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穿越者 作品

第五十二章:能屈能伸

    “陛下,不好了,范闲与二殿下打起来了!”

    老太监惊讶于,听到这个消息,陛下并没有像他所想象的那样雷霆震怒,比如说些什么范闲以下犯上的话。

    挥一挥衣袖,继续看着眼前的千丈云彩,云雾缭绕,人间奇景,庆帝似有似无地地说了一句:“看仔细些,别真让老二把范闲杀了。”

    “啊?”

    老太监一下子愣住了。

    您老刚才说什么,看着点,别让范闲被二殿下杀了?

    我的陛下哟,您是没有到现场去看看,二殿下现在那模样,估计您都已经认不出来了都。

    看到老太监的表情,庆帝心里咯噔了一下,问道:“有何不妥之处?”

    “陛下,靖王府传来的消息是,二殿下身边那个九品剑客被范闲的两个丫鬟联手打了个半死,已经昏迷不醒。”

    “什么!”庆帝声音虽然多了几分惊讶,但是脸色依旧是没有什么变化。

    这就是个千年老狐狸,估计天塌了,他都不会变色分毫的。

    谁也不知道这一分钟他心里在想些什么,沉默了一会儿,庆帝开口问道:

    “老二如何了?”

    “二殿下被范闲暴打一番,全身乌青,但是没有伤及性命。”

    “他倒真是敢下手!”

    “陛下,这范闲初到京都,没有见过二殿下,进入走廊,被剑客袭击,定然要出手自保的。”

    庆帝瞥了老太监一眼,莫名其妙地笑了一下,自言自语说道:“不认识?”

    也没有再说些什么。

    老太监对此有些不知所以然,但也不敢开口询问。

    靖王府,后院。

    范闲蹲下来拍了拍二皇子的脸,说道:“可怜的家伙,第一季的全部阴谋,都是你自导自演的一场戏剧,包括长公主都是你的人,可是你也不想想,我掌管内库,损失最大的是太子,可是,自始至终他都没有对我出手,你就一点都不好奇这是为什么吗?”

    “你!”

    虽然二皇子没有太明白范闲这番话的意思,但是他听出了一个晴天霹雳的消息,长公主很有可能是一个双面暗探,心有不甘,于是便问了:

    “长公主是太子的人?”

    范闲摊了摊手,“这只是我的一种怀疑,并没有什么证据,如果要说证据的话,你应该好好想想,长公主暗中投靠你的这些年,可有何不对劲之处。”

    看着二皇子那在沉思中越来越难看地脸色,还有那极致地不甘,范闲嘿嘿一笑,说道:“可怜的家伙,长公主表面上是太子的人,其实她暗中早已投靠了你,这本就是你最得意的杰作,是你的底牌之一,可是现在看来,她很有可能是一个双面暗探,看似你最得意,处处压太子一头,实际上,嘿嘿……”

    “你,太子,长公主,这其中看似最聪明的是你,可是,最蠢的也是你!”范闲最后又在二皇子心头上打了一击重锤。

    如果范闲的猜测成立,长公主真是太子的人,一直潜伏在自己身边,如此一来,太子手上岂不是也掌握了他私设私军的确凿证据。

    二皇子今天真的是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

    原本是打算在这里摆范闲一道的,可是没想到,反而被范闲给打落了深渊。

    不,应该说,是范闲让他提前看到了自己被打落深渊的那一天。

    当人经历过死亡之后,有的人不再畏惧死亡,但是也有些人,反而更加迷恋生命的魅力,做了死亡面前的奴隶。

    二皇子不惧死亡,但是他不甘心!

    但是如今事已至此,此事一旦曝光,就连庆帝也保不了他。

    不对,还有人能救自己!

    咬咬牙,将喉咙里的血咽了下去,二皇子单膝向范闲跪了下去。

    在二皇子向范闲跪下的那一瞬间,在废墟外围,各方势力的暗探皆是脸色剧变。

    不敢靠得太近,虽然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但是却能看得清楚。

    电光火石之间,无声无息,二皇子这一跪,那些外围的暗探全部在瞬间毙命。

    都是一箭封侯!

    强力弓弩!

    无论是鉴查院的暗探也好,皇宫的密碟也罢,无一生还。

    范闲容许这些人将自己暴打二皇子的消息传出去,但是万万不能让他们把二皇子向自己下跪的这一幕,传到庆帝和陈萍萍耳中。

    那两个老家伙,以他们恐怖的脑补能力,天知道,他们会还原出多少真相。

    范闲不敢冒这个险。

    “大丈夫能屈能伸,堂堂皇子,说跪就跪,果然有枭雄之姿!,可你跪我也没用!”范闲语气中对二皇子的欣赏毫不掩饰。

    “我要加入琅琊阁,麻烦阁下引荐!”

    二皇子这话却也让范闲突然愣住了。

    不是求助琅琊阁,或者提出做一笔交易什么的,而是想要加入琅琊阁,你该不会以为加入琅琊阁后,庆帝就不敢杀你了吧?

    真是幼稚!

    庆帝那个挂逼,都不把其他三大宗师放在眼里的,如今还没有传出琅琊阁有大宗师坐镇的消息传出,他就更加不会把琅琊阁当盘菜了。

    “加入琅琊阁?”

    二皇子连连点头。

    前院,来参加诗会的才子佳人,早就没了写诗的心思,都想去后院一观。

    后院那传来的惊天动地的打斗声,这些经常待在闺中的小姐少爷的,自然想要去凑凑热闹。

    李弘心中不屑,若真让你们瞧见,你们又哪里还有命在。

    也不知道等了多久,众人终于看见范闲从里面走了出来,身后跟着一蓝一红两个丫鬟。

    “范公子,你方才在后院有没有看清楚,是何人在打斗?”有人问道。

    范闲摆摆手,示意众人稍安勿躁,“靖王最近觉得府邸的风水方位不太吉利,所以找了武道高手来拆房子的,哪里有什么打斗,是诸位想多了。”

    “话说,那叫郭什么的,诗写出来没有?”

    人群中的郭宝坤脸色一僵。

    “不着急,你慢慢写,本公子就不奉陪了!”

    于人群之中,范闲从容离去,若若也赶紧跟了上去。

    马车之上,若若一副欲言又止的好奇宝宝模样,范闲忍不住笑了起来。

    “哥,刚才后院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