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红叶 作品

第484章 魑魅

    相对隐秘之地,四人相对,巫邪女皇,清伶,太元至尊三人面色皆是有些凝重。

    且,苏魂看出他们的神色中,带着一种说不出的讳莫如深,似乎,极其忌惮。

    “呵!我身体出什么大问题了,让你们都这么郑重?”

    苏魂笑了笑,想缓解这种紧绷的氛围,可是对面三人,眉头却是皱了越来越深。

    苏魂脸上笑容缓缓收敛,沉声道:“我的身体,究竟出现什么问题了?”

    三人沉默了一会儿,清伶道:“苏魂,你就没有半点不对劲的感觉?”

    “不对劲?”苏魂摇了摇头,自己的身体没什么问题啊!

    见到苏魂不像作假,巫邪女皇问道:“刚刚面对郑龙的时候,你可有什么感觉?”

    “嗯?”苏魂眉头皱着,刚要说话,忽然想起,仿佛他突然在郑龙眼中看到一抹消退的恐惧。

    当时他没有在意,可如今想来,却是有些不对劲。

    那时候,巫邪女皇,清伶,太元至尊都没有出现,郑龙的恐惧,来自哪里?

    跟他对峙的自己吗?

    这一刻,苏魂身体紧绷,那种情况,除了他,没人能让郑龙出现那种反应。

    可是,郑龙为何会对自己恐惧,或者说,他在自己身上看到什么了,会露出恐惧的表情。

    沉默了一会儿,苏魂抬起头,看向巫邪女皇三人,道:“你们在我跟郑龙对峙的时候就已经来了?”

    巫邪女皇臻首轻点。

    苏魂又是一阵沉默,最后自言自语道:“你们就在当场,却没有出手,是想看看我的身体,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三人皆是点头。

    “那看出了什么究竟?”苏魂心中一紧。

    巫邪女皇,清伶,太元至尊皆是沉默着,半晌后,清伶方才出声:“你有没有听说过红嫁衣?”

    红嫁衣?

    苏魂一愣,沉吟了一会儿,心脏微微一缩,道:“别说你们在我身上看到了红嫁衣。”

    三人皆是沉默,在刚才,他们,都看到了。

    “说话!”苏魂声音加重。

    太元至尊叹道:“我们之所以不出手,就是想看出你身上的究竟,后来,我们看到了,在你面对郑龙的时候,你的身上,披上了红嫁衣,而郑龙的恐惧,也是来自这一身红嫁衣。”

    苏魂头皮瞬间发麻,一身红嫁衣,他能想到的只有一个人——姽婳。

    可是那件事不是早过去了吗?是子虚乌有。

    这一刻,苏魂额头全是冷汗,巫邪女皇,清伶,太元至尊都看到他身上的红嫁衣了,说明不可能有假。

    而且,当日自己重伤,在苏默车队的时候,好像迷糊中也听到,陈四,秃子几人说他穿着一身红嫁衣。

    想到这里,苏魂心中越来越冷,整个人像是掉进了冰窖中。

    难道当时在大狩猎中,狩猎台上发生的事情,他经历的事情才是真的?

    姽婳……并不是太岚学院的人,也没有死在大狩猎中。

    可是,为什么别人没有这种经历?

    而且,林天也回到了太岚学院。

    不对,林天回来后没多久就死了。

    而且……那日王安也是话里有话。

    苏魂打了个哆嗦。

    一切的一切,都好像朝着一个方向发展——姽婳!

    还有,从大狩猎回到太岚学院,他苏醒前,一直做着那个梦。

    新娘质问新郎,为什么要杀了她。

    苏魂感到背后凉飕飕的。

    他看着三人,脸色略有些难看:“你们有什么打算?”

    这种事,他从未经过,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解决。

    三人皆是沉着脸,最后清伶道:“把你身后的小兽叫出来吧!”

    闻言,苏魂恍然,对了,当日小兽也在场。

    他将小兽抽出来,问道:“她们的疑问你也都知道吧!”

    小兽摇头,声音稚嫩的道:“你们说的,我没有半点察觉。”

    “看来它并不知晓。”苏魂摇了摇头,显然小兽的记忆也跟其他人一样。

    当时他问过天河古碑,这家伙那段时间,刚好处在休眠期,因此对外界的事情,并不是很清楚。

    望着沉默的三人,苏魂小声的问道:“你们有办法解决吗?”

    “现在我们压根就不知道那个姽婳究竟是什么东西。”太元至尊摇了摇头,道:“当时你对峙郑龙时,红嫁衣曾出现过,但是感知太恐怖了,在察觉到我们后,又消失了。”

    苏魂眼角抽搐,连身为至尊的郑龙都没能察觉到巫邪女皇三人,这红嫁衣竟然能察觉到。

    “没办法从我身上给扒下来。”苏魂问道,这事太邪门了。

    “这件事还得找到你口中的姽婳才行。”清伶沉声道。

    “我去哪找啊!”苏魂苦笑,若不是他们说,他压根就不知道这回事。

    “对了,你们知道姽婳究竟是什么吗?”苏魂想起那时候的事情,问道:“是诡异能量体吗?”

    三人皆是不出声,微微摇头。

    半晌后,巫邪女皇道:“我尝试用巫术,看能不能逼其显形!”

    说完,巫邪女皇手指一点,一道乌光冲进苏魂体内。

    片刻后,巫邪女皇面容难看的摇了摇头:“什么都没发现。”

    “你们有没有听说过一种生物。”太元至尊突然出声:“魑魅!”

    “一种不被认知,不在任何体系中的特殊物种?”清伶出声。

    “如果真的是魑魅,那就麻烦了。”巫邪女皇沉声道。

    “涉及到魑魅,便跟邪性有关。”清伶也是点头,道:“这种东西一旦出世,必然为祸一方,且目前为止,没有任何手段能克制这种魑魅。”

    “可是魑魅只在传闻中出现过,甚至是否存在,都没有被证实。”

    “传说魑魅是怨念不散,在特殊环境,特殊情况,特殊时间中,才能凝聚出这种能量体。”

    苏魂脸都绿了:“如此说来,你们也没有办法帮我扒下这身红嫁衣?”

    妈的,明明是周空他们惹的祸事,怎么这魑魅不找周空,偏偏找上他了呢!

    “你也别太担心。”太元至尊道:“目前这魑魅似乎并没有害你的打算,相反,还出手救过你。”

    “你想想,当时若不是她察觉到我们三人来了,必然会对郑龙出手。”

    闻言,巫邪女皇与清伶也是点头,看情况,貌似的确如此。

    魑魅在那种情况下显化,明显是不想苏魂死在郑龙手中。

    “魑魅正邪难测,不过眼下,她应该不会对你动手。”巫邪女皇道:“你要想办法,尝试是否能与之联系,魑魅既然找上你,必是有原有,只有从根本解决才行。”

    苏魂略微点头,这可能是唯一的好消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