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穿越者 作品

第八十六章:牛栏街刺杀(加更四)

    牛栏街,一辆马车缓缓前行。

    周围就只有车轮滚滚咕咚摩擦地板的声音,还有马儿的喷嚏声。

    万籁俱寂。

    不断后退的两面漆红围墙之上,在马车身后十米之外,左右两道身影快速接近。

    一身白色清衫,带着斗笠。

    脚尖轻轻一点墙沿,滑翔前进,轻功很是不俗。

    那一抹白纱,在空中脱出一条长长的弧影。

    这是速度太快,而使人产生的一种视觉冲击。

    若是在夜间,远远看去,定会以为这是两道幽灵。

    戴着斗笠,也不知道是不是两个大美人儿。

    手上皆握着弓弩,背上负着箭囊。

    挽弓,也不见两人如何动作,箭羽已经上弦。

    一声笛鸣,四箭同时脱弦疾射而出。

    两人,四箭,只有一声笛鸣。

    东夷城的独有箭法:笛鸣箭。

    传言,东夷城那位大宗师的首徒多年前就已经破入九品剑客的高手行列,他不但是九品剑客,箭术也很是不弱,据说可以瞬息间连发八箭,也不知道真假。

    从未有人真正见过。

    此时城墙之上的两个白衣刺客,所使用的便是东夷城的笛鸣箭。

    但是很显然,这两人修为都还不到家,瞬息间也只能发射两箭。

    两人,便是四箭。

    范闲眼角微微闪过一丝不屑,嘴角翘起一丝弧度,继续驾车前行,好似没有听到那一声笛鸣。

    四箭由后面破车而入,电光火石之间,一双芊芊玉手伸出,稳稳将四只箭羽夹在手指之间。

    嘭!

    一道红色身影从马车顶部破帘而出,旋转着,红色衣裙纷飞,如同天女下凡。

    身在半空,旋转间,双手所夹的四只箭羽瞬间脱手反射出去。

    其速度,丝毫不弱于方才弓弩所发射的速度。

    恐怖至极!

    斗笠之下,两人脸色一变,闪过一抹不可思议的恐惧。

    消息有误!!!

    这红衣女子不是七品,而是八品高手!

    两个白衣少女刺客,皆是七品。

    如同箭在弦上,两人既然已经冲出,如同脱弦之箭,蓄力万钧,这必杀一击,已然没有回头路可走。

    这时候稍有犹豫,便是泄力,高手过招,泄力便意味着死亡。

    所以,虽然判断出红衣是八品高手,但是两人不退反进,放手一搏,只希望能够求得一线生机。

    依旧不见两人如何动作,挽弓,搭箭,脱弦,一气呵成。

    只是转眼间,几十支箭雨对红衣扑面而来。

    “花里胡哨的!”

    脱手剑!

    双剑合璧!

    红衣的绝技。

    两道血色闪抹天空。

    无数断枝箭羽纷纷落下。

    一切,仿佛又恢复了寂静。

    双剑回旋,落入红衣手中,也不瞧,随手就稳稳当当地插入了剑鞘。

    剑出鞘,生死分。

    当初在同一境界的时候,就连心兰,最终也是败在了红衣这招之下。

    而且那时候红衣只掌握了单手脱剑,还尚未突破双剑合璧。

    如今已经将脱手剑练至大成,双剑合璧,以她八品巅峰的修为,就算遇到九品高手,也有一战之力,若是生死相搏,谁生谁死,尚未可知。

    从出手到收剑入鞘,不到十个呼吸时间。从空中落下,从刚刚撞破出来的车顶窟窿而入,坐回马车里面。

    范满意地点了点头。

    看来她这几日的刻苦练剑,还是有所收获的。

    小九的去世,对琅琊阁高层的三十六个人,打击都不是一般的大,痛彻心扉的愤怒,往往是最为激励人前进变强的最佳动力。

    从现在开始,不再是三十六个人了,而是三十五个。

    暗中有不少人盯着这一幕,庆帝的,陈萍萍的……

    都差点被红衣这一招吓傻。

    会飞的剑?

    这是什么武功招数?

    怎么以前从未听闻过?

    如此小小年纪,出手即夺人性命,范闲是个凶神,没想到他身边的一个丫鬟竟也如此心狠手辣。

    “小心!”

    红衣刚要开口,范闲却突然喝道。

    话音刚落,四面八方满是箭羽,将中间的马车完全包围。

    军用强弩!

    当年娘亲为南庆贡献出的建造图纸,真是讽刺,今日这箭居然射向了她儿子。

    也不知道她在天之灵会不会气活过来,掀棺而起。

    这种强弩一直是庆国军方的强大武器,这些年北齐不断渗透,想要找到这种弓弩的制作图纸,却是一直没有得逞。

    威力比一般弓弩强大十倍,每一支都不逊色于八品箭手射出的箭。

    就算是大宗师,被射中那也是要脱层皮的。

    不然,南庆这天下第一强国的名头,真当是喊喊口号那么简单吗?

    这种弓弩威力虽然强大,但是制作十分困难,而且材料要求也极高,很难找,否则,庆帝早就一统天下了。

    没想到这里一下子就出现了三十六把这种强力弓弩,真是好大的手笔!

    在马儿脚下踢到一条机关丝线而突然停顿了一下的时候,范闲就意识到大事不妙,一声暴喝,在驾座上拍了一掌,翻跃而起进入车厢,双掌拍出,车厢四散裂飞,挡下不少箭羽。

    范闲则是顺即拦腰抱起红衣,飞身而起。

    马儿甚至来不及发出一声嘶鸣,就已经万箭穿心而死。

    东夷城的箭羽发出之时,有笛鸣之音,所以叫笛鸣箭。

    而这种强力弓弩,发出之时却是无声无息,再加上那种狂暴的威力,堪称恐怖。

    陈萍萍的黑骑中,便有一支箭队,人手一把这种强力弓弩,他们自身的修为还全部是六品以上,就问你一句,恐怖否?

    黑骑横扫天下,那可不是开玩笑吹嘘的。

    据琅琊阁最高机密显示,庆帝的皇宫之中也隐藏着这样的一支箭队,这支秘密箭队只听从庆帝一个人的号令。

    至于陈萍萍知不知道这支箭队的存在,范闲不敢肯定,但是以陈院长的智商,就算是没有证据,想来应该也能够猜到有这样一只队伍秘密存在着。

    那些箭羽射在四裂散飞的车厢木板上,丝毫没有停顿,直接穿透而过,然后继续朝范闲和红衣索命而来。

    千钧一发,庆帝的人都已经心生绝望,这已是必死之局,救援也来不及了。

    如此死局,红衣脸色倒是没有丝毫惧色。

    “公子武功深不可测到了何种程度,琅琊阁高层诸人体会最深,如此险境,要想杀公子,还万万不够。”

    “再者,就算是死局,此生能够与公子共生死,无憾了!”红衣看着范闲的侧脸,如此想着。

    这丫头被范闲拦腰抱着,也不知道想办法解困危局,而是思绪浮想联翩。

    真是心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