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宁羽 作品

第五十六章 牛刀小试

    见到这十大先天之火之一的南明离火,几个稍有见识的灵虚宗门人不约而同的变了脸色,只有两个地位看来最低、年纪最小的还在一脸茫然的左顾右盼,浑然不知发生了什么。

    裂波镜虽然算是不错的中品法器,但是如何能与这先天本源之火相提并论?仅仅只是煅烧了片刻,便化作液体,一滴滴在空中悬浮,晶莹透剔,在火光的映照下光华流转,空气不断扭曲折叠,显得又是神秘,又是玄奥。

    “你……你竟然有先天离火?”邱罗言指着云沐尘,声音都激动得颤抖起来。

    “想学就老老实实的看着,不要多嘴!”

    平平淡淡的一句话,却让整个铁匠铺都变得鸦雀无声,一个个都屏息静气,大气都不敢喘一口,眼巴巴的看云沐尘如何炼器。两个不懂事的小年轻眉毛一扬,正要出言喝骂,却被身边的同伴七手八脚的堵住了嘴,死死按倒在地。

    大门不知被谁悄然关上,中年铁匠带着小徒弟早早退到一旁,店铺空地被灵虚宗门人站得满满当当,只有云沐尘一人站在当中。

    眼见裂波镜碎片已经尽数化作液态的小珠,云沐尘随手抄起了旁边的一个铁锅,顺手一抄,将碎珠尽数收在锅里,如同炒菜掂锅一般,右手开始急速的抖动。

    “铁……铁锅……?”这一手只看得众人瞠目结舌,浑然觉得自己似乎精神错乱了一般。

    云沐尘手指一挑,离火一半回到眉心,一半随着飞进铁锅,镜子碎片渐渐凝在一处,变成了凝胶一般的东西,随着铁锅的晃动,凝胶也在不断翻滚沸腾。

    凝胶忽然有了变化,表面裂出一个个小小的气泡,从中吐出丝丝缕缕的白气,打着旋儿回到云沐尘的右手手心,离火则分出一丝精纯无比的火行元气,重新灌注进去。

    “抽丝剥茧?”众人的眼睛瞪得老大,“用一只铁锅来施展抽丝剥茧?”

    “不要被他吓唬住了!”邱罗言皱着眉头,缓缓道,“用烈火煅取材料,将排出的杂质提炼,再重新注入材料之内……这种小手段,我十一岁就已经学会了。至于铁锅,你们仔细看清楚他的左手。”

    众人这才注意到他的左手虚抬,淡淡的褐色元气不断涌出,如同流水一般,笼罩了整个铁锅四周。首发l

    “虽说双行同修不易,但是你的炼器手段我却还没见到!”邱罗言皱起眉头,冷笑道,“先天离火重炼法器,双行元气加固铁锅,你这分明是在以势凌压,算什么上乘炼器手段?”

    云沐尘认真的看了他一眼,微笑道:“依你之见呢?”

    “炼器!讲究的是以从无到有,或是从下品锻上品,最大限度发挥材料的功效。”邱罗言冷哼一声,“像你这般,白白浪费了先天离火和大量元气,若是想凭借这些不入流的手段来教训我,只怕你的打错了算盘!”

    “不错!”云沐尘满意的点了点头,“灵虚宗倒是出了个人物,难怪如此自傲!”

    凝胶排出的白气越来越淡,最终缈不可见。云沐尘左手不断打出一个个手印,一个个符纹虚空成型,迅速没入铁锅之中,随即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是……去芜存菁?”在场几名同样对炼器有所研究的门人都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叫了起来。

    “现在才算有点意思!”脸色渐渐变得有些郑重起来的邱罗言抱起了双臂,“把去芜存菁和百炼成钢两项手法夹杂在一起使用,你的炼器本事看来还有几分可取之处!”

    “百炼成钢?”灵虚宗一众门人顿时瞪大了眼睛,仔细看着云沐尘打出的手印,果然在去芜存菁的手法之中,还夹杂着一种看不懂的手法。不少门人都悄悄的松了一口气,“幸亏邱师兄看出来了,这种手法我实在看不明白!险些丢了一个大脸!”

    云沐尘顺手将铁锅一抛,凝成一团的胶状物飞起,浮在空中不断扭曲,如同面条一般渐渐拉长。

    他左右看了看,顺手捡起一个平时用来打造菜刀的陶土模具,随意往空中一抛,聚指为刀,模具便如同豆腐一般,一层层被切割下来。

    这个时候,稍有经验的人都已经看了出来,云沐尘要打造的是一把长约半尺的短刺。只是好端端的裂波镜被他砸碎,又特意重炼这样一把短刺,也不知是什么用意。

    凝胶落在裁切好的模具中,渐渐凝固成型。众人的心也随之提了起来,现在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候,到底是炼出一把成型的法器、还是炼出一团废铁,就要看这最后一下了。

    不料云沐尘轻叹一声,伸手又将凝胶虚虚抓起,离火陡然一长,让凝胶再度化开,始终保持着粘稠的流状形态。

    “怎么了?”几个灵虚宗门人不由得交头接耳起来,邱罗言讶然问道,“这位……兄台,你怎么不接着锻形了?”

    云沐尘指了指头上,苦笑道:“这铁匠铺是人家老板的生计活路,我又如何忍心毁了这间铺子?”

    邱罗言茫然的抬头看去,不由得脸色一变,急忙撞开大门,跌跌撞撞的奔了出去。一众门人面面相觑,随即跟着奔了出来。

    只见天地元气狂涌而来,岱州城上空乌云密布,银蛇蜿蜒盘旋,众人不由得齐齐变了颜色,有人惊呼道:“灵宝器劫?”

    器劫?在场所有懂得一点炼器之术的人都变了脸色。

    邱罗言的脸色变得更加厉害。

    在第一眼看到先天南明离火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对方绝对不是简单人物,屡次出言贬低,无非是一种打压的手段,在后面关于海魔鳄的谈判中,能占据一定的心理上风。

    实际上,抽丝剥茧、去芜存菁和百炼成钢三种炼器手法,原本都是极为高明的炼器师才能施展,看似简单,实则对元气的掌控细致入微。看对方信手拈来,炼器实力必然在自己之上。

    但是器劫的出现,顿时将他的如意算盘彻底打破。

    究竟要何等高明的炼器师,才能将一件中品法器,直接重锻成灵宝?

    再好的法器,也只是一个锻造出来的器具,有迹可循、有章可依,材料的好坏,直接决定了法器的功效。

    但是灵宝,却是极为罕见的天材地宝所出,甚至能拥有宝物自己的意识,从而慢慢成长,达到更高的层次。对于这样逆天而行、夺天地造化生机的新生存在,少不了要经历过器劫的洗礼蜕变,才能超然物外,渡不过者则化为飞灰,重归本源。

    灵宝越强,产生的器劫也是越大。

    看半空那庞大的雷云,若是器劫这样直直击下来,这半座岱州城都将化作飞灰。

    一个长须老者飞速的冲进了人群中,一把将邱罗言推开,毫不客气的站在最显眼的位置。

    邱罗言勃然大怒,却一眼认出了来人,顿时惊道:“师父!”

    见到那人,灵虚宗门人齐齐跪倒在地,高声道:“见过天阳师叔!”

    “都不要吵!”天阳真人须发散乱,模样狼狈之极,丝毫不理会场中众人,气喘吁吁的叫道,“谁再吵,老子杀了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