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穿越者 作品

第六十二章:夜间修建古堡(加更)

    ps:又来加更了,求票票!求票票!

    “阁下既然是琅琊阁的人,何必蒙着脸?”滕子京放下戒备,把剑收了起来。

    “怎么,你想看?”黑衣人反问道。

    “哎,不!”

    滕子京反应过来,连忙摆手。

    “不知阁下此行带这么多人来这里,所为何事?”

    “尊阁主之命,把这里彻底布置成琅琊阁的地盘。”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一百多号人,全部是六品以上的高手,开始着手布置起古堡来。

    滕子京再一次刷新了对琅琊阁的认识。

    这些人中,有粉刷匠,有木匠,有砌墙工,应有尽有。

    在天边微微泛起一丝亮光的时候,这些人又消失在了茫茫丛林之中,真的是来无影去无踪。

    “(⊙o⊙)哇,咱们家真的变漂亮了!”

    小虎四处张望着,欢快地跑着,以前好羡慕京都那些小孩子家的大房子,现在他可以出去说,你们家的房子,没有我家的大,没有我家的高。

    小孩子哪里懂得其他的词语,想来想去,也就只能脱口而出一个漂亮了。

    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的家,从昨日的荒败破烂变成了今日的雄伟壮丽,感觉好像活在梦中一样。

    派出一百多个六品以上的高手用来修房子,全天下,估计也就琅琊阁独家一份儿了。

    但是这效率确实没得说,比普通工匠那可要高上好几倍。

    看着焕然一新的古堡,滕子京和妻子都是一脸的不可思议,琅琊阁,果然非浪得虚名。

    只是从即日起,这里将不复有往日里的清绣与宁静,琅琊阁明阁,这个名号足以让这里变得比京都更加凶险诡谲。

    来这里的人,都会是名震一方的大人物。

    看着山下的茫茫丛林,天空飞过几只飞鸟,滕子京紧紧握着拳头,说实话,他紧张了。

    但是他没有选择。

    既然没有退路,那便只能一心一意,只求换得一家人的片刻安宁生活。

    如此大张旗鼓,明目张胆地在庆国境内建立明阁,庆帝和鉴查院都绝对不会视而不见的。

    这第一场考验,将是最致命的!

    一个不慎,今日的繁花,便是明日的落根之肥。

    丛丛野林,野兽出没,杀机四伏,滕子京知道,山下的这片森森寒林,必然被昨晚那些人布下了无数机关,或者,其间便埋伏着许多黑衣高手,一切都是未知的。

    他是明桩,既然在明,那就没有必要知道太多暗处的事情。

    看着手中的那张地图,上面清晰地标着一条弯弯曲曲的红线。

    那红线,便是唯一上山的路,黑衣首领离开时嘱咐过他,其他区域,若非万不得已,千万不要轻易踏入。

    从今天开始,自己终于要慢慢接触到那个传说中的,令两大帝国都要忌惮三分的庞然大物了,滕子京的手微微颤抖着。

    兴奋,惧怕,连他都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一种怎样的心情。

    有一点,他始终想不明白,京都那个少年为何会选择自己?

    他会杀人,但是不会搞情报啊。

    当华阴山的古堡在夜间搞大翻修的时候,范闲则是又做了一件名震京都的大事。

    把郭宝坤给打了!

    夜间之时,范闲悄悄离开画舫,在郭宝坤回府的路上,在牛栏街,把郭宝坤狠狠揍了一顿。

    早看这先天白痴不爽很久了。

    以自己的武功,除了司理理和被暴打的郭宝坤之外,根本就不会有第二个知道自己的离开。

    “果然,揍人的感觉就是爽啊!”范闲撸撸袖子,感慨道。

    故意把自己的声音透露给已经被黑布罩头的郭宝坤,至于他那些护卫,早被范闲一个一个打晕,也不知道扔到哪个墙角旮旯胡同里去了

    “你是范闲?”

    “看不出来你还挺聪明,记忆挺好,只是见过几次居然就记住了我的声音。”

    “你就是化成灰我都认得!咳咳……你放开我!”

    “在等我打两拳就放过你!”

    两拳加两脚,范闲终于停下了暴打的动作。

    “范闲,你不讲道理,说好的两拳,干嘛还踢我两脚……”

    说完,这货便晕了过去。

    范闲偏过头,“咦,好像说得对啊。”

    范闲才离开不久,京都夜间巡逻的护卫很快就发现了已经陷入昏迷的郭宝坤,牛栏街变得嘈杂起来。

    回到醉仙居,推门而入,范闲发现司理理还没睡,灯却已经熄了。

    佳人双手抱膝,坐在床上静静看着他。

    “如此晚了,你为何还不睡?”

    “春宵一刻,公子却独身一人跑了出去,可连个男人都都不算?”

    范闲嘴角抽搐了两下。

    这女人,你可真敢说!

    范闲也不点灯,径自倒了杯白开水一饮而尽,跑了一晚上,打人的活儿可真累。

    郭宝坤想说:“emmm……你让我打一顿试试,我绝对不累!”

    黑暗之中,范闲目光幽幽盯着司理理,人眼在黑夜之中,本没有光芒,但是范闲的眼睛,却是透露出丝丝绿芒,像极了黑暗之中窥视着猎物的恶魔。

    看得司理理心中发寒。

    “你也不必如此迎合我,每日练习煮茶,是因为你知道终有一日,我会来这船上见你,这么晚了还不睡,只不过是怕我归来之时兽性大发罢了。”

    “理理今晚就是公子的人。”

    “你夜间睡觉时有在袖子里藏匕首的习惯?”

    司理理脸色一僵,这黑夜,本以为他发现不了,可还是败露了。

    也不知这眼前之人,究竟是人是鬼,好像什么都瞒不过他。

    “你虽是我琅琊阁之人,却始终未曾归心,全阁上下,可真算是特例。”

    “多谢公子信任!”司理理这句话说得真挚,发自内心。

    她曾亲眼见过生死符发作时的那种,求死不能求生死不得的极致痛苦,也不知为何,眼前这少年却未曾对她用这种毒药。

    泡了那么多年的茶,却也是出直真心。

    “你大可不必如此惧怕我,我范闲虽是个风流之人,却也不愿做那恶人,逼迫于你。”

    “还有一点,你无需怀疑我在琅琊阁的身份地位,保你在京都无虞,自然能够办到。今日前来,便是有一计划,要交付于你。”

    范闲将接下来的计划一一道说与司理理听,其中凶险,听得司理理冷汗淋漓,却又觉得,这真是一个绝世天才的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