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穿越者 作品

第五十七章:九九八十二

    “你是谁?把剑还我!”

    范闲初到京都,今天也不过是第三天而已,叶灵儿和林婉儿自然不认得他。

    “还你!”

    在叶灵儿惊悚的目光中,那白衣少年竟然双指夹剑,向她掷来,还以为那少年要杀她呢,却没想到那剑却是准确地插入了自己手中的剑鞘里。

    吓得叶灵儿心绪一阵起伏不定。

    “你是谁?范闲现在在府中吗?”

    叶灵儿再次追问道。

    范闲摸了摸鼻子,从怀中取出一个瓷瓶,来到林婉儿身前,把瓷瓶递给她,说道:

    “这是我家公子让我交给你的,他现在还不想见你,对了,这丹药虽不难炼制,但是其中有几味药材却是极难寻找,公子吩咐,林小姐需得自行提供药材,这是其中几味贵重药材的清单,还请林小姐收好。”

    林婉儿心中疑惑,“我和灵儿才刚刚在范府门前下了马车,那位范公子是如何得知我们要来得,又怎会猜到我们此行的目的。”

    心中这般想着,林婉儿对范闲礼貌地笑了笑,然后接过药材清单,“这是份内应做之事,为我炼丹,又哪里还需要范公子为我出药材的道理,烦请代我谢谢范公子。”

    “不客气,话我会带到的,两位自便吧,在下还有些公子吩咐的事情要去办,先行告退了。”

    范闲转身就走。

    “敢问公子姓名?”

    “你还没回答我,你是谁!”

    叶灵儿和林婉儿一前一后地朝范闲的背影问道。

    范闲挥挥手,却是没有给予回答。

    “婉儿,他刚才口中一直提到“我家公子”,难不成,他是范闲的……”

    “朋友?”林婉儿恍然大悟,试探着问道。

    叶灵儿扶额,“婉儿,依我看,你眼里就只有鸡腿了,哪有朋友会称呼他为公子的。”

    “不是朋友,那是什么?”

    “书童,或者是护卫,此人武功极高,或许是那范闲高价聘请的护卫也说不定。”

    “说得有道理。”

    叶灵儿无语地说道:“跟你在一起,我总感觉自己是这世界上最聪明的人。”然后瞥了一眼林婉儿手上的药材清单,继续说道:

    “待会儿让人把这清单送到宫里,直接从宫里抓药就是,偌大的皇宫,不应该连这几味药材都凑不齐的道理。”

    “休要瞧不起人,我不是傻,只是整日待在闺房之中,见识没你多罢了。”

    “对,你不是傻,是萌,行了吧?婉儿,这范府,我们还进去吗?”

    林婉儿抬头看着那正堂之上挂着的范府匾额,沉吟了一会儿,转身上了马车,说道:“既然他不愿见我,又何必徒惹不快,走吧。”

    “这范闲架子可真大,不过只要他能治好你的病,倒也是喜事。医术了得,文采斐然,听说长得也风度翩翩,若他不是个花花公子,整日流连烟花之地,如此看来,倒也是不错的,可惜了。”叶灵儿从马车里看着不断倒退的范府,心中感慨道。

    看着手中的药材清单,林婉儿感觉前所未有的心安,只要找到这些药材,虽然只是暂时压制她的病,但也好过整日待在闺房里,做一只笼中金丝雀。

    对于叶灵儿的感慨,她也没怎么听见。

    范闲从来京都开始,天天逛青楼,还替青楼女子赎身,带回府中,四处惹是生非,林婉儿心中自然也是不喜欢的,但是他终究能治好自己的病,只凭这一点,自己就应该心怀感激,况且,对方本也不答应这门婚事。

    如此一来,其实两人之间并没有什么冲突和矛盾了。

    “我相信,这世上总有值得托付终身的男子。”林婉儿淡淡说了一句,算是回答叶灵儿。

    “咦,婉儿,你看,那不是刚刚范府门前那个白衣少年吗?”

    从马车里面望去,前方的街道旁,那个白衣少年正在一个卖糖葫芦的老头儿铺子前方驻留,手中拿着一串糖葫芦,看其神色,好像有些尴尬的意思。

    范闲今天出门没带蓝红姐妹,这下可好,身上一向不带银两的他,要了糖葫芦,却是没钱,尴尬了!

    江湖救急,范闲眼角瞥到了林婉儿的马车,心中一动,“老伯,你稍等一下。”

    范闲又从糖葫芦架上挑了两串浑圆,大颗的糖葫芦串,一个闪现,便出现在了林婉儿的马车里。

    “喂!你怎么进来的!”

    范闲突然破空出现在马车里,这可把两人吓了一跳,还好先前她们就已经看见了前方的范闲,否则这会儿非得尖叫起来不可。

    两人心中对这白衣少年的武功和神秘震撼不已,这里怎么说至少也有十米,可是这少年却一步破空而来,直接就进入了马车里面。

    “这武功得高到怎样的境界,难道他是九品高手?”叶灵儿心中暗暗猜测着。

    范闲一人递给她们一串糖葫芦,“初次见面,没什么礼物相送,一串糖葫芦,礼轻情意重。”

    “什么乱七八糟的?”

    两人被范闲的举动和言语说得有些懵,倒是真心觉得那句礼轻情意重很是经典。

    “林小姐,我刚刚还忘了一件事,这丹药炼制过程极其不易,需要九九八十二天才能炼制成功,所以,自然收费是极高的。当然了,我看林小姐堂堂郡主,也不是个差钱的人。”

    “你回来就是为了收钱的?”叶灵愕然。

    范闲眨眨眼睛,“不然呢?”

    “那个,九九之数,不是八十一吗?为什么是八十二?”林婉儿看着范闲,问道。

    范闲愣了一下,“哎呀,不要在意这种细节,总之很难就对了。”

    “你方才在范府门口,不是说炼制过程简单吗?”

    范闲摸了摸鼻子,看看两人,一脸懵逼,“我说过吗?”

    好吧,他这真诚的眼神,真诚的表情,很到位,于是两人都有点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林婉儿问道:“多少钱?”

    “十两!”

    “嗯?”

    看着两人那怀疑的目光,范闲明白过来,九九八十二天炼制的丹药怎么可能只值十两,于是补充说道:

    “每天十两,九九八十二天,一共是八百二十两。”

    叶灵儿说道:“与婉儿的病情相比,这点银两算不得什么,晚些时候会派人送到范府的。”

    林婉儿点点头。

    你们不是应该现在先把身上的钱给我,然后剩下的再补吗,范闲有点傻眼,你们这么搞,那我的糖葫芦钱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