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穿越者 作品

第三十九章:陈萍萍的猜测

    范闲不知道此时滕子京是怎样的心情,离开鉴查院一段距离,范闲恍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突然停下脚步。

    “公子,怎么了?”红衣问道。

    范闲看了红衣一眼,然后从怀中取出鉴查院的提司腰牌,递给她,吩咐道:“红衣,你返回鉴查院,调查一下当初是谁下达的鉴查院暗杀我的密令,然后调出那个人的卷宗。”

    红衣有些疑惑不解,“公子,这事儿咱们不是已经知道了吗,而且那个人已经自杀了,他的卷宗,阁中也有着非常详尽的记录。”

    范闲只是笑笑,没有解释。

    “公子吩咐,你照办就是了。”蓝衣瞪了妹妹一眼。

    红衣不明白范闲这么做的用意,但是蓝衣却很清楚。

    以自家公子所表现出来的心狠手辣,在澹州被人刺杀,那件事情很明显就是背后有人在推波助澜,公子现在到了京都,而且有着鉴查院提司的身份,如果不调查这件事情,岂不是表现得很反常?

    所有,不但要查,而且要彻查,追根到底!

    “好!”红衣对姐姐做了个鬼脸,转身去了鉴查院。

    “你取了卷宗,就直接会范府吧。”

    红衣咬了一颗糖葫芦,背对两人挥了挥手。

    蓝衣发现,自从妹妹把身子给了公子之后,变得更加随心,活得更加轻松了许多,也不再像以前那么畏惧公子了。

    这很好,很幸福,她真的替妹妹高兴。

    但是,公子把她们俩留在身边,可不是让她们享福的,有些事情,终究要有人去做。

    “走吧!”

    范闲摸了摸蓝衣的头发,柔声说道。

    看着蓝衣此时的眼神,范闲大概能猜到她此心里时在想些什么。

    真是个傻傻的姑娘,惹人怜爱。

    “公子,我们接下来去哪儿,要不我租辆马车吧。”

    “不必,就这么走走,也挺好。”

    范府,若若和范思澈才回到府中,范思澈就被范建命人叫去了府中,一番恨铁不成钢的教训,然后不由分说,就罚他跪在了书房外面。

    范建怀疑,范闲今日在一石居与郭宝坤起冲突,间接得罪太子,让外界以为范闲其实已经站到了二皇子这一边。

    在院外就能听到范建那大发雷霆的怒吼,柳如玉犹豫再三,终究还是不敢前去为范思澈求情,只能在自己房间里干着急,盼着范闲赶紧回府。

    皇宫,老太监又为庆帝送来消息了。

    “陛下,好消息,好消息,那个赌注,您赢啦!那范闲只是在鉴查院外看了会儿她母亲留下的那块石碑,然后就转道离开鉴查院,朝醉庭苑去了。”

    醉庭院是一家与醉仙居齐名的青楼。

    由于庆帝一直是背着老太监,所以老太监没有看见,此时的庆帝脸色有多难看。

    老太监再上前一步,庆帝反身一招天残脚,老太监直接给给踹飞了出去。

    庆帝心中虽怒,但这一脚其实并没有什么伤害,再说,这老太监武功也不弱。

    从地上爬起身来,然后跪好。

    伴君如伴虎,这个道理老太监心里比谁都明白。

    这一脚并没有对他造成什么伤害,已然凸显出自己在陛下心中的地位,这么多年的伺候,陛下虽心狠,但也不至于昏庸。

    其实庆帝刚才最直接的心情就是,朕的皇子又去青楼了,你这老奴才,一路跑来向我道喜。

    好消息?

    你很高兴是不是?

    这时候不踹你两脚解气,踹谁?

    这样的赢,庆帝宁愿赌输的是自己。

    堂堂皇子,一有时间就往青楼跑,成何体统。

    将来恢复了皇子的身份,他那个玉面小郎君的名号,岂不将皇室的脸都丢尽了。

    最主要的是还不能痛痛快快地揍那混蛋兔崽子一顿,庆帝这心中怎能不气。

    泉州,陈萍萍又肃清一方官场,如此好的天气,他又推着椅子出来浇花了。

    无论走到哪里,总是放心不下他鉴查院里的那些花儿,就算出来了,到了时间,也总会浇点什么东西,心中也舒坦些,觉得这一天才算是完美了。

    放下手中的水壶,接过密探送来的关于范闲的近期情报,认真看着,时而凝眉,时而,那布满皱纹的脸庞,一丝笑容清晰可见。

    “你既看中他,何不回京都帮他?”

    黑暗中,淡淡显出一个黑衣身影来。

    陈萍萍自己推着椅子往前走了两步,“现在还不是时候,还有,那孩子戒备心重,恐怕不会轻易信任于我,再等等……”

    那声音中的阴寒,与那双如鹰鸠般犀利和充满杀气的眼神,在这温暖的天空之下,也足以将正在痛哭的孩童给吓得立即闭上嘴巴。

    他,是黑暗中的王者。

    伸手遮住眼睛,从缝隙里直射着太阳,感受着那灼热的光辉,陈萍萍回忆起,昔日,那个故人也爱这般注视着太阳。

    她说,那是世间最为纯粹的光明。

    可是现在她死了,自己却变成了这世间最为黑暗的纯在。

    变成了她心中最不喜欢的存在。

    或许,他永远也不会得到原谅,但是他已经不在乎。

    他要复仇!

    为此,哪怕沉沦到那永无天日的黑暗最深处。

    为此,他已经准备好付出一切。

    “他身边那两个丫鬟,来历查到了吗?”

    陈萍萍放下手,问道。

    “没有查到准确的证据,但是有一列消息很是相符。”

    “说说看!”

    “这两人是双胞胎姐妹,自小家境贫寒,后来又遇到悍匪屠村,由于是女孩子,年纪虽小,但是长得水灵,这才算是躲过一劫,被带回了山寨。”

    陈萍萍认真听着,尽管这只是一些简单的信息,但任何再普通不过的信息,到了他手里,他都能找到自己所需要的东西。

    黑暗之王,可不是浪得虚名的。

    而情报,永远是黑暗中最重要的东西。

    黑衣人继续说着:“可就在当天夜里,那伙悍匪全部被人一刀毙命,山寨也被烧了个干净,那两个女孩儿也失去了踪迹,但也有可能是死在了大火之中。”

    “刀?”陈萍萍凝眉,问了这么一句。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