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小瓶子 作品

第555章 公子礼苏醒

    杜淳感觉自己进入了绝路,所有人都在说是太子殿下把持朝政,可太子殿下“把持”的根本不是真正的父皇。

    父皇到底去了何处?

    这背后又是怎样的风起云涌?

    而今杜淳所有的希望都在王礼兴的身上,只有他康复了,他才能找到主心骨。

    果然如同楚寒烟所说的一般,在第二日凌晨,王礼兴苏醒了过来。

    目睹王礼兴苏醒的只有杜淳和楚寒烟两人,而今的杜淳草木皆兵,他不相信任何一个人,哪怕是跟随自己多年的护卫他也不敢信任。

    “表兄,你终于醒了。”

    王礼兴口干舌燥,嗓音好似被砂纸砥砺过一般,刺耳难听,“你……怎么了……”

    杜淳恨不得将所遇的一切不公全部告诉王礼兴,就像过去他遇到委屈后所做的一样。

    只是看着他憔悴、虚弱的模样,到了嘴边的话莫名哽咽在了喉间,再也说不出口了。

    这段时间他独自一人,被迫承受无数的算计背叛和阴谋阳谋,太辛苦了。

    而从前这些都是表兄承受的……

    身份转换之后,他才明白这是多么耗损心神的事情。

    而今表兄还未康复,他不能让这些事情麻烦到他,等他康复了再议吧。

    杜淳挤出笑来,道:“没什呢,你中了毒所以才昏迷了,不过你现在醒了就没事了,放心吧。”

    王礼兴的记忆慢慢回拢,艰难朝杜淳伸出手,后者见状连忙握住,又听王礼兴道:“你呢?你受伤了吗?”

    这一刻杜淳差点落下泪来,他哑声道:“你这个笨蛋,这种时候不应该关心自己吗?”

    王礼兴听罢,扯出一抹笑来:“你没事便好……”

    说着,王礼兴实在太疲惫了,又一次沉沉睡了过去。

    望着男子消瘦、惨白依旧难掩俊朗的容颜,杜淳不受控制地攥紧拳头,毕竟表兄从来都是儒雅温润、俊朗无双的,何时如此狼狈过?

    都是因为他……

    杜淳将头颅埋在他的床榻边,轻轻道:“表兄,我一定会护住你的,一定……”

    ……

    楚寒烟被杜关了起来,每日里唯一的任务就是照看王礼兴。

    王礼兴的身体很弱,最初连保持清醒都困难,慢慢才恢复精神。

    楚寒烟这种洒脱不羁的性格,最恨就是被人绑在一处,每天都和杜淳吵吵闹闹、争执不断,甚至还毒伤过杜淳安排的护卫、暗卫。

    而楚寒烟一闹,杜淳就用凤无眠等人的性命来威胁她,

    最后两人不得不各退一步,两人约定好楚寒烟暂时不离开,而杜淳也不准让人监视她。

    王礼兴对楚寒烟的到来感到好奇,询问过后才晓得原来楚寒烟是被杜淳“绑”回来的,愈发愧疚了。

    “抱歉先生,杜淳只是小孩子的心性,并无太多恶意。”

    楚寒烟一边研药一边冷哼道:“本公子知道,若他是大奸大恶之人,本公子早就毒死他了。”

    王礼兴无奈笑笑,轻声道:“先生请放心,我会让杜淳让您和夫人一同离开的,请您很快。”

    楚寒烟耸肩道:“现在怕是暂时不可。”

    王礼兴:“为何?”

    楚寒烟讶异道:“公子礼原来还不知道?您这不是中毒呢,是有人在你脑袋里面订了一根银针,您这才醒不过来呢。”

    王礼兴愣住了:“什么……银、银针?”

    楚寒烟语气轻松,一边将研磨好的药粉分开配比,一边淡淡道:“而且不仅仅是您的脑袋里面有银针,宫中那一位的脑袋里面也有啊。所以他才会沉睡不醒的,只可惜那一位脑袋里面的银针已经完全没入头颅了,连本公子也无计可施呢。”

    半晌没听到王礼兴的回应,楚寒烟抬眸看了他一眼,后者全然怔楞的模样,楚寒烟上前拍拍他的肩膀道:“我知道你很难接受这种荒谬的事实,但本公子的医术你大胆相信就可以了,你现在已经康复了,完全没有性命之忧。”

    王礼兴抬眸,轻声问:“您说的那一位可是……皇上?”

    “除了他还有谁啊?”楚寒烟满眼都是八卦,“我和翊王都在想,这到底是不是太子的阴谋,因为只有那一位昏迷不醒了,太子才能摄政。你看太子而今不允许任何人靠近那一位,不正是如此吗?”

    王礼兴喉咙发紧,道:“先生可敢确定皇上当真头中银针?”

    “当然敢啊!”楚寒烟嗤笑道,“我的医术可不比那开膛破腹的护国公主差好嘛?而今之所以少欠一筹,是因为本公子没有楚寒烟的神兵利器,此次本公子答应和翊王合作,也是因为想要矿去炼制神兵利器。否则本公子才不欲蹚这趟浑水,早跑了。”

    “那先生当真不能救皇上吗?”

    “救个球球,能救你是因为你运气好,银针还有些许在头颅之外,至于你们皇上那是早没救了。大罗金仙来了,也救不了。依本公子看啊,用不了多久你们你们皇上就会驾崩了。”

    王礼兴低头,口中喃喃:“怎么会这样……我不相信太子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这本公子就不置喙了,毕竟本公子只是一个郎中。本公子看你今天恢复得很不错,本公子有些乏了先去歇息了啊。”

    楚寒烟说着,一边打哈欠一边离开了院落。

    此时在院落中的除了楚寒烟之外,还有几个暗卫。

    这些暗卫是杜淳千挑万选出来的,这不,楚寒烟才刚刚准备躺下杜淳就来了,指着楚寒烟破口大骂:“谁准你将事情真相告诉他的!”

    楚寒烟眯眼,吊儿郎当道:“什么真相?”

    “宫中那人被银针封锁意识一事,你知道这有多危险吗?万一那人身份曝光,问题就大了!”

    “哦。”

    见楚寒烟满脸无所谓,杜淳心脏都快气炸了。

    “你、你……若不是你……”

    楚寒烟慢悠悠用杜淳的语气将后面的话接上:“若不是你医术高超,本王一定将你碎尸万段?”

    杜淳英俊的脸都扭曲了,楚寒烟这才道:“啧啧啧,这么一点事情你都承受不住,那其他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