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鱼要吃素 作品

第62章 深山搭台戏开锣

    在棋盘上,与棋子相邻的空交叉点被称为“气”。棋子失去了所有的气,就成为死棋。

    这就好比战场上的军队,所有的退路都被堵住,除了硬拼,别无他法。

    但与下棋不同的是,战场上的硬拼,有时还真能杀出一条血路来。所以才有个词语,叫置之死地而后生。谋士们落了子,最终还要看将士手里的刀硬不硬。

    中条山南麓,名为下岭的山坳中,一支二百人的队伍正在林间空地上行走。

    这些人皆是青壮,手持柴刀铁镰等兵器,腰间挂着土制手弩。最前方首领模样的男子还穿了套隋制扎甲。队伍中间每隔丈许便有一辆满载麻袋的板车,像是在押运辎重。

    队伍走的很慢,主要是那名首领很警惕,眼神不停的扫视周围的树林,一只手始终不离腰间刀柄,似乎是察觉到了危险的味道。

    一阵山风吹过,林间树木上的枯叶飒飒作响。几只老鸦忽然飞上了天空,“嘎嘎”的叫着。

    “停!”

    打头的男子抬起手臂,刚叫停身后的队伍,左右林间便响起了大片的脚步声。

    “呔!”

    一声大喝猛的传来,吓了众人一跳。

    只见前方一颗两人环抱的大树后忽然跳出一个高大身影。身披树叶伪装,手中倒提一把丈二的双刃补刀,大咧咧的挡在路中,抬手指着警惕的队伍喝道:“对面的人听好了!此山是某开,此树是某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好胆,你可知某是……”

    队伍前着甲的首领闻言大怒,唰的一声拔出腰间横刀,指着汉子便要宣告自己的身份。可不等把话说完,旁边的树林里就传出另一道气急败坏的吼声:

    “停!”

    李大德手里拎着一个树枝,风一般的冲了出来。借着助跑一个起跳冲到前面拦路的男子身前,直接把他踹翻在地。

    “麻痹的,你是在表演吗?这就是你的计划?你是不是傻?神特么此山是你开,唱戏啊?老子是怎么说的?埋伏,埋伏!你特么这是埋伏吗?你怎么不去他家告诉他呢?”

    一边说,手里的树枝一边劈头盖脸的往下抽。

    “啊呀,三爷我错了!这不是,戏文里都是这样说的吗!哎呀,别打了!我错了,我不敢了啊!”

    地上的汉子护着脸,一边打滚一边求饶。听声音,竟是赵德柱那缺货。

    而另一边,负责“押送粮草”的也不是别人,正是中条山民兵团的团长冯立。此刻,这位自诩通文精武的汉子,正眼角抽搐的看着对面的景象,忍不住咽了下口水。

    真抽啊!

    眼下众人就在距离东坪不远的山坳里进行某东家所谓的军事演习,模拟整个抢劫过程。而作为演习总指挥,李大德对于双方的表现是极其不满意的。

    抽完了赵德柱,又转身看向冯立,眼神不善。

    后者肩膀一缩,差点没忍住转身跑的冲动。平日里不苟言笑的汉子,此刻竟然挤出一丝讨好来。

    “三爷,门下这个……”

    “这什么这!他傻,你就陪着他傻是吧?”

    毕竟是他大哥的门客,又是李建成亲自安排的护卫队统领,李大德自然不会动手。但也没给太多面子,毫不客气的骂道:“遇到这种蠢货拦路,你不直接抽刀子砍丫的,居然还跟他废话?你的职责是安全的把粮食运到营地,只要是阻碍任务的,不管是谁,一律砍死!懂吗?”

    “呃,懂,懂了!”

    冯立咽了下口水,连连点头。

    “再来!”

    李大德黑着脸转身回了树林,身后的赵德柱如霜打的茄子一般,低着头又躲回去藏好。冯立也带着所谓的运粮队转身,回到起点再来。

    过不一会儿,随着林间一声又一声的怒吼,李大德的骂声也不断响起。

    “你特么是猪么?人家离你这么远,你喊什么喊?生怕别人不知道这里有埋伏是吧?再来!”

    “停!冯立你搞什么鬼?你发现谁了就停下不走?再来!”

    “停,停!你俩给我滚过来!谁让你俩单挑的?有病吧?来干什么的不知道,还以为自己是常山赵子龙?滚回去再来!”

