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穿越者 作品

第八十三章:浪子回头(加更一)

    皇宫之中。

    “陛下,范闲刚刚去了林府。”

    “结果如何?”

    “林府有高手暗中护卫,范少爷和林公子也是都八品高手,不敢靠得太近,没有听见他们在说些什么,没几句话功夫,双方就打了起来。”老太监躬身细细说道。

    “接着说!”庆帝蘸了一点墨水,起笔继续批阅奏折,说道。

    “范公子从天而降,一掌将林府摧毁,五个七品高手一击毙命,林公子也身受重伤。”

    庆帝的笔锋在奏折之上无意点下了浓墨一笔,停顿了一下,看着那一滴浓墨,微微皱眉,问道:“从天而降,一招?”

    老太监躬身应道:“是一招!”

    庆帝点点头,继续批阅奏折,神色恢复正常,并无异样。

    九品和八品,在自己眼中并无区别,只是,终究是自己儿子,他突破了九品,自己脸上也有光。

    霸道真气,庆帝也会。

    他很清楚这本武功的霸道之处,若是霸道真气爆发,一掌摧毁林府也不足为奇。

    经此一战,范闲在京都的名声更上一层楼,文武双全之名,名副其实。

    有人说,他是未来有望突破大宗师的武道少年天才。

    也有人说,他一首《登高》名传天下,是南庆未来的文坛泰斗。

    唯一让人言之一笑的就是,这货不愧是生得一副好皮囊,京都的所有青楼门槛,就没有他没踏过的。

    典型的是个多情种子。

    好在,到如今依旧没有什么不太好的负面影响,比如什么强抢民女啊之类的。

    风流才子,在烟花之地也算是姑娘们心中的白马王子。

    最令人想不通的是,这样一个爱美人的花花公子,居然会当众退掉林府的婚事,即使没有成功,但终究是做了。

    范闲与林婉儿两人的婚事,虽是隐秘,但也只是相对天下而言,在京都这种地方,最藏不住的就是这种令人津津乐道的八卦了。

    传言那郡主长得花容月貌,贤良淑德,深藏宫闺,虽极少现于人前,但京都的仰慕者可不在少数。

    京都之中,偶有世家子弟在外惹了祸,家族长辈总是数落,指其鼻梁怒骂:“有本事惹祸,就学学人家范闲,揍了礼部尚书之子,继而又打了二皇子,如今又暴打少年将军,拆丞相府,却未曾劳累其父范建出面为他擦屁股,惹了许多泼天大祸,如今依旧还在京都活蹦乱跳的,你要是真有本事像范闲那般能惹祸,我也就不说什么了。”

    “人家范闲是能惹祸,可是你看看,哪件事不是震惊京都,名传天下,占据了正理,这样,就算是要我给你擦屁股,也擦得开心!”

    闻言,那些个公子哥儿,一个个焉头巴脑的。

    “揍二皇子?那也要我敢哪!”

    “暴打少年将军林珙?若我真这般做,怕是您老明天就要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心中虽是这般想,却是不敢宣之于口的。

    否则今晚非得跪祠堂不可!

    范府,书房。

    范建听说了今日之事,往日里范闲这般狂悖,免不了要被他数落一番,可是今日之事,却很是解气。

    先不说林若辅那老匹夫自己也没什么脸面追究这件事,一个久经沙场的少年将军,手下还有五个七品高手,却连一掌都接不住,还毁了府邸,怨得谁来?

    再说,是林家小子先出的手,范闲就更占有正理了。

    单是这老东西一向与自己在政见上多有不合,老拆自己的台,范建觉得,范闲当时应该把剩下的房屋也拆个干净,今晚才好让林府上下全部露宿街头,那样才更解气。

    范建脸色始终挂着一丝淡淡的笑容,书拿在手中许久,却还没看清第一个是什么字。

    柳如玉端来点心,在门外敲了好几次房门,他也未曾听见。

    柳如玉也就直接推门进来了,将糕点放在楠木千语案桌上,说道:

    “许久未见老爷这般开心了。”

    “咳咳!”

    范建收起笑容,恢复了正常。

    “范闲可有回府?”

    柳如玉笑道:“还没呢,估计是又去青楼了。”

    范建脸色瞬间一僵。

    范建虽然没有应声,但是显然也认可了她的这个猜测。

    本想怒声骂一句狗改不了吃屎,但是又觉得这样好像不太妥当,也就没有骂出口。

    真是冤枉啊!

    两位这次真的猜错了。

    范闲真的已经“从良”,浪子回头。他今天并未去青楼,而是从林府出来后,便一路转道去了鉴查院,在鉴查院待了会儿,翻看了些卷宗,然后买了三串糖葫芦,踏着夕阳的步伐,回到了林府。

    “咦,公子,你回来了?”

    看见范闲回府,守门的老何奇怪地打了一声招呼,满脸的不可置信。

    范闲此时的脸色与范建方才一般无二,他知道老何此时在想些什么。

    我是那种夜不归宿的人吗?

    我看起来就那么像整日只知道思***的人吗?

    估计现在,就是范闲出去与人说,自己去青楼其实并没有睡那里的姑娘,估计都不会有人信。

    信你个腿儿!不还赎回来两个吗?

    范闲嚼了嚼糖葫芦,也没解释什么,踏入了府内。

    向院子走去,刚好碰见若若从房间出来。

    见到范闲,若若神色也闪过一丝诧异。

    捕捉到这一丝诧异,范闲脸色又是一黑。

    “哥,你回来了,又买了糖葫芦,给我一串。”

    说着,丫头就已经伸手准备拿。

    “小孩子家家的,吃糖对牙齿不好。”

    范闲侧身就进入了自己的房间,留下一脸黑线的若若愣在当地:“???”

    对牙不好你每次出去都吃?

    练武之人,想要保护牙齿还不是简单不过的事情?

    不然一身精纯内力岂不是白练了。

    又忘了蓝衣已经闭关这茬,多买了一串。

    红衣端饭菜进来,笑容满面,从范闲手中接过一串,对若若那幽怨的眼神视而不见,转身出去给公子端早就准备好的茶水去了。

    还剩下最后一串,刚好看见进来的心兰,范闲对其笑了笑,说道:“心兰啊,糖葫芦对疗伤有奇效,我特意出去给你买的,给!”

    心兰接过糖葫芦,转头看了看若若那幽怨的眼神,笑道:“谢谢公子。”然后咬了一颗,包在小嘴里,鼓鼓的,看上去煞是可爱。

    她嚼了两下,然后对若若说道:

    “真甜!”

    若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