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穿越者 作品

第三十七章:天色还早呢(加更)

    ps:感谢@航大大的1800起点币打赏,特来加更2000字。

    闹了个不愉快,饭是吃不成了,众人也只好打道回府。

    范思澈心中暗暗想着,这顿饭钱,自己是不是可以墨下来……

    柳氏平时看钱看得紧,整个京都,兜里连一两银子零花钱都没有的少爷,估计范思澈是独家一份儿。

    坐马车回府的路上,范思澈手里依旧一直提着那五百两银子,舍不得放开。

    估计再提上一会儿,范闲这银子是休想要回来了。

    “合伙开书店,这买卖,我同意了,这些钱,就当是我投资的。”

    冷不丁的,范闲突然说了这么一句。

    范思澈愣了好一会儿,然后兴奋得差点从驾马车的位置掉了下去。

    回府的路上,范思澈依旧是被若若赶了出去,与马夫坐在外面,但是此时的范思澈手中提着五百两银子,心情也就不复初来时的那般郁闷了,反而满心欢喜。

    “真的?太好了!发了,这下发了。”

    “这么说,从现在开始,这五百两银子就是我的啦!哈哈哈……”

    听着范思澈那傻笑的声音,范闲无语地摇了摇头。

    这小子以后要是做了户部尚书,管理天下所有银钱,那还不得天天跟那些朝廷官员吵架。

    还别说,若真是这样一个人来管理国家钱库,还真会避免许多没有必要的浪费。

    他身上最为难得的品质就是,他不是为了贪财而喜欢银子,只是天生的喜欢赚钱。

    范思澈不知道的是,就在刚刚那么一瞬间,范闲就决定了他以后不低于户部尚书的身份和地位。

    红衣突然问道:“公子,你明日真的要去参加那个诗会?”

    “去,为何不去?”范闲点点头。

    “这靖王世子素来喜欢办诗会,我猜到他会邀请哥,只是没想到哥会答应,还以为你看不上这种事情。”

    范闲静静地看着若若,慢慢梳理着心中刚才的,那一丝隐隐约约的烦操。

    被自家哥哥如此盯着,若若也未觉得奇怪,只是有些好奇。刚才一路回来,她就发现哥哥看自己的眼神,与往日里有了些许不同,好像多了些复杂难言的神色。

    “该来的,总会来的。”

    说着,范闲掀开车帘,看了看外面,然后吩咐道:“停车!”

    马夫的技术很好,没有察觉到颠簸,马车就已经稳稳当当地停了下来。

    范闲和蓝衣红衣,三人先后跳下了马车。

    “哥,你去哪儿?我陪你去吧。”

    “不用,你先回府吧,我还有些事情要出去一下,这里有两枚丹药,待会儿你会在前方遇到林家小姐,林婉儿的马车,到时候,你就把这个交给她,就说可以暂时压制她的病症。”

    范闲把一个很精美的瓷瓶递给了若若。

    若若也没多想,也就应了下来。

    至于哥哥猜测说待会儿她会在前面遇到林婉儿的马车,其实若若心中还是有一丝怀疑的,同时,也有着一丝期待。

    本想陪哥哥一起出去逛京都,可是既然哥哥有所托,她自然也只好接下了。

    看着马车离去,红衣拉了一下范闲的衣袖,问道:“公子,接下来我们去哪儿?”

    范闲刮了一下红衣的俏鼻,笑道:“去吃糖葫芦!”

    “哦耶y(^o^)y~!”

    红衣高兴地跳了起来。

    这就是她与蓝衣的之处不同了,开心与不开心,都会表现在脸上,而且有什么话,也不会顾及范闲的公子身份,而是直接开口问。

    就比如刚才,对于接下来要去哪里,红衣会开口问,但是蓝衣不会,她心中只是坚定地,毫不犹豫地,公子到哪儿,她就跟到哪儿。

    公子带她们去吃糖葫芦,红衣会高兴地跳起来,表达自己心中的开心,但是蓝衣不会,她最多也就是笑笑,然后温柔地注视着范闲,心中虽然也有着难以抑制的兴奋,但是她表达得要含蓄许多,淡雅许多,表现得更加像一个淑女。

    她天性如此,标准的淑女人设。

    范闲觉得自己很幸福,人生能够有这么两个佳人倾心相伴,前路漫漫,再多凶险,哪怕最后失败,也不枉此生。

    买了三串糖葫芦,分别递给蓝衣红衣,一人一串,三人一边开心地咬着糖葫芦,一边朝鉴查院走去。

    一个白衣翩翩公子,身边跟着两个各有特色的绝代佳人,咬着糖葫芦,在街道上形成了一道难以复制的风景线,回头率百分之百。

    范闲突觉得,如果自己的系统换成装逼系统,可能会更加适合自己,但也只是想想而已。

    自己的这个系统还是很牛逼的,几乎所有系统的技能它都有,只是需要一天换一个而已,什么召唤啊,兑换啊,范闲都用过。

    就是技能冷却cd长了点儿,但是相信以后会有办法解决的。

    系统如今在升级当中,期待它苏醒的那一天。

    系统如果听见范闲此时的心声,宿主如此信任,也不知道它会不会感动一番,然后奖励个永久人物,比如猴哥啊,什么的,或者奖励一件神兵利器也不错,范闲到现在都还没有一件称手的兵器呢。

    皇宫,老太监接到宫外的消息后,来面见庆帝,但是欲言又止,一副吞吞吐吐的样子。

    庆帝瞥了他一眼,淡淡说道:“这次是什么消息,竟让你如此为难。”

    老太监跪了下来,然后说道:“范闲并没有去青楼,而是转道去了鉴查院。”

    庆帝明白老太监这话是什么意思,也明白他为什么会先跪下,在禀报,他翻折子的手一下顿在了空中,脸色非喜非怒。

    “你的意思是说,朕赌输了?”

    “奴才不敢!”老太监头磕到了地上。服侍庆帝几十年,老太监心里也很清楚,像这种事情,只要不要陛下脸色挂不住,他也不会太追究的。

    “别急,天色还早呢,去青楼也不急在这一时,朕还没输。”

    “陛下圣明!”

    这老太监拍马屁的功夫是越来越越炉火纯青了,庆帝晒然一笑。

    “起来说吧,还有什么消息?”

    “在一石居……”老太监把一石居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

    也不知道庆帝听没听,反正是一直在批着手里的折子。

    老太监说完后,庆帝也放下了手中的折子和笔,手指在腿上轻轻敲了几下,自言自语了一句:“户部尚书,郭攸之……”