    就这样来来回回的跑了十几遍,即便是拉的假粮车,大家伙也都累的够呛。冯立被闷出一身汗,赵德柱更是嗓子都喊哑了。可李大德还是不满意。

    众人还是没能理解他的想法,又或者说潜意识里并不适应这种节奏,始终当成是在演戏。一看见对方,就憋不住想讲几句“台词”,对“观众”表达点儿什么。

    “算了,冯大哥你先歇一会儿,我带队伍来一遍!李成你跟我走!”

    李大德叫上自己的头号保镖头子,带着运粮队去了起点。原地留下冯立想了想,便走向赵德柱。

    表现这么差,他可不好意思真歇着。当不了“警”,那就当“匪”呗。

    找了一个之前没藏过人的大树爬了上去,躲在枝丫后面,盯着来来回回已经被踩出一条小路的林间空地。等了好一会儿,脚步声才再次传来,还伴随着说话声。

    有人出现,走在最前方的,正是甲胄在身的李成。

    “唔次噢~~呼……”

    相邻不远的树干上,赵德柱差点又没忍住跳出去。冯立扭头看了他一眼,再回头时,李成带人已经走近了。

    前者皱眉,这才发现对方只来了十个人。而且站的很分散,都是贴着树林边缘行走,像是探路一般。

    “该死!怎么能犯这种低级错误!”

    暗骂了自己一声,心想枉自己还觉得懂兵事,竟然连派出斥候都忘了,怪不得三爷不满意。

    正在这时,树林外的李成说话了。

    “你们几个,去树林里转转。看看有没有树上、草丛里藏了人的。每个可疑的地方,都用兵器捅一遍!”

    “喏!”

    来回跑了一上午的“警”方队员们,此刻终于有的新玩法。一个个都兴高采烈的,拿着刀子就往几处藏了人的地方跑。

    “狗日的,李成你耍赖!”

    不等别人捅,赵德柱就自己跳了出来。一脸愤愤的指着李成骂道:“你都知道我们藏在哪了,这不公平!”

    “公平?哼,你怎么不去山外面和贼军说啊?三爷说了,有本事你们就别让他提前发现,只要发现一回,就算你们失败!”

    李成掐着腰,得意洋洋的站在那教训赵德柱。那小人得志的表情,恨得后者咬牙切齿,偏又说不出什么。

    “好了,正是此理。某现在算是明白,为何三爷说演习就是实战了!再来过吧!”冯立出了藏身的大树,劝了几句,便拉着赵德柱重新安排众人隐藏。

    接下来的时间,倒成了众人与李成带领的斥候小队之间的较量。李大德领着剩下的人留在起点,压根儿就没动弹过。

    一连过了两个时辰,期间他甚至还抽空吃了个午饭,温习了一遍广播体操。直到李成再次回来,示意没发现众人的藏身地点时,才满意的拍了拍手,带着队伍向林中走去。

    冯立和赵德柱这次玩了个心眼,是等李成带着斥候小队回去了才从树林深处出来埋伏。也就难怪李成找了许久都没发现人。

    看着逶迤行来的队伍和李大德的身影,躲在林边一处灌木后方的冯立和赵德柱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笑意。

    终于过关了!

    冯立心里暗叹着可真不容易,同时把手摸向腰间的刀柄。正在这时,身侧一空,随着灌木晃动,赵德柱已经跳了出去。

    “呔!天兵再此,投降不杀!哇哈哈哈……”

    沙哑的喊声自林外响起,冯立脸上的笑意僵住,嘴唇忽然委屈的有点发抖。

    树林外,李大德黑着脸看着拦在前方的家伙,连骂人的欲望都没有了。直接挥了挥手,对身旁人道:“射死他!”

    “嘿嘿!”

    最前方的几人不怀好意的笑了笑,二话不说便举臂上弦。随着一阵弓弦响动,十几支前面包了布条的羽箭便飞了过去。

    “噗~”

    “噗噗~”

    一连串的碰撞声响起,布条里包的沙土飞扬,顿时把某人砸成了个土人。

    “都给我瞄准两侧树林,出来一个射死一个!”

    没理会哭丧着脸的赵德柱,李大德恶狠狠的下令。身后的众人轰然应诺。

    一刻钟后,“匪”方全灭,包括冯立在内,全都顶着一脸泥土站在林间挨骂。

    “不开窍啊,真是不开窍!就你们这样的水平,连我这个不懂打仗的小白都对付不了,还想下山抢粮?趁早洗洗睡吧!老子丢不起这个人!”

    李大德在咆哮,而冯立和赵德柱两人则是羞愤欲死。

    二百对二百,还是打伏击战。结果对方毫无损失,己方团灭。这人丢大了哇!

    冯立斜着眼睛瞥向小赵同学。

    他已经想好了,等下如果想不这么死,必须在第一时间先捶死这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