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硕鼠5030 作品

第二百一十六贱男说的就是他

    ()        姜雪没想到方艺晨这么刁钻,几句话就把她也给拉下水了,不过这个罪名她可不认,她可是有结婚证的。

    “话可不能瞎说,我和你爸可是有结婚证的,我们是合法夫妻。”

    “合法夫妻?刚刚你们俩还说他和我妈结婚算数,怎么婚也没离,又出来你这么一个合法妻子呢,这是不是就说明他结了两次婚,而且是在前一段婚姻还没结束的情况下就跟你领了结婚证,那他就犯了重婚罪啊。公安同志,我要报警。”方艺晨又给他安上了一个新罪名。

    “瞎说,我和你妈分开后才找的你姜姨。”这个罪名张宝良也不能认。

    “分开了?我怎么不知道,我姥爷那并没有队上给你们两个开具的离婚证明啊。”方艺晨见招拆招,“你好歹在乡下当了好几年知青,应该知道就是没领结婚证,夫妻俩要离婚也是要队上出具证明的,你有吗?”

    “我……”张宝良当然知道,他也是真的没有。

    当初那种情况,他躲都来不及呢,要是真的回屯子里谈离婚的事儿,红星屯他就真的是进得去出不来了。

    “虽然没有证明,但是你爸爸曾经写过信给你妈妈说明过这件事情的。”姜雪脑子急转,终于让她想到了一个借口。反正姓方的那个女人都死了这么多年了,有没有的还不是他们说的算。

    可是方艺晨却不按他们想的套路来,她直接伸出小手问道:“那么信呢?你说写过信那就把信拿出来。虽然我并不觉得一封信就足以代替离婚证,不过作为一个男人有了外心后能诚实的跟农村妻子坦明一切,不把人当傻子糊弄,我还敬他是条汉子。反倒是有些贱男人,用到的时候花言巧语,用完了就翻脸不认,实在是让人不齿。”她说这些话的时候就那么直愣愣的看着张宝良,意思不言而喻,那个贱男说的就是他。

    张宝良被她骂的有些恼羞成怒,他虽然当初做的那些事是不太地道,但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他只是想让自己过得好一点有错吗,再说就算他错了,别人可以骂他,也没有这丫头骂的份,要是没有他这个当爹的,她有机会站在这跟他比比划划的吗。

    “不用任何证据,我说的就是证据,我是你爸,你身上流着我的血,这是千真万确的,早前我不知道你妈妈已经死了,现在知道了,那你就跟我回家,没道理我这个亲爸还活着,你反倒要跟个外人过日子。”他一时恼怒,忘了脸上表情了。

    “呦,露出真面目了,用不用给你找块镜子让你照照,看看你现在满脸的狰狞,怎么的,不装可怜了?”方艺晨笑了,转头看着屋里的两位公安。

    公安同志没说话,但是两双眼睛却一眨不眨的看着张宝良。他们见过形形色色的人,怎么可能被张宝良之前装出的可怜给骗了,只是大家都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想看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姜雪转头看男人,她到是没看到方艺晨所说的狰狞面容,不过还是给了他一下,埋怨道:“你这是干啥,有话好好说呗,知道你是担心孩子,但是丫丫跟咱们不熟悉,你这样不是吓着孩子了吗,瞅你弄得,这好心也变成了假意了。”她就是个润滑剂,时不常的就跳出来暖暖场,就怕这场谈话无疾而终,好不容易逮到这丫头,要是错过这一次,还不知道再有没有机会呢。

    她为了每个月的那几百块也是拼了。

    至于方艺晨刚刚说的流氓罪和重婚罪啥的,她是一点都不相信,咋说方艺晨也是当闺女的,借她十个胆子她也不敢真的告自己老子啊。

    转头她就一脸慈祥的对着方艺晨说道:“丫丫啊,我知道你对你爸爸有很大的意见,这个我们都能理解,毕竟这么多年你爸爸对你照顾的不够多。”她瞟了瞟旁边的李奶奶,客气的说道,“这位就是何婶子吧……”

    他们打听道的消息是方艺晨被过继给了一个老太太,目前住在军区大院一个姓何的人家,所以两个消息合并到一起,李老太太就被她给改了姓。

    “我姓李。”李奶奶淡淡的说道。今天来只是给孙女压压场子,进来之前已经跟孙女保证了不说话,所有事都让丫丫自己处理。

    不过她想着纠正一下自己的姓氏应该不算违背承诺吧。

    “哦……”姜雪有些没弄明白这老太太怎么又姓李了,不过这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她顺势就改口道,“李婶子,咱们都是过来人,知道孩子都是爸妈的心头宝,别的咱们都可以不争不抢,但是孩子却是不能让人的。丫丫这孩子虽然没跟着我们一起长大,但是他爸爸疼她的心是一点不少的。我知道你对孩子肯定也不差,但是我觉得孩子还是要在有血缘的亲人身边才更好,你说对吗?”

    “对,你说的我同意。”方艺晨直接把话又接了过来,“不过那也得是我和这位真的有血缘关系才行啊。这么说吧,是你认了流氓罪还是重婚罪?”

    她直接又把话题绕到了这个上面。

    张宝良当然哪个都不能认了,不管哪个都够让他脱层皮了,他是傻了才会认下。

    “丫丫,他是你亲爸,你非要给他头上扣这种帽子对你有什么好处。”姜雪也有些恼了,他们是来占便宜的,可不是来认罪的。

    “呵呵,想当我亲爸,也得我认才行啊。至于我有没有好处,这个就不牢你费心了,我就是这么不安好心的人,损人不利己的事儿我干着就是这么高兴。”方艺晨笑呵呵的说完后,就伸手扶奶奶起身。

    “好了,现在该说的也都说完了,你要是非要当我亲爹的话,我也不反对,这两个罪名你挑一个就行。”

    “哦,对了,我得提醒你一声,今年是严打哦,流氓罪估计能给你判个枪毙,重婚罪能轻点,不过你也别报太大的希望,无期判不上,二三十年总是有的,你要是能活着回来,到时候我肯定给你养老送终。”

    她无视张宝良两口子的面色,转头跟公安同志说道:“两位叔叔,该谈的事儿都谈完了,就看这二位的选择了,我和我奶奶是不是可以先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