几……她们在公司吧?”

    荣意原本打算让她们过几天来取歌,但想想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别的词曲作者写歌,是‘不要说你想要什么,而是看我有什么。’的情况。

    而荣意是‘你想要的歌的类型,我都有。’这种。

    既然如此,他就应该听听歌手的想法和意见,而不是由自己规划她们的未来啊。

    “在的,这几天刚从京城回来,春晚彩排的话得下个星期了。”

    “那就请她们来我办公室一趟吧。”

    ……

    …

    “老板。”

    “老板好,老板辛苦了,要不要我给你捶背啊?”

    荣意看到柳小夏和章月进入他办公室后,找了个地坐了下来。其中一个人挺淑女,另外一个直接献起了殷勤。

    而且还没引起他的反感。

    “行了,柳小夏我觉得你可能不是想给我捶背,而是谋杀吧?”

    敢这么说的,自然是性格较为外向爽朗的柳小夏了。

    章月一直挺淑女矜持的。

    性格问题。

    “今天让你们来,应该明白是什么意思吧?关于新歌,我依旧会提供你们每人三首歌。但其中是有奖励的,也有安慰的,而且包括男女合唱的。”

    “先别着急,我还有话没说完呢。”荣意看见柳小夏想开腔后,他便开口打断了。

    “男女合唱,可以选择跟我,也可以找别的男歌手。其次这三首歌并不是说随便给你们的,而算是提前预支明年的,懂我意思吗?”

    柳小夏立马举手。

    得到示意后,她便嚷嚷道:“老板,我肯定选你合唱。那岂不是只剩下独唱的两首歌么?预支是什么意思,我们一次性用完,明年您就不给歌了啊?”

    柳小夏说完还对着荣意眨了眨眼,发动‘抛媚眼’技能。

    不过她这种行为,看起来太拙劣了,一点儿也不熟练,更无魅惑之意。面对荣意时,更像是抛媚眼给瞎子看。

    怎么可能有反应啊?

    “可以这么理解,男女合唱的歌算是奖励和安慰。另外两首歌算是我提供的歌曲资源,今年明年有,不代表以后都有。

    也就是说,以后你们不能全都指望我啊。万一哪天我要是嗝屁了,你们还不活了吗?”

    “老板,不是有句老话么,祸害遗千年,您肯定能长命百岁。”

    “嗯???”

    荣意瞬间瞪大了眼睛,这老话是这么用的?

    这是在骂自己呢,还是祝福呢?

    就连坐在一旁的章月,也有些忍俊不禁了。

    同时也有点羡慕,她觉得柳小夏敢跟老板开玩笑,说明关系要好很多啊。

    “嗐,老板你可别误会。你这么帅,不知道要祸害…要俘获多少无知少女的心啊,反正我的心早就被你俘获了。当然你是个好人,所以就只能长命百岁了。”

    我这是被柳小夏发了好人卡?

    神特么好人长命百岁的逻辑啊!

    “反正我确定你能长命百岁就完事了,实在不行,您多受累点,写个几百上千首的歌当存活。就算是你不幸英年早登极乐,也不用担心了啊。我可是听很多人说你就像是好歌生产机器,好歌层出不穷呢。

    说了这么说,我只想再说一句:老板,我想要更多的歌。”

    柳小夏这一波操作,将荣意的思路全部搅乱了。

    “歌曲暂时是每人三首,至于以后还有没有,就看你们表现了。另外,今天我找你们,就想问问你们有什么想法,想唱什么类型的歌?”

    柳小夏见状,她下意识地望了一眼章月。在荣意的视线盲区里,朝着她眨了眨眼。

    不过见到荣意说起正事后,也正了正身形。

    “其实我个人的话,对于《淋雨一直走》这种歌挺喜欢的,也挺励志的。反倒是《煎熬》,歌是好歌,可我没谈过恋爱,尤其是那种撕心裂肺的那种,所以代入感不强烈。

    我看过有些人评论,说我唱的好,但缺了点灵魂。《燕尾蝶》的话,嗨唱就完事了。”

    “嗯,《煎熬》这首歌的确有这方面的问题,但其实那些人的评价也就是感觉罢了。谁规定人非要经历过那种撕心裂肺的感情,才能写出这种歌啊?

    那我早应该精神分裂了。

    一会哭一会笑,一会儿爱的死去活来,一会又温馨甜蜜的。”

    随后,荣意将目光朝向章月:“那你呢,有什么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