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穿越者 作品

第七十七章:我灭了他(加更二)

    (加更第二章!)

    一掌还不足以发泄完范闲此时心中的愤怒,但也不至于为难范思澈。

    顶多就是这修院子的钱从他的分成里扣就是了。

    心中这般想,范闲便这般说了。

    范思澈嘴巴张了两下,想要说些什么,最后还是心中底气不足,没敢说出口。

    看着破败塌陷的院落,范思澈一边在心里估计着大概要花多少银两翻修,然后再算算自己的分成,脸色却是越来越不好,也不知道他算了多少。

    反正范闲没问。

    等范闲离开了,范思澈转身就跑,一路跑出范府,脸都忘了洗。

    当少爷我傻啊,院子没修好之前,我才不回来呢!爹是户部侍郎,应该不差这点钱。

    这是打算坑爹了。

    洗漱了一番,然后与若若三人在院里吃着早餐,这时候前院的丫鬟进来报告说林府送来了八万二千两银子,和着许多药材,说是给范闲少爷的。

    范闲愣了一瞬间,他还真把这事儿给忘了。

    当时就是简单找个借口要点糖葫芦的钱罢了,九九八十二天也是随口瞎编的,谁有那功夫花那么多时间去给那丫头炼丹,再说也花不了这么多时间。

    没想到这钱还真的送来了。

    到前院一看,那领头人是林府的人,其他那些随从却不是,而是宫里的。

    范闲略微思索一番,也就明白了,应该是长公主的人。

    也不知道她对自己这个女儿存着几分爱意。

    哎,可真是个可怜丫头,可惜了,不符合自己的美女收藏标准。

    表妹啊,也不知道原著中范闲怎么下得去手。

    难道一见钟情真的可以无视一切阻碍?

    嗯!

    范闲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导演应该没有这么傻才是啊,怎么可能留下这么大一个漏洞,难道不怕被禁吗?

    或者说……

    范闲和林婉儿的身份血脉,在第二季或者第三季中有着什么大转变??

    极有可能,得仔细留意一下。

    药材清单上面的药材,只有一部分是给林婉儿炼丹用的,其余的,则是范闲临时加上去的。

    打算给若若调制些药浴用的。

    当初给林婉儿这个药方清单的时候,范闲就是打的这个主意。

    反正皇宫不差这点名贵药材,用完了再找林婉儿要就是了。

    本着你的就是我的理念,不要客气。

    吩咐若若将药材收了起来,那些银两收下一半,另外一半则是给了柳如玉。

    拆了院子,总得表示一下。

    柳如玉愈发相信自己的判断,范闲看不上府中这点产业。

    如此一来,日后也就与范思澈没了什么矛盾,现在看范闲,是怎么看怎么顺眼。

    范闲来京都这么多天,要么是留宿青楼,要么就是在自己房中与若若几人独自用餐,都没怎么与范建这个父亲在一起吃过饭。

    今晚,范建来吃饭的时候,发现范闲和若若都在饭桌上,神情微异。

    “既然人都到了,吃饭吧!”

    看到范建自动过滤掉没有出现在饭桌上的范思澈,柳如玉嘴角抽搐了一下,道:“思澈最近在忙书店的事情,整日夜不归宿的,我们不必管他,来,闲儿,尝尝这个。”

    “谢谢二姨娘!”

    范闲也给若若夹了些菜。

    “谢谢哥!”

    范府家教极严,吃饭的时候是不允许说话的。

    范建是第一个放碗的,若是往日里,放下碗后,他都会去书房处理些公务,今日却是留了下来,等着众人吃完。

    等了会儿,若若和柳如玉也相继落碗。

    范闲是最后一个。

    把碗中的边缘最后两粒米扒入口中,放下碗筷,又饮了口茶,起身对范建行礼,道:“习武之人,饭量大了些,有劳父亲大人久等了。”

    范建挥了一下衣袖,说道:“你今日来堂里吃饭,应是有事要说。”

    “父亲大人英明神武。”

    “少拍马屁,有话就说。”

    “两件事,第一件事,想要麻烦父亲大人出面与林府退了这门婚事。”

    “放肆,这是陛下指婚,岂是你说退就退的。”

    “虽是指婚,但终是没有明旨,此时退婚,算不得抗旨。”

    范建微微皱眉,没有反驳,转而问道:“你见过林婉儿?”

    范闲颔首,答道:“有过两面之缘。”

    “依旧坚持退婚?”

    “是!”

    “为何?”范建有的糊涂了,这家伙不是立志做美女收藏家吗?

    范闲认真思考了会儿,又偏过头看了眼若若,然后说道:“白莲虽美,但我不愿因之而舍弃一片花海。”

    范建:“???”

    “林婉儿虽是私生女,但终究是郡主身份,若是娶了她,又哪能再收藏天下群芳?”

    范建之下听明白了,“你!”

    伸手怒指了一下范闲,凝眉了会儿,又将手收了回去。

    “那你娘的内库怎么办?”

    “区区内库,不要也罢。”

    范建气极反笑,“好大的口气!”

    范闲弯腰揖礼,没有解释这个问题,而是说道:“我娘若是尚在人世,也应该会希望我幸福。”

    范建突然沉默了下来。

    “敢问我娘去世后埋葬于何处,我想前去祭奠一番。”

    行礼起身,范闲突然问了一个让范建脸色瞬间很是难看的问题。

    范建甩袖起身,背对着范闲,淡淡说道:“这是第二件事?”

    “不是!”范闲看着范建的背影,沉默了会儿,答道。

    范建微微松了口气。

    “那就说事儿!”

    “我娘当初在京都是不是有一处别院?”

    “是,你问这个干嘛?”

    “既是娘亲生前所住之地,我想去看看,以后也可能搬过去住。”

    背对着范闲,范建的脸色再次不断变幻了几分,说道:“那院落如今已经归了别人。”

    “谁?”不等范建接话,范闲提高了几分声音,带着几分怒气,继续问道:“不管是谁,必须把院子让出来,否则我灭了他!”

    “放肆!”

    范建怒喝一声,转过身来看着范闲。

    范闲反瞪了回去,“你您说,是谁,我明日就去灭了他家,您知道的,我说得出就做得到,您敢说我就敢灭,您说,是谁!”

    父子两人互瞪了会儿,范建率先败下阵来,他看得出来,这混账小子是认真的。

    “此事由我出面交涉,将院子讨回来,等我消息!”

    说完,气冲冲地甩了一下双袖,转身出去了。

    已经这么晚了,范闲没问他要去哪里。

    心中却很是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