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穿越者 作品

第五十五章:王三牛和大块头(加更)

    ps:昨天推荐票破一百,加更!加更!

    范闲和若若两人大眼瞪小眼,脑袋都在瞬间短路了。

    若若下意识地捂住胸前的的衣衫,范闲则是下意识地捂住裆部,还好,穿了短裤的,否则今天就真的裸奔了,那这脸可就丢大了。

    别问短裤哪里来的,这都是那个便宜娘亲叶清眉的锅,得感谢她。

    时间倒退回到一分钟之前,范闲在高兴地忘乎所以之下,点击了闪现,于是乎……

    就闪现到只有一墙之隔的若若房间里来了。

    大清早的,若若也是刚起床,正在穿衣服呢,就看见哥哥突然凭空出现在了自己的床上,而且还是这么地……不雅观!

    就只穿了一条短裤。

    还好,若若的几件基础衣服已经差不多穿好了,否则那场面。

    范闲看着已经出落得如此水灵的若若,那若隐若现的身躯,她那亮晶晶地大眼睛这时候正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范闲咽了咽口水,底气不足地说道:

    “我说我在梦游,你信吗?”

    若若被范闲的声音从愣神中惊醒过来,转身赶紧把衣服穿好,然后转过身来,问道:“哥,你会穿墙术?”

    这时候的范闲已经缩到了若若的被子里,一股清新的少女体香沁入鼻孔,令得范闲赶紧摇摇头,把脑海中不好的思想给赶了出去。

    看着哥哥那蜷缩在自己被子里的模样,若若轻柔一笑,不知道的还以为自己欺负了他怎么地。

    “哥,你刚刚是怎么过来的?”

    若若再次追问道。

    亲眼所见,如此神奇,心中难免激动和好奇啊。

    也真是心大,在看到范闲突然出现在自己床上的那一瞬间,她竟然没有尖叫。

    若若想的是,这有什么,反正小时候又不是没睡过,被自己哥哥看两眼,也没什么嘛。

    范闲可不这么想,身为青楼常客,一向脸皮厚得堪比锅底的他,这时候反而脸上微微泛起一丝红晕。

    真的尴尬了这次。

    糗大发了!

    技能的冷却时间是一分钟,范闲平生第一次觉得,这一分钟好漫长啊……

    “那个,啥,若若啊,这个,穿墙术啊什么的,记得一定要保密,知道吗?”

    若若坐到床边,吓得范闲又往里退了些。

    范闲瞬间感觉自己又回到北齐的时候,又体会到那种面对小爱的那种感觉了。

    丫的,哥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还怕你一个妹妹不成,范闲在心里暗暗给自己打气。

    “哥,让我看看你的伤。”

    看着若若那伸过来的手,范闲刚才在心中打的气哪里还剩下半点,“若若,你干嘛!”

    连忙退到床的另一边。

    “咦,哥,你今日好像有些奇怪啊?”

    “哪里奇怪了?”范闲这话底气很是不足,为了加大点底气,范闲还把眼睛瞪得大了些。

    “我是你妹妹。”

    “这个我知道,那又怎么地?”

    “我只是要看看你当年在竹林替我挡下的那道剑伤,你何至于吓成这样?”

    范闲一阵心虚,“那个伤早好了,没事儿,没事儿……”

    在若若那平静地目光下,范闲慢慢拿开被子,露出了背后当年替若若挡下的那道剑伤。

    那一剑,几乎将范闲穿了个透心凉,如今虽然已经痊愈,背上却还是留下一道很刺眼的疤痕。

    回想着当年的一幕幕,若若眼睛有些湿润起来,颤抖着双手轻轻抚摸着那道伤疤。

    “哥,疼吗?”

    “早不疼了,只是在严冬之际,有些痒罢了,放心吧,哥是练武之人,这点伤算不得大碍。”

    就在若若还打算说些什么的时候,范闲脸色一喜,“啊,时间到了,若若,回见哈!”

    裹着被子站起身来,一个跨步,被子落下,范闲却已经失去了人影。

    若若一惊,掀开被子看了看,然后转身冲出了房间,朝隔壁的哥哥房间跑去。

    出了京都东城门,继续往前二十里的地方,有一个山清水秀的中型村落,清晨十分,鸡鸣狗吠,彼此相闻。

    淳朴的山民,互相打着招呼,问好,新的一天,虽然劳碌,但也过得朴实。

    这里离京都很近,所以专门负责种植一些上等的新鲜蔬菜水果什么的,也不用他们运输,京都会派专人来护送,所以大家的日子都过得还不错。

    有饭吃,有衣穿,还受朝廷的庇佑,甚至,朝廷还专门派了一支军队长时间驻扎在这里。

    王二牛家的孩子,王三牛,今天依旧像往常那样起了个大早,就打算出去放牛,可是在走到村西头的时候,却看见那座破破的茅草屋外面,来了许多黑衣蒙面人。

    这些人都骑着马,手中那明晃晃的刀剑,在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射下,是那样的森寒。

    王三牛哪里见过如此阵仗,一时间吓得忘记了转身逃跑。

    那座破茅屋他知道,每天放牛的时候他都会经过这里,那里面住着一个像小山一样的大块头,站起来的时候,都快要有屋顶高了。

    屋顶那里有两个洞,都是那个大块头不小心用头撞出来的,王三牛亲眼看见到的。

    每次他经过这里,那个大块头都会对他咧牙一笑,吓得王三牛牵着牛撒腿就跑,生怕他吃了自己。

    路过多次了,王三牛发现,那个大块头也不是那么可怕,有时候,他去放牛的时候,也会悄悄从家里给他带些吃的东西。

    “程巨树,你可真让我们一顿好找,千里迢迢从北齐卧底在庆国境内,还离京都这么近,受死!”

    一众黑衣人,在马背上点了一下,挥剑腾腾升空而起,各个方位,将茅草屋的各条退路都给围死了。

    “大块头,快跑!”

    王三牛终于明白了,这些人都是坏人,都是来杀大块头的,于是出声喊道。

    “哪里来的野小子!”

    一柄飞刀破空而来,洞穿了王三牛的喉咙。

    尸体缓缓倒了下去,手边的布囊里滚出来一个苹果,很大,很红,看起来应该很甜。

    那是他今天特意为大块头挑选的。

    苹果慢慢滚到尸体旁边,沾上了些血迹。

    一声愤怒到极致的怒吼从茅草屋里传开,接着,一个庞大的身躯爬了起来,这哪里是快有屋顶高,分明就是还要高处出屋顶一个脑袋。

    “你们都得死!”

    巨人双手硬生生将茅草屋撕裂成两半,向一众黑衣人扔去。然后拔起一根最大的房梁柱,巨人冲入人群,疯狂舞动着。

    双眼通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